梦远书城 > 莳萝 > 杏林嫡女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是的,醒了,是小满让人来禀报的,只是……那位姑娘好像是个哑巴,不知道是惊吓过度吓傻了还是天生的,怎么问她都不会说话。”

  “我去看看。”单墨寻先吩咐小厮去让厨房熬米粥,自己大步流星的穿过长廊往何若薇的房间去。

  那位姑娘被他救下时,人就昏迷不醒,只剩下一口气吊着,这三天大夫来了不少趟,并且告知他,那位姑娘明早要是再不醒来,恐怕是神仙难救。

  如今听到她清醒了,他于情于理都该前去探望,同时也要问问她的来历。

  “见过少主。”名叫小满的包子脸丫鬟一看到他进房,赶紧上前行礼。

  “你说人醒了,但却不说话?”

  “是的……少主,是不是要去请陈大夫过来为这位姑娘看看?”小满脸上有着忧心,恭敬的询问单墨寻。

  “这种天气不好请陈大夫出诊,我先看看,再决定是否请陈大夫过来。”

  单墨寻撩开珠帘走进内室,小满也跟着进屋,他来到床榻边低头看着神色惊恐的何若薇。

  “姑娘,在下单墨寻,三天前在翠碧崖下发现了你,因为你伤重昏迷,才将你带回寒舍,方才丫鬟告知在下你醒了,才来探望姑娘,不知姑娘你有没有感觉不适?”他先自我介绍,免得将人吓到。

  何若薇微微放下心来,打量眼前的人。原来这名丰神俊朗,眉如剑、眸若星,身形挺拔,气质不凡的男子,就是原主的救命恩人。

  她吃力地想要坐起身向他答谢,虽然他救的是原主,可她代替了原主活下来,用这具身体的人是她,也就等于是救了她了。

  “姑娘,你别起身,你身上除了大小挫伤不宜随意乱动外,手脚均有扭伤错位,尤其是你的右脚踝扭伤特别严重,大夫特别交代让你卧床静养。”单墨寻连忙制止。

  她点了点头,又躺回床榻上。

  “不知姑娘贵姓,是何方人士?姑娘刚醒,在下是不该急着问你这些问题,不过因为你已经昏迷三天,相信你的家人十分着急,在下才想问个清楚,打算明日一早便让府里下人通知你的家人,告知他们你平安无事。”

  何若薇怔愣的看着他,不知该怎么回答他的问题。

  见她迟迟未回答他的问题,这让单墨寻眉头不由得微拧,方才他让她别起身,她显然是听得懂的,但她此刻却不答话,她是无法言语?又或者是有什么难言之隐?

  看着单墨寻充满探究的眼神,何若薇不禁头疼。

  她根本不知道原主是谁,偏偏脑海中随着他的问话,掠过一两个模糊的画面,让她知道原主是有亲人的,这就让她更不能跟他说自己叫何若薇,她到底该如何回答他?

  苦思半天,她灵机一动指了指自己的喉咙,单墨寻看着她的动作,假设性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你的喉咙受伤,无法说话?”

  她点了点头。

  “原来如此,那明天一早在下让大夫过来为你看诊,之后,再看怎么通知你的家人,你多日未进食,在下已经吩咐膳房为你熬些米粥,用过米粥、喝完汤药后便早些休息,明日一早在下再过来看你。”

  单墨寻叮嘱完毕便转身离去,何若薇在心底重喘了口气,虽然藉着喉咙痛发不出声音为由,顺利通过一关,可是眼前紊乱的难题还是未解决,她该怎么找出这身子原主的来历?

  她还没想出个答案,房门便被人敲响,小满出去应门,没多久便端着一小锅米粥跟汤药进来,笑咪咪的将手中的托盘放到床边的小桌几上。

  “姑娘,你饿了吧,小满先喂你喝点粥暖暖胃,再喝汤药。”小满小心翼翼的将她扶坐起来,在她身后垫了几个柔软的靠垫。

  但她实在没有让人喂食的习惯,连忙拿过小满手中的汤匙和碗,表示要自己用餐。

  毕竟是客人,小满见她坚持也就顺她的意让她自行进食。

  原本还未感觉到饿,可当尝到香浓的米粥,她才发现自己饿得慌,顾不得小满就站在一旁看,两三口就将一碗粥吞下肚,直到吃了三碗才感到整个人像是活过来了一样,她还忍不住打了个饱嗝。

  休息片刻后,小满将汤药端来。“姑娘,这汤药的温度刚好,趁热喝了。”

  看到那一碗又浓又稠的汤药,何若薇的眉头不由得紧皱,她的老天爷啊,她可不可以不要喝,虽然她是个医师也学过中医,可是她对这黑糊糊的药实在是敬谢不敏。

  可是不喝又不成,一是为了自己的身体,二是人家这么尽心尽力的照料她,还在这种风雨交加的夜晚把药熬好送来,她可不能不知好歹,再难喝都要把这碗汤药吞下。

  就在她将最后一口汤药吞下喉时,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质疑的细微声音——

  “你是谁?”

  她怔愣了下,看向一旁端水过来,准备让她漱口去掉嘴里药味的小满。

  “姑娘你怎么了?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”小满将准备好的温水端来。

  看来不是小满在跟她说话,是自己神经过敏了吗?

  她摇头,接过水杯漱了下口,又冷不防听见一声愤怒的质问——

  “你是谁!”

  这一声怒吼把她吓得差点被嘴里那口水呛到,她慌乱地将水吐掉,一直咳嗽。

  “姑娘,你没事吧?”小满赶紧替她拍背顺气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