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一


  雨凤被摇醒了,抬头看着雨鹃,惨痛的说:“你居然这样问我!我怎么可能‘还喜欢’他?他这样欺骗我,玩弄我!我恨他!我恨死他!我恨不得剥他的反!吃他的肉!砍他,杀他——我——我——”

  雨凤说不下去,突然间,她就一下子扑进雨鹃怀里,抱着她痛哭失声。边哭边说:“我怎么办?我怎么办?我爱他呀!他是苏慕白——在水边救我,在我绝望的时候帮助我,保护我,照顾我——我爱他爱得心都会痛——突然间,他变成了我的仇人——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——”

  雨鹃紧紧的抱着雨凤,眼中也含泪了。激动的喊:“可是,你千万要弄清楚呀,没有苏慕白,只有展云飞!他就像西游记里的妖怪,会化身为美女来诱惑唐僧!你一定要醒过来,没有苏慕白!那是一个幻影,一个伪造的形像——知道吗?知道吗?”

  雨凤哭着,哭得心碎肠断:“他怎么可以这样残忍?展云翔杀了爹,但他摆明了坏,我们知道他是坏人,不会去爱他呀!这个苏——苏——天啊!我每天晚上想着他入睡,每天早上想着他醒来,常常作梦,想着他的家,他的父母亲人,害怕他们不会接受我——结果,他的家是——展家——”她泣不成声了。

  雨鹃第一次听到雨凤这样的表白,又是震惊,又是心碎。

  “我怎么会遇到这样一个人?我怎么会上他的当?他比展云翔还要可恶一百倍——现在,我已经不知道该把自己怎么办?我心里煎熬着的爱与恨,快要把我撕成一片一片了!”

  雨凤的头,埋在雨鹃肩上,哭得浑身抽搐。

  雨鹃紧拥着她,眼泪也纷纷滚落,此时此刻,唯有陪她同声一哭了。

  就在雨凤雨鹃姐妹同声一哭的时候,云飞却在家里接受“公审”。

  祖望已经得到云翔绘声绘色,加油加酱的报告,气得脸色铁青,瞪着云飞,气极败坏的问:“云飞!你告诉我,云翔说的是事实吗?你迷上了一个风尘女子?每天晚上都在待月楼花天酒地!你还花了大钱,包了那个唱曲的姑娘,是不是?”

  云飞抬头看着祖望,面孔雪白,沉痛的说:“云翔这么说的?很好!既然他已经说得这么难听,做得这么恶劣,我再也不必顾及兄弟之情了!”他走向云翔,怒气腾腾的逼问:“你还没有够吗?你烧掉了人家的房子,害死了人家的父亲,逼得五个孩子走投无路,逼得两姐妹必须唱曲为生——现在,你还要糟蹋人家的名誉!你这样狠毒,不怕老天会劈死你吗?”

  云翔暴怒,挑起了眉毛,老羞成怒的吼:“你说些什么?那萧家的两个姑娘,本来就是不正不经的,专门招蜂引蝶,早就风流得出了名!要不然,怎么会一下子就成了待月楼的台柱?怎么会给金银花找到?怎么会说唱曲就唱曲?那儿学来的?你看她们那个骚样儿,根本就是经验老到嘛——你着了人家的道儿,还在这里帮人家说话!”

  云飞气得眼中冒火,死死的看着他:“你真的一点良心都没有了?你说这些话,不会觉得脸红心跳?萧鸣远虽然死了,他的魂魄还在!半夜没人的时候,你小心一点!坏事做绝做尽,你会遭到报应的!”

  云翔被云飞气势凛然的一吼,有些心虚,为了掩饰心虚,大声的嚷着:“这——这算干嘛?你自己在外面玩女人,你还有理!弄什么鬼神来吓唬我,你当我三岁小孩呀!什么鬼呀魂呀,你让他来找我呀!”

  “你放心,他会来找你的!他一定会来找你的!”

  “你混蛋!我一天不揍你,你就不舒服——”

  祖望往两人中间一插,又是生气又是迷惑。

  “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?我不要听你们兄弟吵架,我听腻了!云飞,你老实告诉我,你每天晚上都去了那里?”

  云飞看看祖望,再看梦娴,看着满屋子的人,仰仰头,大声说:“对!我去了待月楼!对,我迷上了一个唱曲的姑娘!我一点都不觉得我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地方!但是,你们要弄清楚,这个姑娘本来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,可是,云翔为了要他们的地,放火烧了他们房子,烧死了他们的父亲,把她们逼到待月楼去唱歌!我会迷上这个姑娘,就是因为展家把人家害得那么惨,我想赎罪,我想弥补——”

  大家都听傻了,人人盯着云飞。天虹那对黝黑的眸子,更是一瞬也不瞬的看着他。祖望深吸口气,眼神阴郁。严肃的转头看云翔:“是吗?是吗?你放火?是吗?”

  云翔急了,对着云飞暴跳如雷:“你胡说!你编故事!我那有放火?是他们家自己失火——”

  “这么说,失火那天晚上,你确实在现场?”云飞大声问。

  云翔一愣,发现说溜口了,迅即脸红脖子粗的嚷:“我在现场又怎么样?第二天一早我就告诉你们了,我还帮忙救火呢!”

  “对对对!我记得,云翔说过,云翔说过!”品慧急忙插嘴说。

  祖望对品慧怒瞪一眼:“云翔说过的话,一句也不能信!”

  品慧生气了:“你怎么这样说呢?难道只有云飞说的话算话,云翔说的就不算话?老爷子,你的心也太偏了吧!”

  梦娴好着急,看云飞:“你为什么要搅进去呢?我听起来好复杂,这个唱曲的姑娘,不管她是什么来历,你保持距离不好吗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