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单飞雪 > 爱君无反顾 >
三十五


  展云飞却劈出一掌,瞬间将白符击个粉碎!

  方笙僵住,不敢相信手中白符就这么被摧毁。

  “怎么你不知道?”展云飞持刀问他。“我最讨厌被人威胁!”他无恙地直立在地,刀风飒飒,他问方笙:“准备好受死了?”

  为什么他没事?为什么?!方笙骇然至极。

  “石中火”当着方笙的面自怀里抽出白符。“很不幸,白符让我掉换了。”

  方笙震骇,连连后退几步。

  “石中火”上前,再上前,逼着方笙。“你欠我们的,死十次都不够。”

  方笙出掌,誓死反扑。“石中火”闪身跃离,“隙中驹”同时出手,展云飞则是挡下爱君,劈出一冽刀花,与“隙中驹”袭击方笙。

  方笙能反击“隙中驹”,却无法抵抗展云飞,展云飞的刀自他肩膀切人,抽出时又一刀捅人他胸膛,爱君赶上前,与“隙中驹”人手一端将斩情鞭绞上方笙颈子,齐力让满腔恨借银鞭子绞扭他。

  方笙瞠目,命丧于自己下的网中。

  展云飞抽刀,踢开方笙。

  “石中火”上前,蹲下来俯望方笙那一对不甘合上的眼。

  “我要把你丢到旷野,让野兽啃得你骨头都不剩,好报答你养育之恩!”他对着死尸冷声说道。

  彤母被事情的演变震惊得怔愣着,无法言语,忽见爱子步出,与爱君一起搀扶她。

  “你?你?!”彤母讶然地问。“你怎么?”

  彤青铭向姐姐眨眼,将母亲扶过去,低声对着她叨叨解释这一切。

  天空密云散去,微微泛紫,清晨的光正试着破云而出。

  展云飞自后环住爱君,她仰头,凝视他。手却在颤抖,她亲手绞死曾仰慕半生的人,她的情绪激动,神情疲惫。

  展云飞看着她,心疼地将她牢牢拥人怀底。

  “没事了,嗯?”他悄声在她耳畔低哺。“你自由了,爱君。”

  自由了?!

  爱君喘一口气,又深吸口气,他身上的味道满溢胸口,温暖安全。

  她犹在梦中,哺哺自语:“我自由了……”仍不敢相信,事情发生快得令她难以招架。

  “是。”展云飞转过她身子,抵住她额头,黝黑的眼盯牢她。“你谁也不欠,后半生全是你的,爱君,你听见了吗?”

  听见了,他的声音安抚住她焦躁不安的心。

  夜凉如水,气温慢慢回升,很快,天就要亮了。

  “隙中驹”,“石中火”,“梦中身”,这夜,三人都自由了。

  前尘往事就像一场迷途的梦,苦苦挣扎,茫然困顿。终于迷雾散去,他们这才看清楚前方道路。

  方笙死了,他们清醒过来。齐齐望住方笙尸体,各自心悸自己的梦魇。这男人施的魔咒终于解除,还给他们新的人生。不再有恩情要偿,不再背负怨仇,宿命魔障原来都只是被一个恶人只手安排。

  从今尔后,他们是崭新的人,等着他们的,是崭新的旅程,一片光明。尾声

  王府花厅,硕王爷斜倚兽榻,听了死敌方笙下场,放声大笑。

  对面,来人坐于暗处。

  硕王爷倾身向那人道:“不简单,这一局,全让你算准。”他大为赞赏。“计中计,迷中迷,除却展云飞,一切都在你掌握中,啧啧,真不简单。尤其是宝盒,诚如你言,换上磁盒顺势毁掉胎明珠。方笙这头老狐狸,死也不瞑目,他作梦也想不到会栽在你手上。”

  来人对王爷的激赏只静静不发一言。

  王爷抚着下颚,望着对方沉思。“我这里什么职位随你拣,薪俸多少也由你开。”他拍胸道。“我实在太欣赏你,只要你留下帮我,什么条件任你说,怎样?这可是我第一次对人这么豪爽。”

  那人起身,只不温不火一句:“不过是鱼帮水,水帮鱼。你我缘尽于此,告辞。”

  他步出暗处,那是一张清俊斯文的脸,恒久不变的是眉间一股忧悒。“石中火”走出花厅,外头夕阳斜照,伊人等在日光处。

  听见脚步声,她回头,一朵灿烂的笑,暖入他漆暗心扉。

  “要走了吗?”“隙中驹”明媚地笑问他。“这硕王府里头可真气派。”她昂首啧啧称奇。

  “石中火”走过去拍拍她肩膀便走,她伸手主动拉住他的手随地离开。

  她叨叨絮絮念着:“你就不会主动牵我么?你该学学展云飞,他对爱君多主动。你这木头,整天就一张死鱼脸,不会笑一个啊?跟我在一起那么痛苦吗?”

  她抱怨的声音在“石中火”耳中,仿佛是另一种爱曲,一样温暖。

  解散百罗门,安顿好彤母及彤青铭,彤爱君与展云飞并肩步行山径。两人沿路不语,她拿美丽的眼瞅着他瞧,他也斜脸看她。

  爱君抿着笑服底风情无限。

  展云飞挑眉道:“啧啧!爱君爱君,你又在勾引我了。”

  她送他一记青眼,他仰头大笑,蛮横地一把搂住她,将她拽在身边。

  “干什么?”她瞪他。

  “走,我们回家。”

  “哪来的家?”

  “咦?”他瞪她。“你住过的啊!”他指的是他隐匿的巢穴。

  爱君存心闹他,嗤之以鼻地道:“那个烂地方。”

  展云飞脸一沉,将她整个人揪进怀里,她笑,被他结结实实揽人怀中。

  “你这样笑还不算勾引我!”

  “不,是你勾引我。”

  “是你。”

  “是你。”

  两人亲呢地争论着,眼角眉梢尽是爱意。

  风吹过,送来茉莉花开的味道。

  在某个暗处,花荫间,爱君坐过的那只秋千荡着,仿佛静待主人归来。

  情窦初开的男孩,犹在城里某处,摇晃着秋千讨女孩欢心。

  那首词在岁月洪荒中传唱,有情人听了感触特别深。

  秋千荡呀荡,笑声不断。

  爱恨情仇底,也总有人哭泣,有人黯然,有人惆怅,有人销魂

  当岁月流逝,诗人的词汇永恒停驻有情人心底——

  花褪残红青杏小,燕子飞时,绿水人家绕。

  枝上柳绵吹又少。天涯何处无芳草?

  墙里秋千墙外道,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笑。

  笑渐不闻声渐悄,多情却被无情恼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