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五九


  祖望点点头,看到萧家五个孩子的姐弟情深,他终于对云飞有些了解了,却藏不住自己的落寞。他看了雨凤一眼,许多话哽在喉咙口,还是说不出口,转身默默的走了。

  萧家五姐弟,静悄悄的站着,彼此看着彼此,大家同时体会到一件最重要的事,他们和展夜枭的深仇大恨,在此时此刻,终于烟消云散了。

  故事写到这儿,应该结束了。可是,展家和寄傲山庄,还有一些事情,是值得一提的。为了让读者有更清楚的了解,我依先后秩序,记载如下:

  三个月后,正是春暖花开的时节。

  这天,展家大门口,来了一个老和尚,他一面敲打木鱼,一面念着经。

  云翔听到木鱼声,就微跛着腿,从里面跑出来。看到老和尚,觉得似曾相识,再一听,和尚正喃喃的念着:“一花一世界,一木一菩提,回头才是岸,去去莫迟疑!”

  云翔心里,怦然狂跳,整个人像被电流通过,从发尖到脚趾,都闪过了颤栗。他悚然而惊,目不转睛的盯着老和尚看。

  和尚就对他从容的说:“我来接你了,去吧!”

  云翔如醍瑚灌顶,顿时间,大彻大悟,他脸色一正,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句:“是!请让我去拜别父母!”

  他转身,一口气跑到祖望和品慧面前,一跪落地,对父母恭恭敬仿的磕了三个头,说:“爹!娘!我一身罪孽,几世都还不清,如今孽障已满,尘缘已尽。我去了!请原谅我如此不孝!”

  说完,他站起身来,往外就走。

  祖望大震,品慧惊疑不定,喊着:“云翔,你这是做什么?不可以呀!你要去那里?”

  云翔什么都不回答,径自走出房间。祖望和品慧觉得不对,追了出来。追到大门口,只见云翔对那个和尚,干脆而坚定的说:“俗事已了,走吧!”

  品慧冲上前去,拉住他,惊叫出声:“你不能走,你还有老父老母,你走了我们靠谁去?”

  和尚敲着木鱼,喃喃的念:“冤冤相报何时了?劫劫相缠岂偶然?一花一世界,一木一菩提,回头才是岸,去去莫迟疑!”

  祖望睁大眼睛,看着和尚,心里一片清明,他醒悟了,伸手拉住了品慧,他含泪说:“孽障已满,尘缘已尽,让他去吧!”

  云翔就跟着和尚,头也不回的去了。

  从此,没有人再见到过他。

  那个春天,寄傲山庄里是一片欢娱。

  这晚,一家九口,在大厅内欢聚,灯火辉煌。雨凤弹着月琴,小三拉着胡琴,小四吹着笛子,大家高唱着“问云儿”。

  梦娴靠在一张躺椅中,微笑的有着围绕着她的人群。

  羊群在羊栏里咩咩的叫着。

  小五说:“阿超大哥,是不是那只小花羊快要当娘了?”

  “对,它快要当娘了!”

  雨鹃笑着说:“只怕——快当娘的不止小花羊吧!”

  梦娴一听,喜出望外,急忙问:“雨凤,你已经有好消息了吗?”

  雨凤丢下月琴,跑开去倒茶,脸一红,说:“雨鹃真多嘴,还没确定呢!”

  云飞一惊,看雨凤,突然心慌意乱起来,跑过去,小心翼翼的拉住她问:“那是有迹象了吗?你怎么不跟我说?你赶快给我坐下!坐下!”

  雨凤红着脸,一甩手:“你看嘛,影子还没有呢,你就开始紧张了!说不定雨鹃比我快呢!”

  这下,轮到阿超来紧张了:“雨鹃,你也有了吗?”

  雨鹃一脸神秘像,笑而不答。

  云飞被搅得胡里胡涂,紧张的问雨凤:“到底你有了还是没有?”

  “不告诉你!”雨凤笑着说。

  梦娴伸手拉住齐妈,两人相视而笑,梦娴说不出心中的欢喜,喊着:“齐妈!我等到了!齐妈——我等到了呀!”

  齐妈摇着梦娴的手,笑得阖不拢嘴:“我知道,我有得忙了!小衣服,小被子,雨凤的,雨鹃的,我一起准备!”

  云飞看着雨凤,映华的悲剧,忽然从眼前一闪而过。他心慌意乱,急促的问:“什么时候要生?”

  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!”她了解的看他,给他稳定的一笑:“你放心!”

  “放心?怎么可能放心呢?”云飞瞪大眼,自言自语。

  阿超也弄得胡里胡涂,说:“雨鹃,你到底怎样?不要跟我打哑谜呀,我也很紧张呀!”

  雨鹃学着雨凤的声音说:“不告诉你!到时候你就知道了!”

  阿超跟云飞对看,两个人都紧紧张张。

  阿超叫着说:“哇!你们两个,通通给我坐下来,谁都不要动了!坐下!坐下!”

  “你们两位大男人,不要发神经好不好?”雨鹃啼笑皆非的喊。

  小四白了阿超一眼,笑着嚷:“阿超,你不要笨了,你看看,那只小花羊有坐在那儿等生宝宝,坐几个月不动吗?”

  雨鹃追着小四就打:“什么话嘛!把你两个姐姐比成小花羊!”

  一屋子大笑声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