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九


  云翔猝不及防,被泼了满脸满头,立刻大怒,仲手就抓雨鹃:“你给我过来!”

  雨鹃反身跑,一面跑,一面在经过的桌子上,端起一碗热汤,连汤带碗砸向云翔,云翔急忙跳开,已经来不及,又弄了一身汤汤水水。这一下,云翔按捺不住了,冲上前去,再追。雨鹃一路把碗盘砸向他。

  客人躲的躲,叫的叫,场面一片混乱。金银花跺脚:“这是怎么回事!来人啊!”

  待月楼的保镖冲了进来,很快的拦住了云翔。

  雨鹃就跑进后台去了。

  雨凤看到雨鹃进去了,这才像大梦初醒般,站了起来,跟着雨鹃往后台走。云飞慌忙拦住她,祈求的喊:“雨凤,我们必须谈一谈!”

  雨凤站住,抬眼看云飞。眼底的沉痛和厌恶,像是一千万把冰冷的利刃,直刺他的心脏。

  她的声音中滴着血,恨极的说:“人间,怎么会有像你们这样的魔鬼?”

  云飞大震,被这样的眼光和声音打倒了,感到天崩地裂。

  雨凤说完,一个转身,跟着雨鹃,飞奔到后台去了。

  雨鹃奔进化妆间,就神情狂乱的在梳妆台上翻翻找找,把桌上的东西推得掉了一地,她顾不着掉落的东西,打开每一张抽屉,再一阵翻箱倒柜。雨凤跑进来,看到她这样,就呆呆的站在房中,睁大眼睛看着。她的神志,已经被展家兄弟,砍杀得七零八落,只觉得脑子里一片零乱,内心里痛入骨髓,实在顾不得雨鹃在做什么。

  雨鹃找不到要找的东西,又烦躁的去翻道具箱,一些平剧用的刀枪滚了满地。

  雨鹃看到有刀枪,就激动的拿拿这样,又拿拿那样,没有一样顺手。她转身向外跑,喊着:“我去厨房找!”

  雨凤一惊,这才如梦初醒,伸手抓住了她。颤声的问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  “我找刀!我去一刀杀了他!”她两眼狂热,声音激烈:“机会难得,下次再见到他,不知道又是什么时候!我去杀了他,我给他偿命,你照顾弟弟妹妹!”说完,转身就跑。

  雨凤心惊肉跳,拦腰一把抱住她。

  “不行!你不许去——”

  雨鹃拚命挣扎:“你放开我,我一定要杀了他!我想过几千几万次,只要给我碰到他,我就要他死!现在,他在待月楼,这是上天给我的机会,我只要一刀刺进他的心脏,就可以给爹报仇——”

  “你疯了?”雨凤又急又心碎:“外面人那么多,有一半都跟展家有关系,怎么可能让你得手?就是金银花,也不会让你在待月楼里杀人,你根本没有机会,一点机会都没有——”

  “我要试一试,我好歹要试一试——”雨鹃哀声大喊。

  雨凤心里一阵剧痛,喊着:“你别试了!我已经不想活了,你得照顾弟弟妹妹——”

  雨鹃这才一惊,停止挣扎,抬头看雨凤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我不想活了,真的不想活了——”

  雨鹃跺脚:“你不要跟我来这一套,你不想活也得活!是谁在爹临终的时候答应爹,要照顾弟弟妹妹?”她吼到雨凤脸上去:“我告诉你!你连不想活的资格都没有!你少在这儿头脑不清了!报仇,是我的事,养育弟妹,是你的事!我们各人干各人的!我走了!”她挣脱雨凤,又向门口跑。

  雨凤飞快的追过去,从背后紧紧的抱住她。

  “我不让你去!你这样出去,除了送死,什么便宜都占不到——你疯了!”

  姐妹两个正在纠缠不清,金银花一掀门帘进来了。看房间里翻得乱七八糟,东西散落满地,姐妹两个还在吵来吵去,生气的大嚷:“你们姐妹两个,这是在干什么?”

  雨鹃喘着气,直直的看着金银花,硬邦邦的说:“金大姐,对不起,我必须出去把那个王八蛋杀掉!我姐和我的弟妹,托你照顾了!你的大恩大德,我来生再报!”

  金银花稀奇的睁大眼睛:“赫!你要去把他杀掉?你以为他是白痴?站在那个大厅里等你去杀?人家早就走掉了!”

  雨鹃怔住。

  “走掉了?”她回头,对雨凤跺脚大喊:“都是你!你拦我做什么?难道你不想报父仇吗?难道你对他们展家动了真情,要哥哥弟弟一起保护吗——”

  雨凤一听而鹃此话,气得浑身发抖,脸色惨白。瞪着雨鹃说:“你——你——你这么说,我——我——”

  雨凤百口莫辩,抬头看着房中的柱子,忽然之间,一头就对柱子撞去。

  金银花大惊,来不及阻拦,斜刺里一个人飞窜过来,拦在柱子前面。雨凤就一头撞在他身上,力道之猛,使两人都摔倒于地。

  金银花定睛一看,和雨凤滚成一堆的是云飞。阿超接着扑进门来,急忙搀起云飞和雨凤。

  云飞被撞得头昏眼花,看着这样求死的雨凤,肝胆俱裂。心里,是滚锅油煎一样,急得六神无主。还来不及说什么,雨凤抬眼见到他,就更加激动,眼神狂乱的回头大喊:“雨鹃,你去拿刀,我不拦你了!走了一个,还有一个,你放手干吧!”

  金银花忍无可忍,大喊一声:“你们可不可以停止胡闹了?这儿好歹是我的地盘,是待月楼耶!你们要杀人要放火要发疯,到自己家里去闹,不能在我这儿闹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