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五


  云飞太震动了,也太激动了,这是第一次,听到雨凤这么坦白的流露出真情。他的心就像鼓满风的帆船,一直驶进她心灵深处去了。他的眼光,缠在她的脸上,再也移不开了!雨凤啊雨凤,从今以后,你是我生活的目的,生命的主题!他心中辗转的低语,刚刚鼓起的勇气已经消失,现在只有汹涌澎湃的热情,翻翻滚滚而来,不可遏止。他低低的,眩惑的说:“你不明白,你才是我命中的天神,注定要改变我一生的命运。我好害怕——我会抓不住你——”

  雨凤扬着睫毛,眼光如水如酒,淹没着他。她轻轻的,吐气如兰:“怎么会呢?你已经抓住我了——抓得牢牢的了——”

  云飞再也无法克制自己,将她拉进怀中,他的唇,就忘形的印在她的唇上了。

  溪水潺潺,鸟声啾啾,大地在为他们两个奏着乐章。落日将沉,彩霞满天,天空在为他们绘着彩绘。雨凤醉倒在云飞的怀里,此时此刻,世界是那么美好,所有的哀愁仇恨,都离她远去。她什么都不想,心里只是单纯而虔诚的,一遍一遍低呼着他的名字,慕白,慕白,慕白!

  云飞和雨凤这样的进展,当然瞒不过情同手足的阿超。阿超看他每天兴奋的为萧家做这做那,心里实在有些着急。这个“苏相公”,如果再不说明真相,恐怕就要变成“输相公”了。

  这天,是小四第一天上学,两人准备了好多东西,一早就送到萧家小院来。在路上,阿超就一直看云飞,看来看去,终于忍不住,问:“你预备什么时候才向人家坦白呀?”

  云飞怔了怔,一脸的痛苦。

  “我好几次都准备说,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!我也知道,不能再拖了,可是,心里总是毛毛的,就怕一说出口,就什么都完了!”

  “但是,你不能一直这样骗下去,以前仗着四年没回来,认识我们的人不多,但是,现在大家都知道你回来了!待月楼里,也有人在谈论你了,就连金银花,也在打听你的来历!你迟早是瞒不下去的,如果别人告诉了她,你就惨了!”

  云飞打了个寒战,悚然而惊。

  “你说得对!一定要说了!但是,她知道我的真正身份以后,会不会就此不理我呢?这个赌注太大了!我真的有点害怕!”

  “你总得面对现实呀!难道要这样胡里胡涂一辈子?她都没有问过你家里有些什么人吗?”

  “问过呀!都被我唬弄过去了!”

  阿超不以为然的摇摇头:“你好冒险!我都为你捏把冷汗!”

  云飞一咬牙,下定决心:“好!我说!今天就说!”

  到了萧家,小四穿了一件簇新的学校制服,站在房内,手脚都不知道如何放。雨凤、雨鹃、小三、小五围着他转,看还缺少什么。云飞笑着说:“哈!赶上了!来来来,小四,我给你准备了一套文房四宝,专门上学用的,很小巧,来,带着!”

  阿超取下小四的书包,云飞把文房四宝放进去。阿超又交给他一个纸口袋:“小四,这儿还有一点零嘴,我给你弄个小口袋装着!学校里大家都会带些吃的!你没有就不好!”

  云飞又关心的说:“钱呢?身上有没有钱?”就去掏口袋。

  小四急忙说:“大姐已经给我了,有了!有了!”

  阿超仔细叮咛:“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,第一天上学,有时候,会碰到一些会欺负人的同学,你不要表现得很怕的样子,你要很有种的样子,我不是教了你一点拳脚吗?必要的时候,露一露给他们看看——”

  “阿超,你不要教他打架啊!”雨鹃警告的喊。

  “我不是教他打架,我教他防身!”阿超说着,想想,很不放心。“这样吧!我送你去学校!边走边谈!”一面回头,对云飞看了一眼,示意他“要说就快”。

  云飞有一剎那的怔忡,立即心事重重起来。

  小四跟着阿超走了,一群人送到小院门口,挥手道别,好像英雄远征似的。终于,小四和阿超转过路角,看不见了。

  云飞和雨凤的眼光一接。他怔了片刻,说:“今天阳光很好,天气不冷不热,要不要也出去走走呢?”

  雨鹃笑着,把雨凤往外面一推:“快去吧!家里有我,够了!别辜负人家送文房四宝,也别辜负——”抬头看天空:“这么好的太阳!”

  雨凤被推得一个踉跄,云飞慌忙扶住,两人相视一笑。雨凤的笑容是灿烂的,云飞却有些心神恍惚。

  然后,两人就来到附近的“金蝉山”,山上有个著名的“观云亭”。高高的在山顶上,可以看到满天的云海,和满山的苍翠。

  两人依偎在亭子里,面对着屑峦迭翠,雨凤满足的深呼吸了一下,说:“真好!小四也顺利上学了,待月楼的工作也稳定下来了。一切都慢慢的上了轨道,生活,总算可以过下去了!当初,爹临终的时候,我答应他,我会照顾弟妹,现在,才对自己有一点点信心。”

  云飞凝视她,要说的话还没说,先就心痛起来:“待月楼的工作,绝对不是长久之计,你心里要有些打算。那个地方,龙蛇混杂,能够早一点脱离,就该早一点脱离!”

  “那个工作,是我们的经济来源,怎么能脱离呢?”

  云飞一把拉住她的手,握得紧紧的。

  “雨凤,让我来照顾你们,好不好?”

  “这个问题,我们已经讨论过了,不要再讨论了!”雨凤脸色一正。

  “不不!以前我们虽然点到过这个问题,但是,那时和你还只是普通朋友。我只怕交浅言深,让你觉得冒昧,所以,也不敢具体的提出任何建议。可是,现在不一样了,现在,你是我最重视最深爱的人,我不愿意你一直在待月楼唱歌,想给你和你的弟妹,一份安定的生活!”

  雨凤专心的倾听,眼睛深得像海,亮得像星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