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九六


  “你说这话,不怕天打雷劈吗?你不在乎侮辱我,侮辱云飞,侮辱你自己,也不在乎侮辱到你的孩子吗?”她气得发抖:“你好卑鄙!”

  “我卑鄙,他呢?好伟大,好神圣,是不是?你这个无耻的女人!”

  云飞用力一甩,天虹的身子就飞了出去。她急忙用手护着肚子,摔跌在地上。他张着双手,像一只大鸟一样,对她飞扑过去:“你就是我的耻辱!你公然在花园里和他卿卿我我,谈情说爱!你已经成为我的笑柄,大家都知道我娶了云飞的破鞋,你还不知道收敛——还不知道自爱——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失败——”

  天虹眼看他恶狠狠扑来,吓得魂飞魄散。她奋力爬起身子,带着满脸的泪,奔过去打开房门,逃了出去。边哭边跑边喊:“爹!爹!救我!救我——”

  她哭着奔过花园,穿过月洞门,往纪家飞奔。云翔像凶神恶煞一般,紧追在后面,大声的叫:“你要跑到那里去?去娘家告状吗?你以为逃到你爹那儿,我就拿你没办法了?你给我滚回来!回来——”

  两人这样一跑一追,又把全家惊动了。

  “云翔!你疯了吗?”品慧惊叫:“你这样追她干什么?万一动了胎气,怎么得了?”

  祖望一跺脚,抬头看到阿超,大喊。

  “阿超!你给我把他拦住!”

  阿超一个箭步上前,拦住了云翔。云翔一看是阿超,气得更是暴跳如宙。

  “你敢拦我,你是他妈的那根葱——”

  祖望大步向前,拦在他面前。

  “我这根葱,够不够资格拦你?”

  “爹,我管老婆,你也要插手?”

  “她现在不单单是你老婆,她肚子里有我的孙子,你敢随随便便欺负她,万一伤到胎儿,我会打断你的腿!”

  纪总管和天尧气极败坏的奔来。

  “怎么了?怎么了?天虹——发生什么事了——”

  天虹一看到父亲和哥哥,就哭着扑上前去。

  “爹——你救我——救我——”

  纪总管和天尧,看到她哭成这样,心里实在有气,两人怒扫了云翔一眼,急忙一边一个扶住她。

  “好了,爹来了!别跑,别跑!跟爹回家去!有话回去说!”

  云翔还在那儿跺脚挥拳:“肚子里有孩子,有什么了不起?大家就这样护着她?她一个人能生吗?”

  品慧跑过去,拉着他就走。

  “不要说了,不要说了,到我屋里去!”

  转眼间,云翔和天虹,都被拉走了。祖望摇摇头,唉声叹气回书房。

  云飞满脸凝重,心烦意乱的对阿超说:“误会是解释不清了,怎么办?”

  “你只能保持距离,一点办法都没有!”

  “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?这个样子,谈什么包容原谅和感化?对自己的老婆可以这样,对没出世的孩子也可以这样!我实在弄不明白,云翔心里,到底有没有一点点柔软的地方?他的生命里,到底有没有什么人,是他真正‘爱’的?真正‘尊重’的?如果都没有,这样的人生,不是也很悲哀吗?”

  “你不要为他操心了,他是没救了!”阿超说。

  云飞重重的甩了甩头,想甩掉云翔的影子。

  “我们去萧家吧!”他说:“只有在那儿,我才能看到人性的光辉!”

  阿超急忙点头称是。近来,萧家的诱惑力,绝对不是只对云飞有,对他也有。提到萧家,他整个人,就精神抖擞起来。

  但是,萧家这时并不平静,因为,金银花来了。她带来了一个让人震惊的讯息。她的脸上,堆满了笑,眼神里带着一抹神秘,盯着雨鹃看来看去。看得姐妹两个都有些紧张起来,她才抿着嘴角,笑着说:“雨鹃,我奉命而来,要帮你做个媒!我想对方是谁,你心里也有数了!”

  “做媒?”雨鹃睁大眼睛,心里七上八下。“我不知道是谁。”

  “当然是郑老板啦!他喜欢你已经很久了!你那么聪明,怎么会不知道呢?”

  “他不是有太太,又有姨太太了吗?”雨凤忍不住插嘴。

  “是!一个大太太,两个姨太太!”金银花看着雨鹃:“你进了门,是三姨太。虽然不是正室,以后,可就荣华富贵,都享受不完了!郑老板说,如果你不愿意进去当老三,在外面住也成,反正,他就是要了你了!只要你跟了他,就不必再唱曲了,弟弟妹妹都是他的事,他保证让你们五个兄弟姐妹,全都过得舒舒服服!”

  雨鹃心里,顿时一团混乱,她怔怔的看着金银花。

  “金大姐,我以为——你——你——”雨凤代雨鹃着急,吞吞吐吐的说着。

  “你以为我怎样?”金银花看雨凤。

  “我以为你——大家都说,待月楼是郑老板支持的,都说——”

  “都说我也是他的人?”金银花直率的挑明了问。

  雨凤不语,默认了。金银花就凝视着姐妹两个,长长一叹。有些伤感,有些无奈的说:“所以,你们好奇怪,我居然会帮郑老板来做媒,来牵线,是吧?雨凤雨鹃,我跟你们明说吧!不错,我也是他的人,一个半明半暗的人,一个靠他支持养活的人,没有他,待月楼早就垮了。所以,我很感激他,很想报答他。这么久,他一直把对雨鹃的喜欢藏在心里,今天,还是透过了我,来跟雨鹃提,已经非常够意思了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