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〇一


  这时,小三看到雨鹃危急,奋不顾身,冲上前去,一口就咬在云翔手背上。雨凤趁机,奔上前去,捞起桌上的砚台,对着他一砸。

  云翔顾此失彼,捉住了雨鹃,没有躲过砚台,砚台砸在背上。那石砚又重又硬,打得他痛彻心肺。这一下,他豁出去了,大吼了一声。他放开雨鹃,反身一手抓起小五,一手抓起小三。

  两个孩子尖叫起来,拚命挣扎。小三狂叫:“魔鬼!放开我!放开我——”

  “大姐——大姐——二姐——二姐——”小五吓得大哭。

  雨凤、雨鹃看到两个小妹妹落进了云翔手里,就惊慌失措了。她们没命的扑上前去,想救两个妹妹。雨鹃尖叫着:“不要伤害我的妹妹!你把她们放下来,我跟你走!”

  雨凤哭了,哀求的喊:“放开她们,我求求你,她们还小,没有得罪过你,请你放掉她们吧!”

  云翔挟持着两个小的,对两个大的厉声喊:“你们两个,给我站住!”

  雨凤和雨鹃听命站住。云翔用脚踢了两张椅子在面前:“坐下!”

  雨凤和雨鹃乖乖的坐下。

  “你们家什么地方有绳子?”云翔问雨凤。

  “没有——没有绳子!”

  “胡说八道!”

  “真的没有绳子,平常用不着!”

  云翔四面看看,丢下两个孩子,把窗帘一把扯下。雨鹃急忙喊:“小三!逃呀!”

  小三往门外冲,云翔一步过来,把她捉住。他回头怒视雨鹃,走过去,一拳对她的脑袋重重挥去。雨鹃眼前一黑,立即晕过去了,倒在地上。雨凤吓呆了,喊着:“不要!不要不要!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妹妹们!求求你!求求你——”她泣不成声了。

  云翔看到雨鹃已经晕过去,就走过去把房门锁住。

  “你——你——你要干什么?”雨凤站起身来。

  “坐下!不要动,再动一动,我把你的三个妹妹全体杀掉!”

  雨凤坐回椅子里,脸色苍白如纸,不敢动。

  云翔把窗帘撕碎,把小三、小五绑住,丢进里间房,关上房门。小三和小五在里面不停的哭——”

  “救命啊——救命啊——”

  云翔充耳不闻,再用布条把雨鹃的手和脚绑了个结结实实。雨凤乘他在绑雨鹃的时候,跳起身子,往门口跑。他伸腿一绊,雨凤摔跌在地上的碗盘碎片中,手脚都被割破了。他吼着:“你再不给我安安静静待着,你想要雨鹃送命吗?”

  雨凤从地上爬了起来,害怕极了,哀恳的看着他:“我们知道你厉害,我们怕了你了,饶了我们吧!你到底要干什么?要证明什么?我们已经家破人亡了,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们?”

  云翔把昏迷的雨鹃绑好,再用布条塞住嘴,推在墙角,走过来把雨凤一把抱起。

  “放开我,放开我——”雨凤心知不妙,失声大叫。

  “你还不知道我要干什么吗?我要占有你!我最恨的一种人,就是害了‘云飞迷恋症’的那种人!你偏偏就是其中之一!我早就对你兴趣浓厚,你想知道我要证明什么吗?证明云飞要的东西,我永远可以到手!我要让你比较比较,是你的云飞强,还是我强!我要索回他欠我的债!”

  他一面怒喊着,一面把她抛上床。

  雨凤大惊,狂喊:“你不可以!你不可以!只要你是一个人,你就不可以做这种事——”

  “哈哈哈哈!在你们姐妹“歌功颁德”下,我早就不是‘人’了!我是‘夜枭’,我是‘魔鬼’,不是吗?现在,我让你领教领教什么叫‘夜枭’,什么叫‘魔鬼’——免得让我浪得虚名!”他大笑着说。

  嗤啦一声,雨凤的上衣被撕破了。

  这时,雨鹃悠悠醒转,睁眼一看,手脚都被绑住,无法动弹。再一看,云翔正在非礼雨凤,不禁魂飞魄散。张口要叫,才发现自己的嘴中塞着布条,叫不出来。她嘴里咿咿唔唔,手脚拚命挣扎。云翔回头看了她一眼:“你不要急,等我跟雨凤玩完了,就轮到你了!”

  雨鹃口不能言,目眦尽裂。倒在地上,拚命滚着,往床前蹭过去,想救雨凤。

  雨凤已经心胆俱裂,泪如雨下,在床上挣扎哀求:“放掉我,求求你,放掉我!我以后再也不敢跟你作对了,再也不敢骂你了!你饶了我吧——”

  “太晚了!”他一把扯下她的内衣,她只剩一件肚兜,他再去扯肚兜。

  雨凤眼看贞洁不保,痛不欲生,仰头向天,发出一声力竭声嘶的狂喊:“啊——爹——救我——救我——”

  她一面狂喊,一面猛然从枕头下面,抽出以前藏的匕首,她使出全力,向他疯狂般的刺去。

  变生仓卒,云翔猝不及防,虽然跃身去躲,匕首仍然刺破衣袖,在手臂上划下一道血痕。他怎样都没料到,她会有匕首,大惊之下,慌忙跳下地。

  雨凤已经如疯如狂,红着双眼,握着匕首,追杀过来。她再一刀刺去,划破了他的裤管,又留下一道血痕。云翔虽想反扑,但是,雨凤势如拚命,也不知道她从那儿来的力气和勇气,再一刀,又划破了他背部的衣服,一阵刺痛。他竟然被她逼得手忙脚乱。破口大骂:“你当心!给我捉住了你就没命!我会杀了你——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