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九七


  “我不了解——我还是不了解,你为什么要帮他呢?”雨鹃问。

  “为什么要帮他?”金银花有一份沧桑中的豁达:“今天没有你,还是会有别的姑娘出现!你们看看我,眼角的皱纹都看得出来了,老了!与其他去找一个我不认得的姑娘,还不如找一个我投缘的姑娘!雨鹃,我早就说过,你好像二十年前的我!我相信,你跟了郑老板,还是会记得我们之间的一段缘份,不会和我作对的!换了别人,我就不敢说了!”

  “可是——可是——”雨鹃心乱如麻了。这个媒,如果早一段日子提出来,可能她会另有想法,跟了郑老板,最起码报仇有望。但是,现在,她心里正朦胧的酝酿着另一份感情,对金银花的提议,就充满矛盾和抗拒了。

  雨凤看看雨鹃,心急的代她说出来:“可是,我们家好歹是读书人,我爹虽然穷,我们姐妹都是捧在手心里养大的,现在给人做小,恐怕太委屈了!我爹在天之灵,会不答应的!”

  雨鹃连忙点头,表示“就是这样”。

  金银花想了一下,从容的说:“这个事情,你们就放在心里,好好的想一想,好好的考虑几天,你们姐妹两个,也研究研究。过个十天半月,再答复他也不迟。只是,每天晚上要见面,现在挑明了,雨鹃,你心里就有个谱吧!对别的客人,保持一点距离才好。好了,我先走了!”

  她走到门口,又站住了,回头说:“你们登了台,在酒楼里唱了小曲,端着酒杯侍候了客人——等于一只脚踩进了风尘,不论你们自己心里怎么想,别人眼里,我们这个身份,就不是藏在家里的‘闺女’了!想要嫁进好人家去当‘正室’,也是难了!并不是每个人都像雨凤一样,会碰上展云飞那种有情人,又刚好没太太!即使碰上了,要进门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!你们——好好的想清楚吧!”

  小三和小五在院子中擦灯罩。金银花看着两个孩子,又说:“跟了郑老板,她们两个也有老妈子侍候着了。”

  姐妹两个,送到门口,两人心里,都一肚子心事,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金银花的话,软的硬的,可以说面面俱到。那种压迫的力量,两人都深深感受到了。

  到了门口,院门一开,正好云飞和阿超骑着两辆脚踏车过来。金银花打了个招呼,一笑:“说曹操,曹操就到!”她回头,对姐妹俩叮嘱:“你们好好的想一想,一定要考虑清楚,我走了!”

  金银花一走,小三就急急的奔过去,抓住雨鹃的手。喊着:“我都听到了!二姐,你真的要嫁给郑老板作三姨太吗?”

  小五也着急的嚷嚷着:“三姨太是什么?二姐,你要离开我们吗?”

  云飞大惊,还来不及说什么,正在停车的阿超,整个人一震,不知怎的,一阵乒乒乓乓,把三辆车子,全体碰翻了。

  雨鹃不由自主的跑过去看阿超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

  阿超扶起车子,头也不抬,闷着声音说:“没怎么了!我不进来了——我想——我得——我出去溜溜!”他乱七八糟的说着。就跳上车子,逃也似的向门外骑去了。

  雨鹃怔了怔,慌忙跳上另一辆车子,对愕然的雨凤和云飞抛下一句:“我也出去溜溜!”就飞快的追出去。

  阿超没办法分析自己,一听到雨鹃要嫁给郑老板,他就心绪大乱了。他埋着头,心里像烧着一盆火,滚锅油煎一样。他拚命的踩着脚踏车,想赶快逃走,逃到世界的尽头去。

  雨鹃紧追而来,一面追一面喊:“阿超!你骑那么快干什么?你等我一下!阿超——阿超——”

  阿超听到雨鹃的喊声,不知怎的,心里那盆火,就烧得更猛了。烧得他心也痛,头也痛。他不敢回头,不敢理她,只是加快了速度,使劲的踩着踏板。他穿过大街小巷,一直向郊外骑去。

  雨鹃追过大街小巷,拚命用力骑,追得满头大汗。

  “阿超——阿超——”

  他不能停下,停了,会原形毕露。他逃得更快了,忽然间,听到身后,雨鹃一声惨叫:“哎哟!不好了——救命啊——”

  他急忙回头,只见雨鹃已经四仰八叉的躺在山坡上,车子摔在一边,轮子兀自转着。他吓了一大跳,赶紧骑回来,跳下车子查看。急喊:“雨鹃姑娘!雨鹃姑娘!怎么会摔呢?摔到那儿了?”

  雨鹃躺在地上,动也不动。竟是晕过去了。

  阿超这一下,急得心惊胆战。他扑跪在她身旁,一把扶起她的头,察看有没有撞伤。她软软的倒在他臂弯中,眼睛闭着,了无生气。他吓得魂飞魄散了:“雨鹃姑娘!你醒醒!醒醒!雨鹃姑娘——”他四面张望,方寸大乱:“你先在这儿躺一躺,我去找水——不知道那儿有水——不行不行,你一个人躺在这儿,坏人来了怎么办?我——我——”他嘴里喃喃自语,小小心心的抱着她的头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  雨鹃再也忍不住,一唬的从地上跳了起来。大声的喊:“阿超!我正式通知你,你再要喊我‘雨鹃姑娘’,我就跟你绝交!”

  他惊喜交集的瞪着她,不敢相信的瞪大眼:“你没有厥过去?没有摔伤?”

  “谁厥过去了?谁摔伤了?你少触我霉头!”她气呼呼的嚷。

  他愣愣的看着她:“没厥过去,你怎么躺在那儿不动呢?好端端的,你怎么会摔跤呢?怎么会到地上去呢?”

  雨鹃扬着睫毛,瞅着他:“如果不摔,你是不是要和我比赛骑脚踏车?我在后面那样直着脖子喊你,你就不要理我!”她瞪着他:“我告诉你!我不喜欢这样!以后不可以这样!”

  “你不喜欢那样?不可以那样?”

  “不喜欢你掉头就跑,不喜欢你不理我,不喜欢你让我拚命追,不喜欢你一直喊我‘雨鹃姑娘’!”

  他睁大眼睛,一瞬也不瞬的看着她。

  她也睁大眼睛,一瞬也不瞬的看着他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