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八五


  “爹!你不要烦恼了,你有我呀!让我帮你光大门楣,让我帮你传宗接代!”云翔叫得更加嚣张了。

  院子里,一片喧哗。佣人、丫头、家丁也都跑来道喜。整个花园,沸沸扬扬。云飞被惊动了,站在梦娴的窗前,看着窗外的热闹景象。

  齐妈扶着梦娴走了过来,也看着。

  云飞一回头,看到梦娴,吓了一跳。

  “娘!你怎么下床了?”

  梦娴软弱的微笑着:“我已经没事了!你不用为我担心!”她看着云飞,眼中闪着渴盼:“好希望——你也能让我抱孙子。只怕我——看不到了。”

  云飞怔住,想到梦娴来日无多,自己和雨凤又前途茫茫,这个“孙子”,真的是遥遥无期。可怜的母亲,可怜她那微小的,却不能实现的梦!他的心中,就被哀愁和无奈的情绪,紧紧的捉住了。

  云飞直到第三天,梦娴的病情稳定了,才有时间去萧家小院看雨凤。

  雨凤看到他来,就惊喜交集了:“这么一早,你跑来做什么?昨晚,阿超已经来过,把你家的情况都告诉我了!你爹答应揭掉告示,已经很不容易了,我们多休息几天,没有关系的!金银花说,不扣我们的薪水。你娘生病,你怎么不在家里陪着她,还跑出来干什么?不是她病得挺重吗?”

  “不亲自来看你一趟,心里是千千万万个放不下。我娘——她需要休息,需要放宽心,我陪在旁边,她反而不自在。齐妈拚命把我赶出来,说我愁眉苦脸,会让她更加难过。”

  “到底是什么病呢?”雨凤关心的问。

  “西医说,肾脏里长了一个恶性肿瘤。中医说,肚子里有个‘痞块’,总之,就是身体里有不好的东西。”

  “没办法治吗?”

  云飞默默摇头。

  小四背着书包,在院落一角,跟阿超一阵嘀嘀咕咕。这时,小四要去上学了,阿超追在他后面。对他嚷嚷着:“你不要一直让他,让来让去就让成习惯了,别人还以为你是孬种!跟他打,没有关系!”

  雨鹃从房里追出来。

  “阿超,你怎么尽教他跟人打架!我们送他去念书,不是打架的!”

  “可是,同学欺负他,不打不行!”阿超生气的说。

  雨鹃一惊,拉住小四:“同学欺负你吗?怎么欺负你?”

  “没有!没有啦!”小四一边挣扎,一边掩饰。

  “怎么欺负你?那一个欺负你?有人打你吗?骂你吗?”雨凤也追着问。

  “没有!没有!我说没有,就是没有嘛!”

  “你好奇怪,有话只跟阿超说,不跟我们说!”雨鹃瞪着他。

  “因为阿超是男人,你们都是女人嘛!”

  “可见确实有人欺负你!你不要让我们着急,说嘛!”雨鹃喊。

  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云飞看阿超。

  阿超看小四,不说话。小四隐瞒不住了,一跺脚:“就是有几个同学,一直说——一直说——”

  “说什么?”雨鹃问。

  “说你们的坏话嘛!说唱曲的姑娘都是不干不净的——”

  雨鹃一气,拉着小四就走。

  “那一个说的?我跟你去学校,我找他理论去!”

  “你去不如我去!”阿超一拦。

  “你有什么立场去?”

  “我是小四的大哥!我是你们的朋友!”

  小四着急,喊:“你们都不要去,我可以对付他们!我不怕,阿超已经教了我好多招数了,要打架,我会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!你们去了,我会被人笑死!”

  “小四说的对!”云飞点点头:“学校里的世界,就是一个小小的社会,有它温馨的地方,也有它残酷的地方!下论是好是坏,小四都只能自己去面对!”

  小四挺挺背脊,把书包带子拉了拉,一副要赴战场的样子。

  “我走了!”

  雨凤雨鹃都情不自禁的追到门口,两人都是一脸的难过,和一脸的不放心。

  “你们的老师也不管吗?”雨凤喊。

  “告老师的人是‘没种’!我才不会那么低级!”说完,他昂头挺胸,大步走了。

  阿超等小四走远了,对姐妹俩说:“我跟着去!你们放心,我远远的看着,如果他能应忖,也就算了,要不然,我不能让他吃亏!”说完,就追着小四去了。

  雨鹃心里很不舒服,一甩头进屋去生气。

  云飞低头看着雨凤,她垂着头,一脸的萧索。他急忙安慰:“不要被这种小事打倒,不管别人说什么,你的人品和气质,丝毫都不会受影响!”

  雨凤仍然低着头,轻声的说:“人生是很残酷的,大部份的人,和小四的同学一样,早就给我们定位了!”

  云飞怔了怔,知道她说的是实情,就无言可答了。

  雨凤的哀愁,很快就被阿超给打断了。他去追小四,没多久就回来了,带着满脸的光彩,满眼睛的笑。一进门就比手画脚,夸张的说:“小四好了不起!他就这样一挥拳,一劈腿,再用脑袋一撞,三个同学全被他震了开去,打得他们个个鼻青脸肿,哇哇大叫。当然,小四也挨了好几下,不过,绝对没让那三个占到便宜!打得漂亮极了!真是我的好徒弟,这些日子,没有白教他,将来,一定是练武的料子!”

  云飞、雨凤、雨鹃、小三、小五全听得目瞪口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