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九五


  她脸上浮起一个美丽而祥和的笑:“是的!我本来对云翔,已经从失望到痛恨,觉得再也撑不下去了。但是,现在,想着他是我孩子的爹,想着我们会共有一份不能取代的爱,我就觉得不再恨他了!只想跟他好好的过日子,好好的相处,甚至,有点贪心的想着,我会和他变成恩爱夫妻,我要包容他,原谅他,感化他!让他成为我儿子的骄傲!”

  他听得好感动,目不转睛的看着她。

  “天虹,听你这样说,我觉得好高兴,好安慰。我不必再为你担心了!你像是拨开云雾的星星,破茧而出的蝴蝶,好漂亮!真的好漂亮!”

  她喜悦的笑了,眼里闪着光彩。

  “现在,你可以恭喜我了!”

  他笑着,诚心诚意的说:“恭喜恭喜!”

  他们两个,谈得那么专注,谁都没有注意到,云翔已经回来了。云翔是从萧家小屋铩羽归来,怎么都没想到,会在小院里碰到梦娴和齐妈,真是出师不利!他带着一肚子的气回家,走进长廊,就一眼看到坐在亭子里有说有笑的云飞和天虹,他脑子里轰然一响,雨鹃那些“情哥哥,旧情复炽,落花有意——”种种,全部在他耳边像焦雷一样爆响。

  他无声无息的掩了过去,正好听到云飞一大串的赞美词句,他顿时气得发晕,怒发如狂:“哈!给我听到了!什么星星,什么蝴蝶,什么漂亮不漂亮?”他对云飞跳脚大叫:“你怎么不在你老婆那里,跑到我老婆这儿来做什么?那些星星蝴蝶的句子,你去骗雨凤就好了,跑来对我老婆说,你是什么意思?”

  云飞和天虹大惊失色,双双跳起。云飞急急的解释:“不是你想象的那样!我们在谈孩子——”

  云翔更是气不打一处来:“我的孩子,要你来谈什么?你有什么资格谈?”

  “不是的!云翔,你根本没弄清楚——”天虹喊。

  “怎样才算‘清楚’?我已经听得清清楚楚了”十他扑过去抓住云飞的衣襟:“你混蛋!你下流!你无耻!你卑鄙!对着我老婆灌迷汤——你跟她做了什么?你说!你说!怪不得全桐城都把我当笑话!”

  云飞用双手震开云翔的手,又气又恨。咬牙切齿的说:“你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,你真配不上天虹,你真辜负了天虹!”

  云翔更加暴跳如雷,大声的怪叫:“我配不上天虹,你配得上,是不是?你要天虹,你老早就可以娶了去,你偏偏不要,这会儿,她成了我的老婆,你又来招惹她!你简直是个大色狼!我恨不得把你给宰了!”

  天虹怕把众人吵来,拚命去拉云翔:“你误会了!你真的完完全全误会了,不要这样吵,我们回房间去说!”

  云翔一把推开她,推得那么用力,她站不稳,差点摔倒。

  云飞大惊,顾不得忌讳,伸手就去扶住她。云翔一看,更加怒不可遏。

  “你还敢动手扶她,她是我老婆耶,要你来怜香惜玉!”

  这样一闹,丫头家丁都跑出来看,阿超奔来,品慧也出来了。

  “哎哟!又怎么了?云翔,你又和老大吵架了吗?别在那儿拉拉扯扯了,你不怕碰到天虹吗?人家肚子里有孩子呀!”品慧惊喊。

  天虹慌忙遮掩:“没事!没事!”她拉住云翔:“走!我们进屋去谈!这样多难看呢?给人家听到,算什么呢?”

  云翔也不愿意吵得人尽皆知,毕竟有关颜面,气冲冲的对云飞挥拳踢腿的作势,嘴里喃喃怒骂着,被天虹拉走了。

  品慧疑惑的瞪了云飞一眼,忙对丫头家丁们挥手。

  “没事!没事!都干活去!看什么看!”

  丫头家丁散去了。

  云飞气得脸色发青,又担心天虹的安危,低着头往前急走。阿超跟在他身边,着急的问:“你有没有吃亏?有没有被他打到?”

  “怎么没被他打到?每次跟他‘过招’,我都被他的‘气人’招,打得天旋地转,头昏眼花!现在,我没关系,最担心的还是天虹,不知道解释得清,还是解释不清!”云飞恨恨的说。

  天虹是解释不清了。如果云翔那天没有在街上碰到雨鹃,没有听到雨鹃那句“谁不知道你娶了纪天尧的妹妹,这个妹妹,心里的情哥哥,可不是你!”以及什么“那个情哥哥,可比你有格调多了——”诸如此类的话,还不至于发那么大的脾气。现在,是所有的疑心病、猜忌病、自卑病、妒嫉病——诸症齐发,来势汹汹。他把天虹推进房,就重重的掼上房门,对她挥舞着拳头大喊:“你这个荡妇!你简直不要脸!”

  “云翔!你讲理一点好不好?不要让嫉妒把你冲昏头好不好?你用大脑想一想,光天化日之下,我们坐在一个人来人往的亭子里,会说什么不能让人听的话?你听到两句,就在那儿断章取义,实在太过份了!”

  “我过份?还是你过份?你们太高段了!故意选一个人来人往的地方谈恋爱,好掩人耳目!我亲耳听到的话,你还想赖!什么星星蝴蝶,肉麻兮兮,让我的寒毛都全体竖立!那有一个大伯会对弟媳妇说,她漂亮得像星星,像蝴蝶?你不要耍我了,难道我是白痴?我是傻子?”

  “他不是那个意思!”

  “他是那个意思?你说!你说!”

  “他指的是一种蜕变,用来比喻的!因为我们在说,我好期待这个孩子,他带给我无限的希望,快乐,所以,云飞比喻我是破茧而出的蝴蝶——”

  天虹话没说完,他就暴跳着大喊:“什么叫‘破茧而出’?你有什么‘茧’?难道我是你的‘茧’?我困住了你还是锁住了你?为什么有了这个孩子,你就变成‘星星’‘蝴蝶’了?我听不懂!”他突然扑过去,揪起她胸前的衣服,压低声音问:“你,给我戴绿帽子了吗?这个孩子,是我的吗?”

  天虹大惊,睁大眼睛,不敢相信的瞪着他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