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四〇


  她重重的吸了一口气:“还有第四点?”

  他郑重的点点头,眼睛炯炯的看着她:“是!第四点只有三个字,就是我说不出口的那三个字!”

  她的心,“崩咚崩咚”的跳着,两眼紧紧的盯着他看。

  “你说完了?”

  “是!”

  她板着脸说:“好吧!我会考虑考虑,再答复你,看我们还要不要结婚!”

  他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痛楚,点点头,转身要出门去。

  她立即飞快的奔过来,拦住门,喊:“你敢走!全世界都没人敢跟我说这么严重的话!以前,连我爹都要让我三分!你难道就不能对我甜一点,让我一点?我就是脾气坏嘛,就是改不好嘛!以后,我的脾气一定还是很坏,那你要怎么办嘛?我看你也好不到那里去,我吼你也吼,我叫你也叫,还没结婚,先给我上课!你就那么有把握,我不会被你气走?”

  他屏住呼吸,凝视她的眼睛,冲口而出:“我那有把握,心都快从喉咙口跳出来了!”

  “那你不能不说吗?”

  “忍不住,不能不说!”

  她的脑袋往后一仰,在房门上撞得“砰”的一响,大叫:“我就知道,我好苦命啊!哎哟!”头撞痛了,她抱住脑袋直跳。

  阿超一急,慌忙去看,抱住她的头,又揉又吹:“怎么回事?说说话,脑袋也会撞到?”

  她用力一挣:“不要你来心痛!”

  “来不及了!已经心痛了!”

  她睁大眼睛瞪着他,大叫:“我总有一天会被你气死!”按着,就大大一叹:“算了!为了你那个第四点,我只好什么都忍了!”想想,眼圈一红:“可是——”

  阿超把她的头,用力往胸口一压,她那声“可是”就堵回去了。他柔声的说:“不要说‘可是’了!好好的嫁我就对了!不过——我的第五点还没说!”

  她吓了好大一跳,推开他,惊喊:“哦?还有第五点,你是存心考验我还是怎么的?不要欺人太甚啊!”

  他一脸的严肃,诚恳的说:“第五点是——关于我们告还是不告,大家先仔细的分析分析,不要那么快回答郑老板!这里面,还有一个真正苦命的人,我们不能不帮他想一想,就是天虹!”

  雨鹃怔住了,眼前立刻浮起天虹那张楚楚可怜的脸庞,和那对哀哀切切的眼睛,她不禁深思起来,无言以答了。

  天虹确实很苦命。雨凤和雨鹃,都已经苦尽甘来,但是,天虹却深陷在她的悲剧里,完全无法自拔。当萧家正为要不要告云翔而挣扎时,她正寻寻觅觅,在天上人间,找寻她失落的孩子和失落的世界。

  这天,她又发病了。手里握着一顶刚完工的虎头帽,她急急的从屋里跑出来,满院子东张西望。纪总管和天尧追在后面喊:“天虹!天虹!你要到那里去?”

  她站住了,回头看着父亲,神思恍惚的说:“我要去找云飞!”

  纪总管大惊,慌忙拦住:“你不可以去找云飞!”

  她哀恳的看着纪总管,急切的说:“可是,我有好多话要告诉云飞,他说我是破茧而出的蝴蝶,他错了!我的茧已经越结越厚,我出不去了!只有他才能救我!爹,你们不要囚禁我,我已经被囚禁好久好久了,你让我去找云飞吧!”

  纪总管听得心中酸楚,看她说得头头是道,有些迷糊,问:“天虹,你到底是清楚还是不清楚?你真的要去找云飞吗?为什么?”

  天虹迷惘的一笑:“因为他要吃菱角,我剥好了,给他送去!”

  纪总管和天尧对看,都抽了一口冷气。天尧说:“爹!拉她进去吧!”

  父子二人,就过来拉她。她被二人一拉,就激烈的挣扎起来。

  “不要!不要!不要拉我!放开我呀!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?为什么不让我出门呢?”她哀求的看着父亲,心碎的说:“爹!云飞走的时候,我答应过云飞,我会等他一辈子,结果我没等,我依你的意思,嫁给云翔了!”

  纪总管心里一痛,凄然的说:“爹错了!爹错了!你饶了爹吧!快跟爹进去!”就拚命去拉她。

  天虹叫了起来:“不!不!不!放开我呀——放开我呀——”

  三个人正拉拉扯扯中,云翔过来了,看到这个状况,就不解的问: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

  纪总管见到云翔,手下一松,天虹就挣开了,她抬起头来,看到云翔,顿时怒发如狂,大叫:“你不要碰我!你不要过来!”

  云翔又是惊愕,又是愤怒,对着她喊:“我才不要碰你呢!我又不是来找你的!我来找你爹和你哥,你别弄不清楚状况,还在这儿神气!”

  天尧生气的喊:“你不要说了,她现在脑筋不清楚,你还在这儿刺激她!”

  “什么脑筋不清楚,我看她清楚得很,骂起人来头头是道!”云翔说着,就对天虹大吼:“我赶不上云飞的一根寒毛,是不是?”

  她被这声大吼吓住了,浑身发抖,用手急急的护着肚子,哀声喊:“请你不要伤到孩子!我求求你!”

  “你在搞什么鬼?”云翔更大声的吼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