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二


  云飞抬头,一脸正气的看着父母:“爹,娘!今天我在这儿正式告诉你们,我不是一个玩弄感情,逢场作戏的人,我也不再年轻,映华去世,已经八年,八年来,这是第一次我对一个姑娘动心!她的名字叫萧雨凤,不叫‘唱曲的’,我喜欢她,尊重她,我要娶她!”

  这像一个炸弹,满室惊动。人人都睁大眼睛,瞪着云飞,连云翔也不例外。天虹吸了口气,脸色更白了。

  “娘!你应该为我高兴,经过八年,我才重新活过来!”云飞看着梦娴。

  品慧弄清楚了,这下乐了,忍不住笑起来:“哎,展家的门风,是越来越高尚喽!这酒楼里的姑娘,也要进门了,真是新鲜极了!”

  祖望对云飞一吼:“你胡涂了吗?同情是一回事,婚姻是一回事,你不要混为一谈!”

  云翔也乐了,对祖望胜利的嚷着:“你听,你听,我没骗你吧?他每天去待月楼报到,据说,给小费都是一出手好几块银元!在待月楼吃香极了,我亲眼看到。酒楼里上上下下,都把他当小祖宗一样看待呢!天尧,你也看到的,对不对?我没有造谣吧!”

  祖望被两个儿子弄得晕头转向,一下子接受了太多的信息,太多的震惊,简直无法反应了。

  云飞傲然的高昂着头,带着一股正气,朗声说:“我不想在这儿讨论我的婚姻问题,事实上,这个问题根本就言之过早!目前,拜云翔之赐,人家对我们展家早已恨之人骨,我想娶她,还只是我的一厢情愿,人家,把我们一家子,都看成蛇蝎魔鬼,我要娶,她还不愿意嫁呢!”

  梦娴和祖望听得一愣一愣的。云翔怪笑起来:“爹,你听到了吗?他说的这些外国话,你听得懂还是听不懂?”

  云飞抬头,沉痛已极。

  “我今天已经筋疲力尽,没有力气再听你们的审判了,随便你们怎么想我,怎么气我,但是,我没有一点点惭愧,没有一点点后悔,我对得起你们!”他转头指着云翔:“至于他!他为什么会被人称为‘展夜枭’?晚上常常带着马队出门,到底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?用什么手段掠夺了溪口大片的土地?为什么人人谈到他都像谈到魔鬼?展家真要以‘夜枭’为荣吗?”他掉头看祖望,语气铿然:“你不能再假装看不到了!人早晚都会死,但是,天理不会死!”

  云飞说完,转身大踏步走出房间。

  祖望呆着,震动的看着云飞的背影。

  天虹的眼光跟着云飞,没入夜色深处。

  云翔恨恨的看着云飞的背影,觉得自己又胡里胡涂,被云飞倒打一耙,气得不得了。一回头,正好看到天虹那痴痴的眼光,跟着云飞而去,心里,更是被乱刀斩过一样,痛得乱七八糟了。他不想再在这儿讨论云飞,一把拉住天虹,回房去了。

  云翔一进房间,就脱衣服,脱鞋子,一屁股生进椅子里,暴躁的喊:“天虹!铺床,我要睡觉!”

  天虹一语不发,走到床边,去打开棉被铺床。

  “天虹!倒杯茶来!”

  她走到桌边去倒茶。

  “天虹!扇子呢?这个鬼天气怎么说热就熟?”

  她翻抽屉,找到折扇,递给他。

  他不接折扇,阴郁的瞅着她,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,将她拖到面前来。

  “你不会帮我扇扇吗?”

  她打开折扇,帮他拚命扇着。

  “你扇那么大风干什么?想把我扇到房间外面去吗?”

  她改为轻轻扇。

  “这样的扇法,好像在给蚊子呵痒,要一点技术,你打那儿学来的?”

  天虹停止扇扇子,抬头看着他,眼光是沉默而悲哀的。他立刻被这样的眼光刺伤了。

  “这是什么眼光?你这样看着我是干嘛?你的嘴巴呢?被‘失望’封住了?不敢开口了?不会开口了?你的意中人居然爱上了风尘女子,而且要和她结婚!你,到头来,还赶不上一个卖唱的!可怜的天虹——你真是一个输家!”

  她仍然用悲哀的眼光看着他,一语不发。

  “你又来了?预备用沉默来对付我?”他站起身来,绕着她打转,眼光阴恻恻的盯着她:“我对你很好奇,不知道此时此刻,你心里到底是怎么一种感觉?心痛吗?后悔吗?只要不嫁给我,再坚持半年,他就回来了,如果他发现你还在等他,说不定就娶了你了!”

  她还是不说话。他沉不住气了。命令的一吼:“你说话!我要听你的感觉!说呀!”

  她悲哀的看着他,悲哀的开口了:“你要听,我就说给你听!”她吸口气,沉着的说:“你一辈子要和云飞争,争爹的心,争事业的成功,争表现,争地位,争财产——争我!可是,你一路输,输,输!今晚,你以为得到一个好机会,可以扳倒他,谁知道,他轻而易举,就扭转了局面,反而把你踩得死死的!你——”她学他的语气:“可怜的云翔,你才是一个输家!”

  云翔举起手来,给了她一耳光。

  天虹被这一耳光打得仆倒在桌子上。她缓缓的抬起头来,用更悲哀的眼神看着他。继续说:“连娶我,都是一着臭棋,因为我在他心中,居然微不足道!你无法利用我让他嫉妒,让他痛苦,所以,我才成了你的眼中钉!”

  云翔喘着气,扑过去还想抓她,她一闪,他抓了一个空。她警告的说:“如果你还要对我动手,我会去告诉我爹和我哥,当你连他们两个也失去的时候,你就输得什么都没有了!”

  云翔瞪着天虹,被这几句话真正的震动了。他不再说话,突然觉得筋疲力尽。他乏力的倒上了床,心里激荡着悲哀。是的,自己是个输家,一路输输输!父亲重视的是云飞,天虹真正爱的是云飞,连那恨他入骨的萧家的两姐妹,都会对云飞动情!云飞是什么?神吗?天啊!他痛苦的理着头,云飞是他的“天敌”,他要赢他!他要打倒他!展云翔生存的目的,就是打倒展云飞!但是,怎么打倒呢?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