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六三


  雨凤、雨鹃、小三、小四、小五全都大惊。小五大叫:“阿超大哥,你受伤了!大姐!赶快给阿超大哥上药!”

  “有人用鞭子抽过你吗?是怎么弄伤的?你有没有打还他?”小三急呼。

  小四更是义愤填膺:“你跟谁打架了?你怎么不用你的左勾拳和连环腿来对付他们呢?还有你的铁头功呢?怎么会让他们伤到你呢——”

  三个孩子七嘴八舌,全都忘了和阿超那个不明不白的仇恨,个个真情流露。

  阿超迅速的穿好衣服。看着三个孩子,心中安慰极了。再四面看看:“这四合院里,现在只有你们吗?”

  “是!月娥珍珠小范他们都是一早就去待月楼了。你快告诉我,你碰到什么事了?谁暗算了你?”雨凤好着急。

  阿超咬牙切齿,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来:“展云翔!”

  五个兄弟姐妹全都一震。雨鹃也被阿超的伤所震撼了,定睛看他:“你没有骗我们?真的?你背上的伤,是用什么东西伤到的?”

  “我没有骗你们,背上的伤,是展夜枭用马鞭抽的!”他一本正经的说。

  “那——他呢?不会也这样吧?”雨凤心惊胆战。

  “实在——说来话长,我可不可以进去说话了?”

  雨鹃终于让开了身子。

  阿超进了房。于是,云飞被暗算,自己被毒打,全家被惊动,祖望相信了云飞“自刺”的话,答应不再追究——种种种种,都细细的说了。雨凤听得惊心动魄,雨鹃听得匪夷所思,三个孩子一知半解,立刻和阿超同仇敌忾起来,个个听得热血沸腾,义愤填膺。

  阿超挨的这一顿毒打,收到的效果还真不小,雨鹃那种剑拔弩张的敌意,似乎缓和多了。而雨凤,在知道云飞“伤上加伤”以后,她是“痛上加痛”,听得眼泪汪汪,恨不得插翅飞到云飞床边去。想到云飞在这个节骨眼,仍然帮自己顶下捅刀子的过失,让自己远离责任,就更是全心震动。这才知道,所谓“魂牵梦萦”、“柔肠寸断”,是什么滋味了。

  当阿超在和雨凤姐弟,畅谈受伤经过的时候,云飞也拗不过梦娴的追问,终于把自己受伤的经过,坦白的告诉了母亲。梦娴听得心惊肉跳,连声喊着:“什么?原来捅你一刀的是雨凤?这个姑娘太可怕了,你还不赶快跟地散掉!你要吓死我吗?”

  “我就知道不能跟你说嘛,说了就是这种反应!你听了半天,也不分析一下人家的心态,也不想一想前因后果,就是先把她否决了再说!”云飞懊恼的说。

  “我很同情她的心态,我也了解她的仇恨,和她的痛苦——可是,她要刺杀你呀!我怎么可能允许一个要刺杀你的人接近你呢?不行不行,我们给钱,我们赔偿他们,弥补他们,然后,你跟他们走得远远的!我去跟你爹商量商量——”她说着就走。

  云飞一急,跳下地来,伸手一拦。

  “娘!你不要弄得我的伤口再裂一次,那大概就要给我办后事了!”

  梦娴一吓,果然立即止步。

  “你赶快去床上躺着!”

  “你要不要好好听我说呢?”

  “我听,我听!你上床!”

  云飞回到床上。

  “这件事情,我想尽办法要瞒住爹,就因为我太了解爹了!他不会跟我讲道理,也不会听我的解释和分析,他和你一样,先要保护我,他会釜底抽薪!只要去一趟警察厅,去一趟县政府,或者其他的单位,萧家的五个孩子,全都完了!我只要一想到这个,我就会发抖。所以,娘,如果你去告诉爹,就是你拿刀子来捅我了!”

  “那有那么严重!你故意要讲得这么严重!”梦娴惊怔的说。

  “就是这么严重!我不能让他们五个,再受到丝毫的伤害!”他深深的看着梦娴:“娘!你知道吗?雨凤带着刀去寄傲山庄,她不是要杀我,她根本不知道我会去,她是发现我的真实身份,就痛不欲生了!她是去向她爹忏悔,告罪。然后,预备一刀了断自己!如果我在她内心不是那么重要,她何至于发现我是展家的人,就绝望到不想活了?她真正震撼我的地方就在这儿,不是她刺我一刀,而是我这个人,主宰了她的生命!我只要一想到她可以因为我是展云飞而死,我就可以为她死!”

  “你又说得这么严重!用这么强烈的字眼!”梦娴被这样的感情吓住了。

  “因为,对我而言,感情就是这样强烈的!她那样一个柔柔弱弱的姑娘,可以用她的生命来爱——雨鹃,她也震撼我,因为她用她的生命来恨!她们是一对奇怪的姐妹,被我们展家的一把火,烧出两个火焰一样的人物!又亮又热,又灿烂,又迷人,又危险!”

  “对呀!就是‘危险’这两个字,我听起来心惊胆战,她会捅你一刀,你怎么能娶她呢?如果做了夫妻,她岂不是随时可以给你一刀?”

  云飞累了,沮丧了,失望的说:“我跟你保证,她不会再捅我了!”

  “我好希望你能够幸褔!好希望你有个甜蜜的婚姻,有个很可爱的妻子,为你生儿育女——但是,这个雨凤,实在太复杂了!”

  “没办法了!我现在就要这个‘复杂’,要定了!但是——”他痛苦的一仰头:“我的问题是,她不要我!她恨死了展云飞!我的重重关卡,还一关都没过!所以,娘,你先别为了我‘娶她’之后烦恼,要烦恼的是,怎样才能‘娶她’!”

  一声门响,两个人都住了口。

  进来的是阿超。他的神色兴奋,眼睛闪亮。云飞一看到他,就整个人都紧张起来了。

  “怎样?你见到雨凤了吗?不用避讳我娘了,娘都知道了!”

  “我见到了!”

  “她怎样?”云飞迫切的问。

  “她又瘦又苍白,不怎么样!雨鹃姑娘拦着门,拿扫把打我,不让我见她,对我一阵乱吼乱叫,骂得我狗血淋头,结果——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