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单飞雪 > 爱君无反顾 >
三十四


  展云飞俯身,双手伸至她腋下,将她自地上托起身。“不要心灰……”他全都知道了,关于爱君关于彤家关于他们三人坎坷的半生,“石中火”在路上全都对他说了。

  展云飞注视爱君苍白的脸,心疼她受的苦,此际真相大白,她眼中的不堪他全看进心底。

  一双强壮大手坚定地托着她虚弱的身躯,像是要灌注予她勇气。

  “没什么大不了!”他还是这么一句。“不过是浪费了半生,你还有更光明的路要走。而且——”他唇角浮现一抹笑容。“是和我一起。”他向她保证。“拿下你肩上包袱,你放心,这笔债我帮你讨,方笙死定了。”他浓眉一扬,意气风发说得狂妄。

  爱君望着他深情的脸,垂眸,感伤一句:“我多么不甘心。”然后用力抿唇,心上恍若有把火在烧。

  “我知道,我全知道。”

  “你能了解么?”

  “我懂。”

  “你全懂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你懂我爱你?”她忽然一句,展云飞怔住。

  她说什么?他第一次听见,不敢相信。

  他看着满是泪痕的爱君,她昂起下巴问:“你懂?”

  四目相对,如斯柔情斤言万语幻化成两对深情的眼。温柔的眸光在夜里闪烁着,情斯如此璀璨,与星月共明。

  爱君深吸口气,揉揉红肿的眼,有些尴尬地撇开脸望向旁处,沉默片刻,复又将目光移回展云飞脸上,看着他喜悦神情溢于言表。

  他挑眉。“我真高兴你这么说。”

  “你糊涂。”她倾身张手抱住他粗糙颈项,贴近他鬓角,轻声道。“你不知道……”她柔顺地伏在他肩上。

  “爱君……”展云飞欣喜若狂,紧紧拥抱她。

  “隙中驹”看了这深情一幕,提脚踢了“石中火”一下。他斜脸瞪她,她嫣然地笑了。

  彤青铭则是感动着姐姐的幸福有了着落,她为他蹉跎太久了。

  就在这温馨片刻,蓦地,爱君猛然抬起脸,对着众人惊嚷:“糟!宝盒……”

  “石中火”脸色微变,“隙中驹”先冲口而出。

  “不是在你身上?”

  爱君望着众人。“不……不在我身上。”


  彤母小心翼翼捧上宝盒。“大爷,是它么?”

  方笙俯身打量,掀开盒盖,青光射人他眼底。蛰伏的野心蠢蠢欲动,急于挣脱。

  他忍住几乎逸出的笑,犹自镇定。“是,是它。”声音底却掩饰不住地微微颤抖,他掏出怀里猩红的胎明珠……

  “别给他!”爱君呼哮。

  三人追至,方笙猛地抢过宝盒,一把推开彤母。

  抬头凝视徒儿们,“隙中驹”、“石中火”与“梦中身”,三人望着他的目光满是敌意与恨。

  方笙仰头大笑。“你们迟了,很好,全到齐,一起死了好作伴。”他将胎明珠置入宝盒,“隙中驹”欲不顾一切上前制止,“石中火”拉住她。

  “退后!”“石中火”急嚷。“退后!”

  电光石火间,宝盒青光四射,发出砰然巨响,缠住胎明珠,在方笙手中运转,吸附了百年功体这刹欲挣脱而出——

  爱君拿过“隙中驹”手中长鞭。“让我与他同归于尽!”打算用长鞭缠住方笙与他同死。

  “不!”“石中火”拦住她。“别妄动。”

  方笙看着宝盒升空,光芒由青转至银白,他哈哈大笑,那笑声震撼静夜,他的功体,他的功体!

  他等着,他笑着,宝盒吸着胎明珠,光芒淬然间急速黯淡。方笙止住笑,惊见胎明珠光芒逐渐褪去,不对,宝盆正在摧毁胎明珠,不,他抓下宝盆,急于将珠子救回。“怎么会这样,不,我的功体,我的功体!”他疯狂咆哮。

  “宝盒是假的。”“石中火”挺身冷冷相告。

  “你?”方笙抬头,一脸凶恶对着他吼:“你知道?你早知道?!”

  他淡淡说道:“那不过是磁盒,刚好毁灭胎明珠。方笙,你可以丢掉它了,它没用了。”

  方笙沉脸,眯起眼睛,跟着,迸出冷笑。

  “你行、你行!”他气运全身。“我可以调教你们,自然也可以收拾你们!”残存的功体也足以摧毁他们,方笙震怒,气行全身杀气溢于眉梢。

  “小心!”“石中火”警觉。

  “你们都让开!”后头展云飞喝道。

  方笙凝眸,三人退开,他看见一把刀对着他。

  持刀者一头乱发,高大粗扩,挺身而出,气势磅礴。深刻轮廓中有一对野兽般精悍的眼,这眼正瞪视他,如瞪视猎物。

  “展云飞?”方笙冷笑。“凭你?”他一手抽出白符。“这是什么?”还不放弃地道。“你来得正好,即刻给我抢来宝盒,要不,我撕了它。”

  爱君心悸,忧惧地看着方笙手中物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