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四四


  云飞回到家里,心中的痛,像海浪般卷了过来,简直不能遏止。他进了房间,跌坐在桌前的椅子里,用手支着额头。

  雨凤奔过来,把他的头紧紧一抱,哑声的说:“如果你想哭,你就哭吧!在我面前,你不用隐藏你的感情!”说着,自己的泪水,忍不住落下:“没想到,我跟天虹,只有一面之缘!”

  云飞抱住她,把面孔埋在她的裙褶里。片刻,他轻轻推开她,从口袋里掏出那条项链。

  “这是天虹要我转送给你的!”

  雨凤惊奇的看着项链。

  “很普通的一条项链,刚刚从她脖子上解下来。她说,是她十二岁那年,我送给她的!”

  他凝视雨凤,痛心的说:“你知道吗?当她要求我把链子解下来,我看着链子,几乎没有什么印象,记不得是那年那月送给她的,她却戴到现在!她——”他说不下去了。

  雨凤珍惜的握住项链,震动极了,满怀感动:“这么深刻的感情!太让我震撼了!现在,我才了解她那天为什么要和我单独谈话!好像她已经预知自己要走了,竟然把你‘托付’给我,当时,我觉得她对我讲那些话,有些奇怪,可是,她让我好感动。如今想来,她是要走得安心,走得放心!”她紧紧的握住他的手:“我们让她安心吧!让她放心吧!好不好?”

  他点头,哽咽难言。半晌,才说:“那条链子,你收起来吧,不要戴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不要戴?我要戴着,也载到我咽气那天!”

  云飞一个寒战,雨凤慌忙抱紧他,急切的喊:“那是六十年以后的事情!我们两个,会长命百岁,你放心吧!”把链子交给云飞,蹲下身子,拉开衣领:“来!你帮我戴上,让我代替她,戴一辈子!也代替她,爱你一辈子!”

  他用颤抖的手,为她戴上项链。

  她仰头看着他,热烈的喊:“我会把她的爱,映华的爱,通通延续下去!她们死了,而我活着!我相信,她们都会希望我能代替她们来陪伴你!我把她们的爱,和我的爱全部合并在一起,给你!请你也把你欠下的债,汇合起来还给我吧!别伤心了,走的人,虽然走了,可是,我却近在眼前啊!”

  云飞不禁喃喃的重复着天虹的话:“像万流归宗,汇成唯一的一股,就是雨凤!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他把她紧紧抱住:“不要管我说什么,陪着我!永远!”

  她虔诚的接口:“是!永远永远!”

  十天后,天虹下葬了。

  天虹入了土,云翔在无数失眠的长夜里,也有数不清的悔恨。天虹,真的是他心中最大的痛。她怎么会死了呢?她这一死,他什么机会都没有了!她带着对他的恨去死,带着对云飞的爱去死,他连再赢得她的机会都没有了!他说不出自己的感觉,只感到深深的,深深的绝望。

  这种绝望压迫着他,让他夜夜无眠,感到自己已经被云飞彻底打败了。

  但是,日子还是要过下去。这天,祖望和品慧带着他,来向纪总管道歉。

  他对纪总管深深一揖,说的倒是肺腑之言:“纪叔,天尧,我知道我有千错万错,错得离谱,错得混账,错得不可原谅!这些日子,我也天天在后悔,天天在自己骂自己!可是,大错已经造成,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,我的日子,也好痛苦!每天对着天虹睡过的床,看着她用过的东西,想着她的好,我真的好痛苦!如果我能重来一遍,我一定不会让这些事情发生!可是,我就没办法重来一遍!没办法让已经发生的事消失掉!不骗你们,我真的好痛苦呀!你们不要再不理我了,原谅我吧!”

  纪总管脸色冷冰冰,已经心如止水,无动于衷。

  天尧也是阴沉沉的,一语不发。

  祖望忍不住接口:“亲家,云翔是真的忏悔了!造成这样大的遗憾,我对你们父子,也有说不出来的抱歉。现在,天虹已经去了,再也无法回来,以后,你就把云翔当成你的儿子,让他代天虹为你尽孝!好不好呢?”

  纪总管这才抬起头来,冷冷的开了口:“不敢当!我没有那个福气,也没有那个胆子,敢要云翔做儿子,你还是留给自己吧!”

  祖望被这个硬钉子,撞得一头包。品慧站在一旁,忍无可忍的插口了:“我说,纪总管呀!你再怎么生气,也不能打笑脸人呀!云翔是诚心诚意来跟你认错,我和老爷子也是诚心诚意来跟你道歉!总之,大家是三十几年的交情,你等于是咱们展家的人,看在祖望的份上,你也不能再生气了吧!日子还是要过,你这个‘总管’还是要做下去,对不对?”

  纪总管听到品慧这种语气,气得脸色发白,还没说话,天尧已经按捺不住,愤愤的,大声的说:“展家的这碗饭,我们纪家吃到家破人亡的地步,还敢再吃吗?天虹不是一样东西,弄丢了就丢了,弄坏了就坏了!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呀!今天,你们来说一声道歉,说一声你们有多痛苦多痛苦——你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痛苦,什么叫后悔!尤其是云翔!如果他会后悔,他根本就不会走到这一步!痛苦的是我们,后悔的是我们,当初,把天虹卖掉,也比嫁给云翔好!”

  云翔一抬头,再也沉不住气,对天尧吼了起来:“你这是什么态度?我今天来道歉,已经很够意思了,你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!天虹是自己跑出去,被马车撞死的,又不是我杀死的!你们要怪,也只能怪那个马车夫!再说,天虹自己,难道是完美无缺的吗?我真的‘娶到’一个完整的老婆吗?她对我是完全忠实的吗?她心里没有别人吗?我不痛苦?我怎么不痛苦,我娶了天虹,只是娶了她的躯壳,她的心,早就嫁给别人了!直到她弥留的时刻,她见的是那个人,不是我!你们以为这滋味好受吗?”

  纪总管接口:“看样子,受委屈的人是你,该道歉的人是我们!天虹已经死了,再来讨论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?你请回吧!我们没有资格接受你的道歉,也没有心情听你的痛苦!”

  品慧生气了,大声说:“我说,纪总管呀,你不要说得这么硬,大家难道以后不见面,不来往吗?你们父子两个,好歹还拿展家——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