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一四


  阿超咬牙切齿,恨恨的喊:“我让你知道我是什么东西!”

  他双手举起云翔,用力往地上一摔。云翔跌在地上,大喊:“哎哟!哎哟!奴才杀人啊——”

  阿超扑上去,新仇旧恨,全体爆发,抓住他就拳打脚踢。

  这时,祖望、梦娴、品慧、纪总管、齐妈、老罗、以及丫头家丁纷纷赶到。一片呼叫声。

  祖望气极败坏的喊:“云飞!他是你的弟弟呀!他已经遍体鳞伤,你怎么还下得了手?难道你就全然不顾兄弟之情了吗?”

  云飞目眦尽裂:“爹!你问问这个魔鬼,他有没有顾念兄弟之情?我今天来这儿,是帮你除害!你再袒护他,你再纵容他,有一天,他会让整个展家,死无葬身之地!”

  品慧尖叫着扑了过来:“阿超——你敢再碰他一下,我把你关进大牢,让你一辈子出不来——”

  梦娴就合身扑向云飞,急切的喊:“云飞!有话好好说,你一向反对暴力,反对战争,怎么会这样沉不住气?不可以——绝对不可以!”

  阿超一把推开了品慧,把云翔从地上提了起来,用胳膊紧勒着他的脖子,手腕用力收紧。

  云翔无法呼吸了,无法说话了,涨红了脸,一直咳个不停。阿超就声色俱厉的喊:“大少爷!你说一句话,是杀了他,还是废了他?”

  云飞还来不及说话,天虹冲上前来,“噗通”一声,给阿超跪下了。凄然大喊:“阿超,你高抬贵手!”

  她这样一跪,阿超大震,手下略松。喊着:“天虹小姐!你不要跪我!”

  “我不止跪你,我给你磕头了!”天虹说着,就磕下头去。

  “天虹小姐,你不要为难我,这个人根本不是人——”

  天虹见阿超始终不放云翔,便膝行至云飞面前。哭着拜倒下去:“云飞,我从来没有求过你什么,我也知道,云翔犯下大错,天理不容!我知道你有多恨,有多气,我绝对比你更恨更气,可是,他是你的弟弟,是我孩子的爹,我什么都没有,连尊严都没有了,我只想让我的孩子,有爹有娘——请你可怜我,成全了我吧!”

  云飞听了,心为之碎。一伸手,要搀扶她。

  “你起来!不要糟蹋你自己,你这样说,是逼我放手,可是,他没有心,没有感情,他不值得你跪!他做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,实在不可原谅——”

  天虹跪着,不肯起来。祖望大喊:“云飞!不管云翔有多么荒唐,有多么混账,他和你有血脉之亲,如果你能狠下心杀他,你不是比他更加无情,更加冷血吗?”

  “现在,我才知道什么叫‘恨之入骨’,什么叫‘切肤之痛’!他能把我逼到对他用武力,你得佩服他,那不是我的功力,那是他的功力——”

  这时,门外传来一阵吼声,天尧带着展家的“夜枭队”其势汹汹的冲进门来,个个都是全副武装,手里有的持刀,有的拿棍,迅速的排成一排。天尧就往前一冲,手里的一把尖刀,立刻抵在云飞的喉咙上,他大笑着说:“阿超,你动手吧!我们一命抵一命!”

  阿超大惊,不知道是去救云飞好,还是继续挟持云翔好。

  云飞仰天大笑了。一面笑着,一面凄厉的喊:“爹!你这样对我?这个出了名的夜枭队,今天居然用在我的身上?你们早已严阵以待,等我好多天了!是不是?好极了,我今天就和他同归于尽!阿超——”

  天虹本来跪在云飞面前,这时,一看情况不对,又对着天尧磕下头去。她泪流满面,凄然大喊:“哥!我求你,赶快松手!我给你磕头——我给你磕头——”就磕头如捣蒜。

  “天虹——”天尧着急:“你到底在帮谁?”

  天虹再膝行到纪总管面前,又磕下头去:“爹——我也给你磕头了!请你们不要伤害云飞——我磕——我磕——”她磕得额头都肿了。

  纪总管看着这个女儿,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想着她还有身孕,心碎了。

  “罢了罢了!”他抬头大声喊:“天尧!放掉云飞!”

  天尧只得松手。他一松手,天虹就转向阿超,再拜于地:“阿超——我求你!我给你磕头——求求你——求求你——请你放掉云翔吧!”她连连磕头。

  阿超再也受不了这个,长叹一声,用力推开云翔。他跳起身子,对云飞说:“大少爷,对不起!我没办法让天虹小姐跪我!让天虹小姐给我磕头!”

  云翔躺在地上哼哼。品慧、天尧、丫头们慌忙去扶。

  云飞见情势如此,只得认了。但是,心里的怒火,怎样都无法平息。那些愤恨,怎样都咽不下去。他指着云翔,斩钉截铁,一字一字,清清楚楚的说:“展云翔!我告诉你,今天饶你一命!如果你再敢欺负任何老百姓,伤害任何弱小,只要给我知道了,你绝对活不成!你最好相信我的话!你不能一辈子躲在老婆和父母的怀里!未来的日子还长得很,你小心!你当心!”

  云飞说完,掉头就走。阿超紧跟着他。

  祖望看得心惊胆战,对这样的云飞,不止失望,而且害怕。他不自禁的追到庭院里,心念已定,喊着:“云飞!别走!我还有话要说,我们去书房!”

  云飞一震,回头看着祖望,点点头。于是,父子二人,就进了书房。

  “为了一个江湖女子,你们兄弟如此反目成仇,我实在无法忍受了!”祖望说。

  “爹,你不知道云翔做的事,你根本不认识这个儿子——”

  “我知道云翔对雨凤做了什么——”

  云飞大震抬头,愕然的看着祖望,惊问:“什么?爹?你说你知道云翔做了什么事?”

  “是!他跟我坦白的说了,他也后悔了!我知道这事对任何一个男人而言,都是无法忍受的事!现在,你打也打了,骂也骂了,他也受到教训,浑身是伤,你是不是可以适可而止了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