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六五


  郑老板抬头,对屋角一个大汉使了一个眼色,立即,有若干大汉不受注意的,悄悄的散立在云翔那桌的附近。

  天尧眼观四路,耳听八方。对云翔低声说:“伏兵不少,你收敛一点!”

  云翔顿时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:“唔,很好玩的样子!有劲!”

  姐妹俩过来了,雨鹃已经理好自己纷乱的情绪,显得镇定而且神釆奕奕。对云翔嘻嘻一笑,清脆的说:“我老远就听到有鸟叫,叫得吱呀吱的,我还以为有人在打猎,猎到夜枭还是猫头鹰什么的,原来是你展某人来了!”她伸手就去倒酒,抬眼看众人:“好像都见过面哦!几个月以前,寄傲山庄的一把火,大家都参加过,是不是?我敬各位一杯。祝大家夜里能够睡得稳,不会作恶梦!家宅平安,不会被一把野火烧得一干二净!”

  雨鹃举杯一口干了,向大家照照杯子,再伸手去倒酒。

  天尧和满桌的人,都惊奇的看着她,不知该如何反应。

  云翔被这样的雨鹃吸引着,觉得又是意外,又是刺激。仰头大笑:“哈哈!火药味挺重的!见了面就骂人,太过份了吧!我今晚可是来交朋友的!来来来,不打不相识,我们算是有缘!我倒一杯酒,敬你们姐妹两个!这杯酒干了,让我们化敌为友,怎么样?”他抬头,一口干了杯子。

  雨凤瞪着他,尽管拚命努力克制着自己,仍然忍不住冲口而出:“你为什么不在自己的树洞里,好好的躲着,一定要来招惹我们呢?表示你很有办法,有欺负弱小的天才吗?对着我们姐妹两个,摇旗呐喊一下,会让你成英雄吗?看着别人痛苦,是你的享受吗?”

  云翔怔了怔,又笑:“哟,我以为只有妹妹的嘴巴厉害,原来这姐姐的也不弱!”他举杯对雨凤,嘻皮笑脸的:“长得这么漂亮,又会说、又会唱,怪不得会把人迷得神魂颠倒!其实,哥哥弟弟是差不多的,别对我太凶哟!嫂子!”

  这“嫂子”二字一出,姐妹俩双双变色。雨凤还来不及说什么,雨鹃手里的酒。已经对着云翔泼了过去。

  云翔早有防备,一偏身就躲过了,顺手抓住了雨鹃的手腕:“怎么?还是只有这一招啊!金银花,你应该多教她几招,不要老是对客人泼酒!这酒吗?也挺贵的,喝了也就算了,泼了不是太可惜吗?”

  金银花急忙站起身,对雨鹃喊:“雨鹃!不可以这样!”又转头对云翔,带笑又带嗔的说:“不过,你每次来,我们这儿好像就要遭殃,这是怎么回事呢?你是欺负咱们店小,还是欺负咱们没有人撑腰呢?没事就来我们待月楼找找庥烦,消遣消遣,是不是?”

  另一桌上,郑老板谈笑自若的和朋友们继续赌钱。眼角不时瞟过来。

  云翔仍然紧握住雨鹃的手腕,对金银花一哈腰,笑容满面的说:“千万不要动火!我们绝对不敢小看待月楼,更不敢跑来闹事!我对你金银花,或者是郑老板,都久仰了!早就想跟你们交个朋友!今晚,面对美人,我有一点儿忘形,请原谅!”

  金银花见他笑容满面,语气祥和,就坐了回去。

  雨鹃忽然斜睨着他,眼珠一转,风情万种的笑了起来:“你抓着我的手,预备要抓多久呢?不怕别人看笑话,也不怕我疼吗?”

  云翔凝视她:“赫!怎么突然说得这么可怜?我如果松手,你大概会给我一耳光吧?”

  雨鹃笑得好妩媚:“在待月楼不会,我答应过金大姐不闹事。在什么荒郊野外,我就会!”

  云翔抬高了眉毛,稀奇的说:“这话说得好奇怪,很有点挑逗的意味,你不是在邀我去什么荒郊野外吧?”

  “你那里敢跟我去什么荒郊野外,你不怕我找人杀了你?”雨鹃笑得更甜了。

  “我看你确实有这个打算!是不是?你不怕在你杀我之前,我先杀了你?”

  雨凤听得心惊胆战,突然一唬的站起身来:“雨鹃,我们该去换衣服,准备上场了!”

  金银花慌忙接口:“是啊是啊!赶快去换衣服!”

  雨鹃站起身,回头看云翔,云翔就松了手。雨鹃抽回手的时候,顺势就在他手背上,轻轻一摸。按着,嫣然一笑,转身去了。

  云翔看着她的背影,心底,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。

  两姐妹隐入后台,郑老板已经站在云翔面前。笑着喊:“金银花!今晚,展二爷这桌酒,记在我的帐上,我请客!展二爷,刚刚听到你说,想跟我交个朋友!正好,我也有这个想法。怎样?到我这桌来坐坐吧!有好多朋友都想认识你!”

  云翔大笑,站起身来:“好啊!看你们玩得高兴,我正手痒呢!”

  “欢迎参加!”郑老板说。

  天尧向云翔使眼色,示意别去,他只当看不见。就大步走到郑老板桌来,郑老板开始一一介绍,大家嘻嘻哈哈,似乎一团和气。云翔落座,金银花也坐了回来,添酒添菜。小范、珍珠、月娥围绕,一片热闹。大家就赌起钱来。

  雨凤和雨鹃回到化妆间,雨凤抓住雨鹃的手,就激动万分的说:“你在做什么?勾引展夜枭吗?这一着棋实在太危险,我不管你心里怎么想的,不管你有什么计划,你都给我打消!听到没有?你想想,那个展夜枭是白痴吗?他明知道我们恨不得干掉他,他怎么会上你的当呢?你会吃大亏的!”

  雨鹃挣开她的手,去换衣服,一边换,一边固执的说: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!”

  雨凤更急了,追过来说:“雨鹃!不行不行呀!你进了虎穴,会被吃得骨头都不剩,别说虎子了,什么‘子’都得不到的!那个展夜枭,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,家里还有一个以漂亮出名的太太——他不会对你动心的,他会跟你玩一个‘危险游戏’,弄不好,你就赔了夫人又折兵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