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九


  “好好的一个姑娘,何必这样凶巴巴?什么‘元凶’不‘元凶’,真正受伤的人躺在家里不能动,人家可一个‘凶’字都没用!”阿超摇头说。

  雨凤看到阿超,眼睛都直了,也不管雨鹃怎么怒气腾腾,她就热切的盯着阿超,颤抖着声音,急促的问:“他,他,他怎样?”

  “我们可不可以出去说话!”

  “不可以!”雨鹃大声说。

  雨凤急急的把她往后一推,哀求的看着她。

  “我去跟他说两句话,马上就回来!”

  雨鹃生气的摇头,雨凤眼中已满是泪水。

  “我保证,我只是要了解一下状况,我只去一会儿!”

  雨凤说完,就撂下雨鹃,转身跟着阿超,急急的跑出门去。

  到了巷子口,雨凤再也沉不住气,站住了,激动的问:“快告诉我,他怎么样?严不严重?”

  阿超心里有气,大声的说:“怎么不严重?刀子偏半寸就没命了!流了那么多血,现在躺在那儿动也不能动,我看,就快完蛋了!大概拖不了几天了!”

  雨凤听了,脸色惨变,脚下一软,就要晕倒。阿超急忙扶住,摇着她喊:“没有!没有!我骗你的!因为雨鹃姑娘太凶了,我才这样说的!你想,如果他真的快完蛋,我还能跑来跟你送信吗?”

  雨凤靠在墙上,惊魂未定,脸色白得像纸,身子单薄得也像纸,风吹一吹好像就会碎掉,她喘息的问:“那,那,那——他到底怎样?”

  阿超看到她这种样子,不忍心再捉弄她了,正色的,诚恳的说:“那天,到圣心医院里,找外国大夫,缝了十几针,现在不流血了。可是,他失血过多,衰弱极了,好在家里滋补的药材一大堆,现在拚命给他补,他自己也恨不得马上好起来,所以,有药就吃,有汤就喝,从来生病,没有这么听话过!”

  雨凤拚命忍住泪。

  “家里的人,瞒过去了吗?”

  “好难啊!没办法瞒每一个人,齐妈什么都知道了,我们需要她来帮忙,换药换绷带什么的,齐妈不会多说话,她是最忠于大少爷的人。至于老爷,我们告诉他,大少爷害了重伤风,会传染,要他不要接近大少爷,他进去看了看,反正棉被盖得紧紧的,他也看不出什么来,就相信了!”

  “那——他的娘呢?也没看出来吗?”

  “太太就难了,听到大少爷生病,她才不管传染不传染,一定要守着他。急得我们手忙脚乱,还好齐妈机灵,总算掩饰过去了,太太自己的身体不好,所以没办法一直守着——不过,苦了大少爷,伤口又痛,心里又急,还不能休息,一直要演戏,又担心你这样,担心你那样,担心得不得了。就这样折腾,才两天,整个人已经瘦了一大圈——”

  雨凤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泪珠落下,她急忙掏出手帕拭泪。阿超看到她流泪,一惊,在自己脑袋上敲了一记:“瞧我笨嘛!大少爷千叮咛,万嘱咐,要我告诉你,他什么都好,一点都不严重,不痛也没难受,过两天就可以下床了,要你不要着急!”

  雨凤听了,眼泪更多了。

  “还有呢,大少爷非常担心,怕二少爷还会去待月楼找你们的麻烦,他说,要你们千万忍耐,不要跟他起冲突,见到他就当没看见,免得吃亏!”

  雨凤点点头,吸着鼻子:“还好,这两个晚上,他都没来!”

  “还有一件事很重要,家里都知道你们姐妹了!因为大少爷告诉老爷太太,他要娶你!所以,万一有什么人代表展家来找你们谈判,你们可别动肝火——他说,没有人能代表他做任何事,要你信任他!”阿超又郑重的说。

  雨凤大惊。

  “什么?他告诉了家里他要娶我——可是,我根本不要嫁他啊!”

  “他本来想写一封信给你,可是,他握着笔,手都会发抖——结果信也没写成——”

  雨凤听得心里发冷,盯着他问:“阿超!你老实告诉我,他是不是伤得很严重?”

  阿超叹口气,凝视她,沉声的说:“刀子是你捅下去的,你想呢?”

  她立刻用手蒙住嘴,阻止自己哭出来。阿超看到她这个样子,一个冲动,说:“雨凤姑娘,我有一个建议!”

  她抬起泪眼看他。

  “他有好多话要跟你说,你又有好多话要问,我夹在中间,讲也讲不清楚,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见他一面?我把你悄悄带进去,再悄悄带出来,管保没有人知道!”

  雨凤急急一退,大震抬头。激动的说:“你到底把我想成什么人?我所以会站在这儿,听你讲这么多,实在因为我一时失手,捅了他一刀,心里很难过!可是,我今生今世,都不可能跟展家的人做朋友,更不可能走进展家的大门!我现在已经听够了,我走了!”

  说完,她用手蒙着嘴,转身就跑。

  “雨凤姑娘!”阿超急喊。

  雨凤不由自主,又站住了。

  “你都没有一句话要我带给他吗?”

  她低下头去,心里千回百转,爱恨交织,简直不知从何说起。沉默半晌,终于抬起头来:“你告诉他,我好想念那个苏慕白,可是,我好恨那个展云飞!”她说完,掉头又跑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