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单飞雪 > 爱君无反顾 >
三十二


  步上泊在岸边小船,她松开船绳……

  当船远扬,爱君仰头看见星子璀璨,明月如水,她黯然低下脸,长发垂面,冷风袭身。俯身伏上船板,埋住脸终于忍不住痛哭失声,浑身战栗不止。

  仍不敢相信,他会这样做,他会如此……

  展云飞随爱君步出洞穴,立在岸边隐处,仍像每一次那样目送她离开。只是,这或许是他们最后一次告别。

  爱君临去前那伤心绝望的表情,令他怀疑自己是否做错?

  看着小舟消失夜雾弥漫的湖面,他唯有安慰自己,至少,没了武功,彤爱君再不必受那剧寒折磨。送出宝盒,也足以交差,方笙应不会为难她。

  展云飞瞥见暗处那爱君曾欢喜坐过的秋千,夜风雾中,它孤独轻晃。

  他踱去,摸上秋千,轻轻推动它,无限感慨。

  就这么放手?就这样?她与他的缘分?这么浓烈,却这么短?

  “展云飞!”

  后方忽来一声,他霍然转身,看见一道青芒堕地。

  “你不该废她武功!”一名青衫男子现身,一把冷沁的嗓音。

  展云飞挑起一届,打量眼前人,感觉他通体颤着冷冽的光,那是最上乘的轻功。

  展云飞冷笑。“你就是‘石中火’吧?”

  “正是。”他只浅浅扬起嘴角。“阁下就是大名鼎鼎的展云飞。”他来意不明,只拿一双冷眸睇着他。

  展云飞好整以暇瞪着他瞧。“老子现下不爽极了,你倒来送死!”

  “石中火”负手在背,展云飞敛眉。

  “看来——”展云飞懒洋洋道。“你不是来打架的。”

  “石中火”唇角微扬,双眸炯亮。

  第九章

  风尘仆仆赶回百罗门,爱君还没赶得及复命,便被盛怒的母亲拦住去路。

  “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?”彤母劈头就问。乍见爱君无恙稍宽心便又急于拯救爱子。她凄惨苍老,早没有过多柔情善待爱女。

  母亲严厉的口吻教爱君心上一慌,下意识心虚地回避她的视线。“我……我这不就回来了。”

  彤母打量爱君,隐约感觉到她不对劲。但急着拯救爱子,伸手便嚷:“宝盆呢?”

  爱君抬头,仿佛不懂母亲怎会要起这东西。

  “你快给我,你弟弟被硕王府抓去了。拿来,大爷急着要宝盒救青铭!”

  “青铭?”怎么回事?他被抓?爱君犹困惑,母亲等不及伸手就往她襟袍搜去宝盒。

  “你发什么愣!”彤母咆哮着,抓着宝盒就往方笙院落奔去。

  “娘!等等!”爱君追出去。“等等啊——”

  正提步要追,花苑里,听见细碎的声响。

  “爱君……爱君……”

  谁?爱君停步,环顾苑里树影婆娑,转身但见红花处处,并没有人影,只有氤氲的雾气,蒸发着潮湿的夜。

  空中弥漫着诡异的气氛。

  那声音很小、很细微。“爱君……爱君……”

  “谁?”爱君立在花苑中,怒问:“鬼鬼祟祟做什么?!”

  梧桐树旁闪过一条人影,爱君追去,却因失去功夫追得狼狈至极。

  那白色人影穿掠花苑,翻上屋檐,奔出百罗门,奔入不远处一座密林,爱君执意追去,不久,也追人了密林。

  那白影在夜雾中停步,等着爱君前来。

  半晌,爱君追至,疲惫的直喘气,口中白烟一冽。她喘着,凝望夜雾中逐渐熟悉的人影。

  她认出来人,更显困惑。“隙中驹?”追了半天竟是自己人。

  “隙中驹”面色苍白,只一朵唇红得凄艳。

  明月悬空,暗云流动。林间风声肃杀,夜虫卿卿。爱君望着她,凝起眉心。

  “你……受伤了?”爱君注意到她腹前捆着疗伤用的白帛,她脸色泛青,气色极差。往常她是他们三人间最活泼的,今夜月下她惨白得教人心惊。

  她凝视爱君,夜雾氤氲她们之间。

  迷一般的情境,正如他们三人迷一般前尘。

  “隙中驹”望着爱君,眸底有着同情,更有着惺惺相惜。

  “爱君……你失去武功了?”她问,轻轻拂去脸畔发丝。“也好……爱君,你看看我身后是谁?”

  爱君不解,注视着她,她移开身子——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