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六一


  雨凤对他展开一个灿烂的笑:“好得不得了!我生了一个孩子,好有成就感啊!”

  云飞低头,用唇吻着她汗湿的额头,惊魂未定的说:“我吓得魂飞魄散了,我再也不要你受这种苦!一个孩子就够了!”

  “胡说八道!我还要生,我要让寄傲山庄里,充满了孩子的笑声!”雨凤笑着说,伸手握住他的手:“你说的,‘生命就是爱’!我们的爱,多多益善!”

  这时,齐妈抱着已经清洗干净,包裹着的婴儿上前。

  “来!让爹和娘看看!”

  雨凤坐起,抱着孩子,云飞坐在他身边,用一种崭新的,感动的眼光,凝视着那张小脸蛋。雨凤几乎是崇拜的赞叹着:“天啊!他好漂亮啊!”

  门口,挤来挤去的小三小四小五一拥而入。

  大家挤在床边,看新生的婴儿。

  “哇,他好小啊!下巴像我!”小三说。

  “脸庞像我!”小五说。

  “你们别臭美了,人家说外甥多似舅,像我!”小四说。

  大家嘻嘻哈哈,围着婴儿,赞叹不巳。

  后来,云飞在他的著作中这样写着:“原来,‘生’的喜悦,是这么强烈而美好!怪不得这个世界,生生不息!”

  是的,生生不息。这个孩子才满月,雨鹃生了小阿超。寄傲山庄里,更加热闹了。真是笑声歌声儿啼声,此起彼落,无止无休。

  这天黄昏,彩霞满天。

  寄傲山庄在落日余晖下,冒着袅袅炊烟。

  这时,一个苍老而伛偻,脚步蹒跚的老人,走到山庄前,就呆呆的站住了,痴痴的看着山庄内的窗子。这老人不是别人,正是祖望。

  笑声,歌声,婴儿嘻笑声——不断传出来,祖望倾听着,渴望的对窗子里看去,但见人影穿梭,笑语喧哗,他受不了这种诱惑,举手想敲门。但是,手到门边,不由得想起自己曾经对雨凤说过的话:“你教唆云飞脱离家庭,改名换姓,不认自己的亲生父亲,再策划一个不伦不类的婚礼,准备招摇过市,满足你的虚荣,破坏云飞的孝心和名誉,这是一个有教养,有情操的女子会做的事吗?应该做的事吗?”

  他失去了敲门的勇气,手无力的垂了下来。就站在那儿,默默的看着,听着。

  云飞和阿超,正带着羊群回家。小四拿着鞭子,跑来跑去的帮忙。小五跟着阿超,手里拿着鞭子,吆喝着,挥打着,嘴里高声唱着牧羊曲:“小羊儿哟,快回家哟,红太阳哟,已西落!红太阳哟,照在你身上,好像一条金河!我手拿着,一条神鞭,好像是女王!轻轻打在,你的身上,叫你轻轻歌唱——”

  祖望听到歌声,回头一看,见到云飞和阿超归来,有些狼狈,想要藏住自己。

  阿超眼尖,一眼看到了。大叫着:“慕白!慕白!你爹来了!”

  云飞看到祖望,大为震动。慌忙奔上前去。

  “爹!你什么时候来的?怎么不敲门呢?”就扬着声音急喊:“雨凤!雨凤!我爹来了!”

  寄傲山庄的大门,豁啦一声打开了。雨凤抱着婴儿,立即跑出门来。

  小三、齐妈、雨鹃也跟着跑出来。雨鹃怀里,也抱着小阿超。

  祖望看见大家都出来了,更加狼狈了,拚命想掩藏自己的渴盼,却掩藏不住。

  “我——我——”他颤抖的开了口。

  雨凤急喊:“小三!赶快去绞一把热毛巾来!”

  齐妈跟着喊:“再倒杯热茶来!”

  雨凤凝视祖望,温柔的说:“别站在这儿吹风,赶快进来坐!”

  祖望看着她怀里的婴儿,眼睛里涨满了泪水。他往后退了一步,迟疑的说:“我不进去了,我只是过来——看看!”

  云飞看着父亲,看到他鬓发皆白,神情憔悴,心里一痛,问:“爹,你怎么来的?怎么没看到马车?”

  祖望接触到云飞的眼光,再也无法掩饰了,苍凉的说:“品慧受不了家里的冷清,已经搬回娘家去了。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了,我好——寂寞。我想,出来散散步,走着,走着,就走到这儿来了——”

  “二十里路,你是走过来的吗?马车没来吗?你来多久了?”云飞大惊。

  “来了好一会儿,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欢迎我?”

  云飞激动的喊:“爹,我不是早就跟你说了吗?寄傲山庄永远为你开着大门呀!”

  祖望看着雨凤,迟疑的说:“可是——可是——”

  雨凤了解了,抱着孩子走过去。

  祖望抬头看着她,毫无把握的说:“雨凤,我——以前对你有好多误会,说过许多不该说的话,你——会不会原谅一个昏庸的老人呢?”

  雨凤的眼泪,夺眶而出,她诚心诚意的说:“爹——我等了好久,可以喊你一声‘爹’!这儿是你的孙子!”就对孩子说:“叫爷爷!叫爷爷!”

  祖望感动得一塌糊涂,泪眼模糊,伸手握住孩子的小手,哽咽问雨凤: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他叫苏——”雨凤犹豫了一下,就坦然的更正说:“他叫展天华。天是天虹的天,华是映华的华——”又充满感情的加了一句:“展,就是您那个展!”

  云飞好震动,心里热烘烘的,不禁目不转睛,深深的看雨凤。这是第一次,雨凤承认了那个“展”字。

  祖望也好震动,心里也是热烘烘的,也深深的看雨凤。

  所有的人,全部激动着,看着祖望、云飞、雨凤、和婴儿。

  祖望眼泪一掉,伸手去抱孩子。雨凤立刻把孩子放进他的怀中,他一接触到那柔柔嫩嫩,软软呼呼的婴儿,整个人都悸动起来。他紧紧的抱着孩子,如获至宝。

  羊群咩咩的叫着,小四、小五、阿超忙着把羊群赶进羊栏。

  雨鹃就欢声的喊:“连小羊儿都回家了!大家赶快进来吧!”

  云飞扶着祖望:“爹!进去吧!这儿,是你的‘家’呀!”

  “对!”雨凤扶着祖望另一边:“我们快回家吧!”

  祖望的热泪,滴滴答答落在婴儿的襁褓里。

  于是,在落日下,在彩霞中,在炊烟里,一群人簇拥着祖望进门去。

  后来,在云飞的著作中,他写了这样两句话:“苍天有泪,因为苍天,也有无奈。人间有情,所以人间,会有天堂。”

  (全书完)

  一九九七年十月十四日完稿于台北可园
 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五日修正于台北可园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