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〇六


  “好!”云翔掉头就走:“那我走了!天虹和孩子就交给你们了!”

  纪总管一拍桌子,大吼:“你给我站住!”

  云翔站住,可怜兮兮的看着纪总管。

  “纪叔,你赶快帮我想办法,等会儿云飞他们回来了,不知道会对爹怎么说?”

  “你干下这种伤天害理的事,还怕人知道吗?你逼得云飞无路可走,非杀你不可!你想,云飞怎会把这事告诉你爹?怎会把这事宜扬出去?为了雨凤和雨鹃的名誉,他们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!所以,他们会直接找你算账!”

  “那么,我要怎么办?那个阿超,被我们打了之后,每次看我的眼光,都好像要把我吃下去,现在,新仇旧恨加起来,我逃得了今天,也逃不了明天!”

  天尧瞪着他说:“不用想了,这件事,你的祸闯大了,你死定了!云飞对这个雨凤,爱到极点,早已昭告天下,那是他的人,你居然敢去碰!你看那待月楼,多少人喜欢雨凤,谁敢碰她一下?你以为云飞平常好欺负,为了雨凤,他会拚命!”

  云翔哭丧着脸:“我知道啊!要不然,这么丢脸的事,我来告诉你们干嘛?你们父子是天下最聪明的人,每次我出了事,你们都能帮我解决,现在,赶快帮我解决吧!我以后一定好好的爱天虹,好好的做个爹,从此收心,不胡闹,不赌钱了!”

  纪总管瞪着他,又恨又气,又充满无可奈何。想到天虹,心中一惨。不禁跌坐在椅子里,长长一叹。

  “唉!天虹怎么这么命苦?”他抬头,对云翔大吼:“还不坐下来,把前后经过,跟我仔细说说!”

  云翔知道纪家父子,已经决定帮忙了。一喜,急忙坐下。这一坐,碰到伤处,不免又“哼哼唉唉”个不停。

  纪总管凝视着他,若有所思。

  那天下午,云翔躺在一个担架上,被四个家丁抬着,两个大夫陪着,纪总管和天尧两边扶着,若干丫头簇拥着,急急忙忙的穿过展家庭院,长廊,往云翔卧室奔去。云翔头上缠着绷带,手腕上,腿上全包扎得厚厚的,整个人缠得像个木乃伊。嘴里不断呻吟。纪总管大声喊:“小心小心!不要颠着他!当心头上的伤!”

  这样惊心动魄的队伍,惊动了丫头家丁,大家奔出来看,喊成一片:“不得了!老爷太太慧姨娘——二少爷受伤了!二少爷受伤了——”

  祖望、品慧、梦娴、齐妈、天虹——都被惊动了,从各个房间奔出来。

  “小心小心!”纪总管嚷着:“大夫说,伤到脑子,你们千万不要震动他呀!”

  品慧伸头一看,尖叫着差点晕倒,锦绣慌忙扶着。

  “天啊!怎么会伤成这样?碰到什么事情了?天啊——天啊——我可只有这一个儿子啊——如果有个三长两短,我也不要活了——”品慧哭了起来。

  天虹见到这种情况,手脚都软了。

  “怎会这样?早上还是好好的,怎会这样?”

  天尧急忙冲过去扶住她。在她耳边低语:“你先不要慌,大夫说,没有生命危险。”

  天虹惊惧的看着天尧,直觉到有什么难言之隐,不敢多问。

  祖望奔到担架边,魂飞魄散,颤抖的问:“大夫,他是怎么了?”

  “头上打破了,手上脚上背上,都是刀伤,胸口和腹部,全有内伤,流了好多血——最严重的还是头部的伤,大概是棍子打的,很重,就怕伤到骨头和脑子!这几天,让他好好躺着,别移动他,也别吵着他!”大夫严重的说。

  “是是!”祖望听到有这么多伤,惊惧交加,忙对家丁喊:“小心一点!小心一点!”

  大家浩浩荡荡,把云翔抬进房去。梦娴和齐妈没有进去,两人惊愕的互视。

  云翔躺上床,闭着眼睛哼哼:“哎哟,哎哟——痛——好痛——”

  品慧仆在床前,痛哭失声:“云翔!娘在这里,你睁开眼睛看看!”她要摸他的头,又不敢摸:“你到底得罪谁了?怎么会被打成这样子?你可别丢下娘啊——”

  云翔听到品慧哭得伤心,忍不住睁开眼睛看了看她,低语:“娘——我死不了——”

  纪总管悄悄死命掐了他一下,他“哎哟”叫出声。

  大夫赶紧对大家说:“没事的人都出去,不要吵他!让他休息。也别围着床,他需要新鲜空气!我已经开了药,快去抓药煎药,要紧要紧!”

  “药抓了没有?”祖望急呼。

  “我已经叫人去抓了,大概马上就来了!”纪总管就对丫头家丁们喊:“出去出去,都出去!”

  “我也告退了,明天再来看!”大夫对纪总管说:“有什么事,通知我!我马上赶来!”

  大夫转身出门,祖望担心极了,看纪总管:“要不要把大夫留下来?这么多伤,怎么办?”

  “老爷,你放心,我自有分寸。云翔是你的儿子,是我的半子,我也不能让他出一点点差错。大夫说他要静养,我们就让他静养。反正,大夫家就在对街,随时可以请来!”纽总管安慰的说。

  天虹看看云翔,看看纪总管,又是担心,又是疑惑:“爹,你确定他没问题吗?看起来好像很严重啊!”

  “满身是伤,当然严重!好在,都是皮肉伤,云翔年轻,会好的!让他休息几天,也好!”

  祖望低问纪总管:“谁干的?知道吗?有什么深仇大佷,要下这样的毒手?”

  纪总管拉了拉他的衣袖。

  “我们出去说话吧!”

  纪总管的眼神那么严肃,祖望的心,就“咚”的一沉,感到脊梁上一阵凉意。他一句话都不说,就跟着纪总管,走进窨房。

  纪总管把房门关上,看着他,沉重的开了口:“老爷!你必须做一个决定了,两个儿子里,你只能留一个!要不然你就留云飞,让云翔离开!要不然,你就留云翔,让云飞走!否则,会出大事的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