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一八


  她奔过去,把他拦腰一抱,把面颊紧贴在他汗湿的胸口,热情奔放的喊着:“阿超!我要告诉你!我这一生,除了你,没有爱过任何男人!我好想好想跟你在一起,像雨凤跟慕白一样!我从来没有跟你开过玩笑,我的心事,天知地知!对我来说,和你在一起,代表的是和雨凤小三小四小五慕白都在一起,这种梦,这种画面,这种生活,有什么东西可以取代呢?”

  “既然如此,你为什么还要做那个荒唐的‘决定’?你宁可舍弃你的幸福,去向强权低头吗?”

  “今天,我做这样的决定,实在有千千万万个不得已!你心平气和的时候,想想我说的话吧!我们现在,是生活在一个强权的社会里!不低头就要付出惨痛的代价!一个展夜枭,已经把我们全家弄得凄凄惨惨,你还要加一个郑老板吗?我们真的得罪不起。”她痛苦的说。

  阿超咽了口气:“我去跟大少爷说,我们全体逃走吧,离开桐城,我们到南方去!以前,我和大少爷在那边,即使受过苦,从来没有受过伤!”

  “我这番心事,只告诉你,你千万不要告诉雨凤和慕白,否则,他们拚了命也不会让我嫁郑老板!我跟你说,去南方这条路我已经想过,那是行不通的!”

  “怎么行不通?为什么行不通?”

  “那会拖垮慕白的!我们这么多人,一大家子,在桐城生活都很难了,去了南方,万一活不下去,要怎么办?现在,不是四、五年前那样,只有你们两个,可以到处流浪,四海为家!我们需要安定的生活,小四要上学,小五自从烧伤后,身体就不好,禁不起车啊船啊的折腾!再说,这儿,到底是我们生长的地方,要我们走,可能大家都舍不得!何况,清明节的时候,谁给爹娘扫墓呢?”

  “那——我去跟郑老板说,让他放掉你!”

  她吓了一大跳,急忙喊:“不要不要!你不要再树敌了,你有什么立场去找郑老板呢?你会把事情弄得更加复杂——再说,这是我跟郑老板的事,你不要插手!”

  他一咬牙,生气的嚷:“这么说,你是嫁定了郑老板?”

  她的泪,扑簌滚落。

  “不管我嫁谁,我会爱你一辈子!”

  她说完,放开他,奔进房去了。

  阿超呆呆的站着,半晌不动。然后大吼一声,对着那堆木柴,又踢又踹,木柴给他踢得满院都是,乒乒乓乓。然后,他抓起斧头,继续劈柴。

  吃晚饭的时候,雨鹃和阿超,一个从卧室出来,一个从后院过来,两人的神色都不对。雨鹃眼圈红红的,阿超满头满身的汗。云飞奇怪的看着阿超:“怎么一个下午都听到你在劈柴,你干什么劈那么多柴?”

  “是啊!我放学回来,看到整个后院,堆满了柴!你准备过冬了吗?”小四问。

  “反正每天要用,多劈一点!”阿超闷闷的说。

  雨鹃看他一眼,低着头扒饭。

  阿超端起饭碗,心中一阵烦躁,把碗一放,站起身说:“你们吃,我不饿!我还是劈柴去!”说完,转身就回到后院去了。

  雨凤和云飞面面相觑,小三小四小五惊奇不已。劈柴的声音一下一下的传来。

  “他那里找来这么多的柴?劈不完吗?”云飞问。

  “他劈完了,就跑出去买!已经买了三趟,大概把这附近所有的柴火都买来了!”小三说。

  雨凤不解,看雨鹃:“他发疯了吗?今天是‘劈柴日’,还是怎么的?”

  雨鹃把饭碗往桌上一放,站起身来。眼圈一红,哽咽的说:“他跟我呕气,不能劈我,只好劈柴!我也不吃了!”

  “他为什么跟你呕气呢?”雨凤惊问。

  雨鹃大声的喊:“因为我告诉他,我已经决定嫁郑老板了!”喊完,就奔进卧室去了。

  满屋子的人,全体呆住了。大家你看我,我看你。雨凤就跳起身子,追着雨鹃跑进去,她一把拉住她,急急的,激动的问:“什么叫作你已经决定嫁给郑老板了?你为什么这样骗他?”

  “我没有骗他,我真的决定了!”雨鹃瞪大眼,痛楚的说。

  “为什么?你不是爱阿超吗?”

  “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嫁这个人!”

  “你这说的是什么话?怎么回事?你为什么突然做这样的决定?阿超得罪你了吗?你们闹别扭吗?”雨凤好着急。

  “没有!我们没有闹别扭,我也不是负气,我已经想了好多天了,才做的决定!就是这样了,我放弃阿超,决定嫁郑老板!”

  雨凤越听越急,气极败坏:“你不要傻!婚姻是终身的事,那个郑老板已经有好多太太了,还有一个金银花!这么复杂,你根本应付不了的!阿超对你是真心真意的,你这样选择,会让我们大家都太失望,太难过了!不可以!雨鹃,真的不可以!我不同意!我想,小三小四小五都不会同意,你赶快打消这个念头吧!”

  “婚姻是我自己的事,你们谁也管不着我!”

  “你不是真心要嫁郑老板,你一定有什么原因!”雨凤绕室徘徊,想了想:“我知道了,你还是为了报仇!你看到阿超和慕白从展家回来,没有杀掉展夜枭,你就不平衡了!你认为,只有郑老板才能报这个仇!”

  雨鹃垂着眼帘,僵硬的回答:“或者吧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