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九


  “我怎能休息,你们两个都受伤了!敌人却是我们的亲人,防不胜防,随时,云翔都可以来‘问候’你一下,我急都急死了,怎么休息!”

  阿超急忙安慰梦娴:“太太,你放心,我以后会非常注意,不让自己受伤,也不让大少爷受伤!你想想看,家里有那些人是我们可以信任的,最好调到门口来守门,不要让二少爷和纪家父子进门!”

  “我看,我把我的两个儿子调来吧!别人我全不信任!”齐妈说。

  “对了,我忘了大昌和大贵!”梦娴眼睛一亮。

  齐妈猛点头:“这样,就完全可以放心了,门口,有大昌大贵守着,门里,有我和阿超——即使阿超走开几步,也没关系了!”

  云飞躺在床上,忍不住长叹:“我们出去四年,跑遍大江南北,随处可以安居,从来没有受过伤,没想到在自己家里,居然要步步为营!”

  阿超没等药擦完,又跑回到云飞床边来,笑嘻嘻的说:“我没有白挨打,有好消息要给你!”

  “还会有什么好消息?”云飞睁大眼睛。

  “他们拚命审问我,是谁对你下的手,原来他们完全不知道真相!所以,你要保护的那个人,还是安安全全的!”

  云飞眉头一松,透了一口长气。

  “还有,天虹姑娘要我带话给你,她没有出卖你,她什么都没说!”

  云飞深深点头:“我早就知道她什么都没说!真亏了她冒险去救你!齐妈,你要打听打听她有没有吃亏?”

  “我会的!我会的!以后再也不会冤枉她了!”齐妈一迭连声的说。

  “齐妈,你注意一下小莲,我觉得那丫头有点鬼鬼祟祟!”阿超说。

  齐妈点头。梦娴忧心忡忡,看看云飞,又看看阿超,真是愁肠百结。说:“现在,你们两个,给我好好的养伤吧!谁都不许出门!”

  “大少爷躺着就好,我呢,都是皮肉伤,毫无关系,我还是要出门的!就拿这抓药来说,我现在就要去——”

  齐妈很权威的一吼:“现在那有药铺会开门?明天一早,大昌会去抓药,你满脸伤,还要往那里跑?不许出去!”

  阿超和云飞相对一看,两个伤兵,真是千般无奈。

  云飞经过这样一闹,又快要虚脱了。闭上眼睛,他想阖目养神,可是,心里颠来倒去,都是雨凤的影子。自己这样衰弱,阿超又受伤了,雨凤会不会在巷口等自己呢?见不到他,她会怎么想?他真是心急如焚,简直“度秒如年”了。

  第二天一早,齐妈就把所有的事,都照计划安排了。端了药碗,她来到云飞床前,报告着:“所有的事,我都安排好了,你不要操心。天虹那儿,我一早就去看过了,她过关了!她说,钥匙已经归还原位,要你们放心。”

  云飞点头,心里松了一口气,总算天虹没出事。正要说什么,门外传来家丁的大声通报:“老爷来了!”

  云飞一震。齐妈忙去开门,阿超赶紧上前请安。

  “老爷,早!”

  祖望瞪着阿超看,阿超脸上的鞭痕十分明显。祖望吃惊的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  “没事!没事!”阿超若无其事的说。

  “脸上有伤,怎么说是没事?怎么弄的?”祖望皱眉。

  “爹!”云飞支起身子喊。

  祖望就搁下阿超的事,来到床前,云飞想起身,齐妈急忙扶住。

  “爹,对不起,让您操心了!”

  “你躺着别动!这个时候,别讲礼貌规矩,赶快把身子养好,才是最重要的!”他看看云飞又看看阿超,严肃的说:“我要一个答案,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?不要再瞒我了!”

  “阿超和我是两回事,阿超昨晚帮我抓药回来,被人一棍子打昏,拖到仓库里毒打了一顿!”云飞不想隐瞒,坦白的说了出来。

  “是谁干的?”祖望震惊的问。

  “爹,你应该心里有数,除了云翔,谁会这样做?不止云翔一个人,还有纪总管和天尧!我真没想到,我的家,已经变成了一个暴力家庭!”

  祖望的眉头皱得更紧了,生气的说:“云翔又犯毛病了,才跟我说,要改头换面,重新做人,转眼就忘了!”说着,又凝视云飞:“不过,阿超平常也被你宠得有点骄狂,常常作威作褔,没大没小,才会惹出这样的事吧!”

  云飞一听,祖望显然有护短的意思,不禁一愣。心中有气,正要发作,阿超走上前来,陪笑说:

  “老爷!这事是我不好,希望老爷不要追究了!”

  祖望看阿超一眼,威严的说:“大家都收敛一点,家里不是就可以安静很多吗?”

  云飞好生气:“爹!你根本在逃避现实,家里已经像一个刑场,可以任意动用私刑,你还不过问吗?这样睁一眼,闭一眼,对云翔他们一再姑息,你会造成大问题的!”

  祖望也很生气,烦恼的一吼:“我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你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