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二


  金银花在一片喧闹声中上了台。左手拉雨凤,右手拉雨鹃,对客人介绍:“这是萧雨凤姑娘,这是萧雨鹃姑娘,她们是一对姊妹花!”

  客人报以欢呼,掌声不断。金银花等掌声稍歇,对大家继续说:“萧家姐妹念过书,学过曲,是大户人家的女儿,因为生活困难才出来唱小曲,大家觉得她们唱得好,就不要小气,台前的小篮子里,随便给点赏!不方便给赏,待月楼还是谢谢大家捧场!下面,让萧家姑娘继续唱给大家听!”

  金银花说完,满面春风的走下台。

  郑老板首先走上前去,在篮子里放下一张纸钞。

  一时间,好多客人走上前去,在小篮子里放下一些零钱。

  雨凤、雨鹃又继续唱“夫妻观灯”。

  云飞伸手掏出了钱袋,看也不看,就想把整个钱袋拿出去。阿超伸手一拦:“我劝你不要一上来就把人家给吓跑了!听曲儿给小费也有规矩,给太多会让人以为你别有居心——”

  云飞立刻激动起来:“我是别有居心,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还人家一个寄傲山庄,还人家一个爹,还人家一个健康的妹妹,和一个温暖的家!再有——能够让她们回到瀑布下面去唱,而不是在酒楼里唱!”

  “我知道,可是——”阿超不知道该怎么措辞,不说了。

  云飞想想,点头。

  “你说得有理。”

  他沉吟了一下,仍然舍不得少给,斟酌着拿出两块银元,走上前去,放进篮子里。两块银元“叮当”的一响,落进篮子里,实在数字太大了,引来前面客人一阵驾叹。大家伸长脖子看,是那一位阔少的手笔。

  台上,雨凤、雨鹃也惊动了,看了看那两块钱,再彼此互看一眼。

  雨凤惊愕的一回头,眼光和云飞接了个正着。心脏顿时怦的一跳,脸孔蓦然一热,心里讶然的惊呼:“怎么?是他?”

  §第五章

  姐妹俩唱完了“夫妻观灯”,两人奔进后台化妆间。雨鹃一返身就抓住雨凤的手,兴奋的喊:“你看到了吗?居然有人一出手就是两块钱的小费!”

  雨凤不能掩饰自己的激动,低声说:“我——认识他!”

  雨鹃好惊讶,对当初匆匆一见的云飞,早已记忆模糊了。

  “你认识他?你怎么会认识一个这样阔气的人?什么时候认识的?怎么没有告诉我?”

  “事实上,你也见过他的——”

  雨凤话还没说完,有人敲了敲房门,按着,金银花推门而入,她手里拿着那个装小费的篮子,身后,赫然跟着云飞和阿超。

  “哎!雨凤雨鹃!这两位先生说,和你们是认识的,想要见见你们,我就给你们带来了!”金银花说着,把小篮子放在化妆桌上,用征询的眼光看雨凤。

  雨凤忙对金银花点点头,金银花就一笑说:“不要聊太久,客人还等着你们唱下一支歌呢!让你们休息半小时,够不够?”

  雨凤又连忙点头,金银花就一掀门帘出去了。

  房内,云飞凝视雨凤,千言万语,不知从何说起。

  “还记得我吗?”半天,他才问。

  雨凤拚命点头,睁大眼睛盯着他:“记得,你——怎么这么巧?你们到这儿来吃饭吗?”

  “我是特地到这儿来找你们的!”云飞坦白的说。

  “哦?”雨凤更加惊奇了。“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?”

  “那天,在水边遇到之后,我就一直想去看看你们,不知道你们好不好?但是,因为我自己也刚到桐城,好多事要办,耽误到现在,等我打听你们的时候,才知道你家出了事!”云飞说。眼光温柔而诚恳。“我到寄傲山庄去看过,我也见过了杜老先生,知道小五受伤,然后,我去了圣心医院,见到小三小四和小五,这才知道你们两个在这儿唱歌!”

  雨凤又困惑,又感动。问:“为什么要这样费事的找我们?”

  云飞没料到雨凤有此一问,怔了怔,说:“因为——我没有办法忘记那一天!人与人能够相遇,是一种缘份,经过在水里的那种惊险场面,更有一种共过生死患难的感觉,这感觉让我念念难忘!再加上——我对你们姐弟情深,都不会游泳,却相继下水的一幕,更是记忆深刻!”

  雨凤听着云飞的话,看着他真挚诚恳的神情,想到那个难忘的日子,心里一阵激荡,声音里带着难以克制的痛楚:“那一天是四月四日,也是我这一生中,永远无法忘记的日子!我后来常想,那天,是我们家命中无法逃避的‘灾难日’,简直是‘水深火热’。早上,差点淹死,晚上,寄傲山庄就失火了!”

  云飞想着云翔的恶劣,想着展家手上的血腥,冲口而出:“我好抱歉,真对不起!”

  雨凤怔怔的看着他:“为什么要这样说?你已经从水里把我们都救起来了,还抱歉什么?”

  云飞一愣,才想起雨凤根本不知道他是展家的大少爷,他立刻掩饰的说:“我是说你们家失火的事,我真的非常懊恼,非常难过——如果我当天就找寻你,如果我那晚不参加宴会,如果我积极一点,如果——人生的事,都是只要加上几个‘如果’,整个的‘后果’就都不一样了!如果那样——可能你家的悲剧不会发生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