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〇五


  四个兄弟姐妹全都沮丧极了,大家你看我,我看你,泪眼相对。

  半晌,云飞接过药碗,放在桌上,对雨鹃说:“喂药的事,让我来吧!雨鹃,你带弟弟妹妹们去那间房里休息,我刚刚让店小二买了一些蒸饺包子馒头——等会儿会送到你们房里去,大家都要设法吃一点东西,睡一下,雨凤需要你们,请你们帮个忙,谁都不能倒下,知道吗?”

  雨鹃含泪点头,伸手去拉弟妹。

  “我们听慕白大哥的话,就是帮大姐的忙了!我们走吧!”

  小三小四小五就乖乖的,顺从的,默默无语的跟着雨鹃走到房门口。到了门口,雨鹃站住了,抬头看着云飞:“我心里憋着一句话,想对你说!”

  “是,你说!”

  “那句话就是——对不起!”雨鹃眼泪一掉。

  “为什么要这样说——”

  “想到我曾经反对过你,千方百计阻挠你接近雨凤,甚至破坏你,骂你——我觉得,我欠你许多‘抱歉’!现在,看到你对雨凤这样,才知道“情到深处”是什么境界!对不起!好多个对不起!请你原谅我以前的无知!”

  她说完,带着弟弟妹妹们去了。

  云飞震动的站着,鼻中酸楚,眼中潮湿。然后,他吸了口气,走过去把雨凤的枕头垫高,再把她的头用枕头棉被固定着,伸手捧住了她的脸,坚决的,低柔的说:“雨凤,来!我们来吃药,我不允许你消沉,不允许你退缩,不允许你被云翔打倒,更不允许你从我生命里隐退,我会守着你,看着你,逼着你好好的活下去!”

  雨凤眉头微微的一皱,睫毛颤抖着。云飞坚定的端起药碗。拿起汤匙,开始喂药。但是,她的嘴巴紧闭着,不吞也不咽,药汁都从嘴角溢了出来。

  他用毛巾拭去她嘴角的药汁,继续专注的、固执的、耐心的喂着。

  §第二十章

  云翔从萧家小屋跑出去之后,生怕阿超追来,就像一只被迫逐的野兽,拚命狂奔,一口气跑到郊外。他站在旷野中,冷飕飕的秋风,迎面一吹,他就清醒过来了。他迷糊的看看手臂上的伤痕,想想发生过的事,突然明白自己闯了大祸!云飞和阿超不会放过他,他眼前闪过云飞狂怒的眼神,阿超杀气腾腾的嘴脸,他机伶伶的打了个寒战。

 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?干嘛去招惹雨凤呢?他有些后悔,现在,要怎么办?他苦思对策,越想越恐慌。

  没办法了!只好去找纪总管和天尧,不管怎样,他还是纪总管的女婿!

  当他衣衫不整,身上带伤,跛着脚,狼狈的出现在纪总管面前的时候,纪总管和天尧吓了好大的一跳,父子二人,惊愕的瞪着他。

  “你是怎么弄的?你跟谁打架了?”纪总管问。

  天尧急忙跑过去,查看他手脚的伤势。

  “只是划破了,伤口不深,应该没大碍!谁干的?”

  他看着他们,双手合十,拜了拜。

  “你们两个赶快救我,老大和阿超这次一定会杀了我!”

  “是云飞和阿超?他们居然对你动了刀?你为什么吓成这样子?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纪总管太惊讶了。

  “你们一定要想办法救我,要不然我什么都不说!我要收拾东西,离开桐城,我要走了!天虹我也顾不得了!”

  “你要走到那里去?”

  “和老大四年前一样,走到天涯海角去,免得被他们杀掉!”

  “你到底闯了什么祸?快说!”纪总管变色了。

  “老大和阿超——抓到我——我在雨凤床上!”

  “啊?”天尧大惊。

  纪总管睁大了眼睛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云翔急忙辩解,说:“那两个妞儿,根本就是人尽可夫嘛!她们每天晚上,都在待月楼里诱惑我!天尧,你也亲眼看到的,是不是?那个雨鹃,还把我约出去,投怀送抱,热火得不得了!逗得我心痒痒的,又不让我上手!你们也知道,天虹怀孕了,我已经好久没碰过她了,所以——所以——”

  纪总管听到这儿,已经听不下去了,举起手来,就想给他一耳光。

  云翔迅速的一退,警告的喊:“你们不可以再碰我,我已经浑身是伤了!昨天被你们修理,今天又被砍了好多刀!我就是背!”他跺脚,一跺之下,好痛,不禁哎哟连声:“如果在家里,你们动不动就修理我,老大他们动不动就想杀我,天虹动不动就给我上课,还动不动就禁止我出门赌钱——这种生活,我过得也没什么味道,不如一走了之!你们另外给天虹找个婆家,嫁了算了!我什么都不管了!”

  纪总管指着云翔,咬牙切齿:“兔子都知道,不吃窝边草!你连兔子都不如!嘴里讲的话,更没有一句是人话,我真后悔,把天虹嫁给你!你欺负天虹的帐,我还没跟你算完,你居然还去欺负别家的闺女!你到底有没有把天虹放在眼里?”他走过去,翻翻他的衣袖,翻翻他的衣领,看看他的伤处,厉声问:“你去强暴人家了?是不是?”

  纪总管这一吼,声色俱厉,云翔吓了一跳。冲口而出:“其实,根本没有到手嘛!谁知道这两个妞儿那么凶,枕头底下还藏着匕首,差点没被她们杀了!真是羊肉没吃着,惹了一身骚!我根本不是存心要去占她们的便宜,我是想把雨鹃约出来玩玩,谁知道在门口就听到她损我骂我,一气之下,就无法控制了!”

  “原来,这些刀伤是她们刺的!真遗憾,怎么没刺中要害呢?”

  “纪叔!你真的宁愿天虹当寡妇,是不是?”

  “爹,让他自己去对付吧!男子汉敢做敢当!我们只当不知道,云飞和阿超爱把他怎样就怎样!”天尧愤愤的说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