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五七


  大夫和护士们奔来,急急忙忙诊视他,察看瞳孔,又听心跳。大夫要确定云飞的清醒度,问他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这是我最头痛的问题!好复杂!”云飞衰弱的说。

  大夫困惑极了,以为云飞神志不清,仔细看他。

  “我——好像有两世,一世名叫展云飞,一世名叫苏慕白——”他解释着。

  雨凤按捺不住,在旁边又哭又笑的喊:“大夫!你不用再怀疑了,他活过来了!他的前世,这世,来世——都活过来了!管他叫什么名字,只要他活着,每个名字都好!”

  窗外,传来群众的歌声,加油的吼声。

  雨凤奔向窗口,仆身到窗外,拿出手帕,对窗外挥舞,大叫:“他活过来了!他活过来了!他活过来了——”

  医院外,群众欢腾,大家掏出手帕,也对雨凤挥舞,吼声震天:“苏慕白,欢迎回到人间!”

  云飞听着,啊!这个世界实在美丽!

  雨凤对窗外的人,报完佳音,就想起在病房外守候的梦娴和家人了,她转身奔出病房,对大家跑过去,又哭又笑的喊着:“他醒了!大夫说他会好!他渡过了危险期,他活过来了!他活过来了!”

  阿超一击掌,跳起身子,忘形的大叫:“我就知道他会好!他从来不认输,永远不放弃!这样的人,怎么会那么容易死!”

  金银花眉开眼笑,连忙上前去,跟雨凤道贺:“恭喜恭喜!我从来没有这样激动过!咱们家刚刚嫁出的女儿,怎么可能没有长命百岁的婚姻呢?”

  雨鹃一脸的泪,抱着小三小四小五跳:“他活了!他活了!神仙听到我们了!”

  齐妈扶着梦娴,跑过去抓着雨凤的手。

  “雨凤啊!你不负众望!你把他唤回来了!”梦娴说。

  雨凤含着泪,笑着摇头:“是大家把他唤回来了!这么美丽的人生,他怎么舍得死?”

  祖望含泪站着,心里充满了感恩。他热烈的看着雨凤,好想对她说话,好想跟她说一声谢谢,却生怕会被排斥,就傻傻的站着。

  郑老板大步走向他,伸手压在他的肩上,哈哈笑着:“展先生,你知道吗?我实在有点嫉妒你!虽然你失去了一些金钱,但是,你得回了一个好儿子!我这一生,如果说曾经佩服过什么人,那个人就是云飞了!假若我能够有一个这样的儿子,什么钱庄煤矿,我都不要了!”

  祖望迎视着郑老板,这几何话,像醍醐灌顶,把他整个唤醒了。

  郑老板说完,就回头看看金银花:“慕白活了,我们也不用再在医院守候了,干活去吧!”

  说着,就把手臂伸给金银花,不知怎的,突然珍惜起她这一份感情来了。人生聚散不定,生死无常,该把握手里的幸福。金银花在他眼中,看到了许多没说出口的话,心里充满了惊喜。她就昂头挺胸,满眼光彩的挽住郑老板,走出医院。推开大门,医院外亮得耀眼的阳光,就迎面洒了过来。

  她抬眼看天,嫣然一笑,扭着腰肢,清脆的说:“哟!这白花花的太阳,闪得我眼睛都睁不开!真是一个好晴天呢!冬天的太阳,是老天爷给的恩赐,不晒可白不晒!我得晒晒太阳去!”

  “我跟你一起,晒晒太阳去!反正——不晒白不晒!”郑老板笑着接口,揽紧了她。

  云飞活过来了,整个萧家就也活过来了。大家把云飞那间病房,变成了俱乐部一样,吃的、喝的、用的、穿的——都搬来了。每天,房间里充满了歌声、笑声、喊声、谈话声——热闹得不得了。

  相反的,在云翔的病房里,却是死一样的沉寂。云翔自从进了医院,就变了一个人,他几乎不说话,从早到晚,只是看着窗外的天空出神。尽管品慧拚命跟他说这个,说那个。祖望也小心的不去责备他,刺激他。他就是默默无语。

  这天,云飞神清气爽的坐在床上。雨凤、雨鹃、梦娴、齐妈、小三、小四、小五全部围绕在病床前面,有的削水果,有的倒茶,有的拿饼干,有的端着汤——都要喂给云飞吃。小五拿着一个削好的苹果,嚷着:“我刚刚削好的,我一个人削的,都没有人帮忙耶!你快吃!”

  小三拿着梨,也嚷着:“不不不!先吃我削的梨!”

  “还是先把这猪肝汤喝了,这个补血!”梦娴说。

  “我觉得还是先喝那个人参鸡汤比较好,中西合璧的治,恢复得才快!”齐妈说。

  “要不然,就先吃这红枣桂圆粥!”雨凤说。

  云飞忍不住大喊:“你们饶了我吧!再这样吃下去,等我出院的时候,一定会变成一个大牉子!雨凤,你不在乎我‘脑满肠肥’吗?”

  雨凤笑得好灿烂:“只要你再不开这种‘血溅寄傲山庄’的玩笑,我随你脑怎么满,肠怎么肥,我都不在乎了!”

  阿超纳闷的说:“这也是奇怪,一次会挨刀子,一次会挨枪子,这‘寄傲山庄’是不是有点不吉利?应该看看风水!”

  雨鹃推了他一把:“你算了吧!什么寄傲山庄不吉利,就是你太不伶俐,才是真的!”

  阿超立刻引咎自责起来:“就是嘛,我已经把自己骂了几千几万遍了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