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七八


  云飞瞪他一眼,生气的说:“当然是习惯成自然的那条路!”

  阿超好生欢喜,连忙跨着大步,领先走去。

  当他们来到萧家的时候,正好小院的门打开,雨凤抱着一篮脏衣服,走出大门,要到井边去洗衣服。

  她一抬头,忽然看到云飞和阿超迎面而至。她的心,立刻狂跳了起来,眼睛拚命眨着,只怕是自己眼花看错了,脸色顿时之间,就变得毫无血色了。是他吗?真的是他吗?她定睛细看,只怕他凭空消失,眼光就再也不敢离开他。

  云飞好震动,震动在她的苍白里,震动在她的憔悴里,更震动在她那渴盼的眼神里。他润了润嘴唇,好多要说的话,一时之间,全部凝固。结果,只是好温柔的问了一句废话:“要去洗衣服吗?”

  雨凤眼中立刻被泪水涨满,是他!他来了!

  阿超看看两人的神情,很快的对云飞说:“你陪她去洗衣服,我去找小三小五,上次答应帮她们做风筝,到现在还没兑现!”他说完,就一溜烟钻进四合院去了。

  雨凤回过神来,心里的委屈,就排山倒海一样的涌了上来。她低着头,紧抱着洗衣篮,往前面埋着头走,云飞跟在她身边。两人默默的走了一段,她才哽咽的说:“你又来干什么?不是说要跟我‘散了’吗?”说出口,她就后悔了。好不容易,把他盼来了,难道要再把他气走吗?可是,她就是管不住自己。

  他凝视她,在她的泪眼凝注下,读出许多她没出口的话。

  “散,怎么散?昨晚伤口痛了一夜,睡都睡不着,好像那把刀子还插在里面,没拔出来,痛死我!”他苦笑着说。

  雨凤一急,所有的矜持都飞走了。

  “那——有没有请大夫看看呢?”

  云飞瞅着她:“现在不是来看大夫了吗?”

  她瞪着他,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欢喜。

  云飞终于叹口气,诚恳的,真摰的,坦白的说:“没骗你,这几天真是度日如年,难过极了!那天晚上回去,跟家里大吵了一架,气得伤口痛、头痛、胃痛,什么地方都痛!最难过的,还是心痛,因为我对你说了一句,绝对不该说出口的话,那就是‘散了’两个字。”

  雨凤的眼泪,像断线珍珠一般,大颗大颗的滚落,跌碎在衣襟上了。

  两人到了井边,她把要洗的衣服倒在水盆里。他马上过去帮忙,用辘轳拉着水桶,吊水上来。她看到他打水,就丢下衣服,去抢他手中的绳子:“你不要用力,等下伤口又痛了!你给我坐到一边去!”

  “那有那么娇弱!用点力气,对伤口只有好,没有坏!你让我来弄——”

  “不要不要!”她拚命推开他:“我来,我来!”

  “你力气小,那么重的水桶,我来!我来!”

  两个人抢绳子,抢辘轳,结果,刚刚拉上的水桶打翻了,泼了两人一身水。

  “你瞧!你瞧!这下越帮越忙!你可不可以坐着不动呢?”她喊着,就掏出小手帕,去给他擦拭。

  他捉住了她忙碌的手。仔细看她:“这些天,怎么过的?跟我生气了吗?”

  她才收住的眼泪,立刻又掉下来,一抽手,提了水桶走到水盆边去,把水倒进水盆里。坐下来,拚命搓洗衣服,泪珠点点滴滴往水盆里掉。

  云飞追过来,在她身边坐下,心慌意乱极了。

  “你可以骂我,可以发脾气,但是,不要哭好不好?有什么话,你说嘛!”

  她用手背拭泪。脸上又是肥皂又是水又是泪,好生狼狈。他掏出手帕给她。她不接手帕,也不抬头,低着头说:“你好狠心,真的不来找我!”

  一句话就让他的心绞痛起来,他立刻后悔了:“不是你一个人有脾气,我也有脾气!你一直把我当敌人,我实在受不了!可是——熬了五天,我还不是来了!”

  她用手把脸一蒙,泪不可止,喊着:“五天,你不知道五天有多长!人家又没有办法去找你,只有等,等,等!也不知道要等到那一天?时间变得那么长,那么——长。”

  他睁大眼睛,一瞬也不瞬的看着她,简直不知身之所在了,他屏息的问:“你有等我?”

  她哭着说:“都不敢出门去!怕错过了你!每晚在待月楼,先看你有没有来——你,好残忍!既然这样对我,就不要再来找我嘛!”

  “对不起,如果我知道你在等我,我早就像箭一样射到你身边来了,问题是,我对你毫无把握,觉得自己一直在演独角戏!觉得你恨我超过了爱我——你不知道,我在家里,常常为了你,和全家争得面红耳赤,而你还要坍我的台,我就沉不住气了!真的不该对你说那两个字,对不起!”

  雨凤抬眼看了他一眼,泪珠掉个不停。他看到她如此,心都碎了,哀求的说:“不要哭了,好不好?”

  他越是低声下气,她越是伤心委屈。半晌,才痛定思痛,柔肠寸断的说:“我几夜都没有睡,一直在想你说的话,我没有怪你轻易说‘散了’。因为这两个字,我已经说了好几次!只是,每次都是我说,这是第一次听到你说!你说完就掉头走了,我追了两步,你也没回头,所以,我想,你不会再来找我了!我们之间,就这么完了。然后,你五天都没来,我越等越没有信心了,所以,现在看到了你,喜出望外,好像不是真的,才忍不住要哭。”

  这一篇话,让云飞太震动了,他一把就捧起她的脸。热烈的盯着她:“是吗?你以为我不会再来找你了!”

  她可怜兮兮的点点头,泪盈于睫,说得“刻骨铭心”:“我这才知道,当我对你说,我们‘到此为止’,我们‘分手’,我们‘了断’,是多么残忍的话!”

  云飞放开她的脸,抓起她的双手,把自己的肩,紧紧的贴在她的手背上。一滴泪从他眼角滑落,滚在她手背上,她一个惊跳。

  “你——哭了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