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七


  §第六章

  待月楼中,又是一片热闹,又是宾客盈门,又是觥筹交错。客人们兴高采烈的享受着这个晚上,有的喝酒猜拳,有的掷骰子,有的推牌九。也有的醉翁之意不在酒,只为了雨凤雨鹃两个姑娘而来。云飞和阿超坐在一隅,这个位子,几乎已经变成他们的包厢,自从那晚来过待月楼,他们就成了待月楼的常客。两人都全神贯注的看着台上。

  雨凤、雨鹃唱完了第一场,宾客掌声雷动。

  台前正中,郑老板和他的七、八个朋友正在喝酒听歌。金银花打扮得明艳照人,在那儿陪着郑老板说说笑笑。满桌客人,喧嚣鼓掌,对雨凤雨鹃大声叫好,品头论足,兴致高昂。看到两姐妹唱完,一位高老板对金银花说:“让她们姐妹过来,陪大家喝一杯,怎样?”

  金银花看郑老板,郑老板点头。于是,金银花上台,揽住了正要退下的两姐妹。

  “来来来!这儿有好几位客人,都想认识认识你们!”

  雨凤、雨鹃只得顺从的下台,来到郑老板那桌上。金银花就对两姐妹命令似的说:“坐下来!陪大家喝喝酒,说说话!雨凤,你坐这儿!”指指两位客人间的一个空位。

  “雨鹃!你坐这儿!”指指自己身边的位子。“小范!添碗筷!”

  小范忙着添碗筷,雨凤雨鹃带着不安,勉强落坐。

  那个色迷迷的高老板,眉开眼笑的看着雨凤,斟满了雨凤面前的酒杯:“萧姑娘,我连续捧你的场,已经捧了好多天了,今天才能请到你来喝一杯,真不简单啊!”

  “是啊!金银花把你们两个保护得像自己的闺女似的,生怕被人抢走了!哈哈哈!”另一个客人说,高叫:“珍珠!月娥!快斟酒来啊!”

  珍珠、月娥大声应着,酒壶酒杯菜盘纷纷递上桌。

  云飞和阿超不住对这桌看过来。

  高老板拿起自己的杯子,对雨凤说:“我先干为敬!”一口干了杯子,把雨凤面前的杯子往她手中一塞:“轮到你了!干杯干杯!”

  “我不会喝酒!”雨凤着急了。

  “那有不会喝酒的道理!待月楼是什么地方?是酒楼啊!听说过酒楼里的姑娘不会喝酒吗?不要笑死人了!是不是我高某人的面子不够大呢?”高老板嚷着,就拿着酒杯,便凑到她嘴边去:“我是诚心诚意,想交你这个朋友啊!”

  雨凤又急又宭,拚命躲着:“我真的不会喝酒——”

  “那我是真的不相信!”

  金银花看着雨凤,就半规劝半命令的说:“雨凤,今天这一桌的客人,都是桐城有头有脸的人物,以后,你们姐妹,还要靠大家支持!高老板敬酒,不能不喝!”回头看高老板:“不过,雨凤是真的不会喝,让她少喝一点,喝半杯吧!”

  雨凤不得已,端起杯子:“我喝一点点好不好——”她轻轻的抿了一下酒杯。

  高老板嚣张的大笑:“哈哈!这太敷衍了吧!”

  另一个客人接着大笑:“怎么到了台下,还是跟台上一样,玩假的啊!瞧,连嘴唇皮都没湿呢!”就笑着取笑高老板:“老高,这次你碰到铁板了吧!”

  高老板脸色微变,郑老板急忙转寰:“雨凤,金银花说让你喝半杯,你就喝半杯吧!”

  雨凤看见大家都瞪着自己,有些害怕,勉勉强强伸手去拿酒杯。

  雨鹃早已忍不住了,这时一把夺去雨凤手里的杯子,大声说:“我姐姐是真的不会喝酒,我代她干杯!”就豪气的,一口喝干了杯子。

  整桌客人,全都鼓掌叫好,大厅中人人侧目。

  云飞和阿超更加注意了,云飞的眉头紧锁着,身子动了动,阿超伸手按住他。

  “忍耐!不要过去!那是大风煤矿的郑老板,你知道桐城一向有两句话:‘展城南,郑城北’!城南指你家,城北就是郑老板了!这个梁子我们最好不要结!”

  云飞知道阿超说的有理,只得拚命按捺着自己。可是,他的眼光,就怎样都离不开雨凤那桌了。

  一个肥胖的客人,大笑,大声的说:“还是‘哥哥’来得爽气!”

  “我看,这‘假哥哥’,是动了真感情,疼起‘假妹妹’来了!”另一个客人接口。

  “哎!你不要搞不清楚状况了,这‘假哥哥’就是‘真妹妹’!‘假妹妹’呢?才是‘真姐姐’!”

  胖子就腻笑着去摸雨鹃的脸:“管你真妹妹,假妹妹,真哥哥,假哥哥——我认了你这个小妹妹,你干脆拜我作干哥哥,我照顾你一辈子——”他端着酒去喂雨鹃。

  雨鹃大怒,一伸手推开胖子,大声说:“请你放尊重一点儿!”

  雨鹃推得太用力了,整杯酒全倒翻在胖子身上。

  胖子勃然大怒,跳起来正要发作,金银花娇笑着扑上去,用自己的小手帕不停的为他擦拭酒渍,嘴里又笑又骂又娇嗔的说:“哎哟,你这‘干妹妹’还没认到,就变成‘湿哥哥’了!”

  全桌客人又都哄笑起来。金银花边笑边说边擦:“我说许老板,要认干妹妹也不能这样随随便便的认!她们两个好歹是我待月楼的台柱,如果你真有心,摆它三天酒席,把这桐城上上下下的达官贵人都给请来,做个见证,我就依了你!要不然,你口头说说,就认了一个干妹妹去,未免太便宜你了,我才不干呢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