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一


  “唉!”他长叹一声,抬头看阿超:“你不是说这附近还有一家姓杜的老夫妻吗?我们问问去!我发誓,要找到这五个兄弟姐妹!”

  云飞很快的找到了杜爷爷和杜奶奶,也知道了寄傲山庄烧毁之后的情形。没有耽搁,他们回到桐城,直奔“圣心医院”,就在那间像“难民营”一样的大病房里,看到了小三、小四和小五。

  小五坐在病床上,手腕和额头都包着纱布,但是,已经恢复了精神。小三和小四,围着病床,跟她说东说西,指手画脚,逗她高兴。

  云飞和阿超快步来到病床前。云飞看着三个孩子,不胜怆恻。

  “小三,小四,小五,还记得我吗?”云飞问。

  小五眼睛一亮,高兴的大喊:“大哥!会游泳的大哥!”

  “我记得,当然记得!”小三跟着喊。

  小四好兴奋:“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?”

  “好不容易!找了好久——”云飞凝视着三个孩子:“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了!”

  小三立即伸手,把云飞的衣袖一拉,云飞偏过头去,小三在他耳边飞快的说:“小五还不知道爹已经——那个了,不要说出来!”

  云飞怔了怔,心里一惨。四面看看:“你们的两个姐姐呢?怎么没看见?”

  小三和小四就异口同声的说:“在待月楼!”

  待月楼又是宾客盈门,觥筹交错的时候。

  云飞和阿超挤了进来,小范一边带位,一边说:“两位先生这边坐,对不起,只有旁边这个小桌子了,请凑合凑合!这几天生意实在太好了。”

  云飞和阿超在一个角落上坐下。

  “两位要喝点酒吗?”

  云飞看着一屋子的笑语喧哗,好奇的问:“你们生意一直这么好吗?”

  “都亏萧家姐妹——”小范笑着,打量云飞和阿超:“二位好像是第一次来待月楼,是不是也听说了,来看看热闹的?”忍不住就由衷的赞美:“她们真的不简单,真的好,值得二位来一趟——”

  云飞来不及回答,金银花远远的拉长声音喊:“小范!给你薪水不是让你来聊天的!赶快过来招呼周先生!”

  小范急忙把菜单往阿超手里一塞。

  “两位先研究一下要吃什么,我去去就来!”就急匆匆的走了。

  阿超惊愕的看云飞:“这是怎么回事?好像全桐城的人,都挤到这待月楼里来了!”

  云飞看看那座无虚席的大厅,也是一脸的惊奇。

  龚师傅拎着他的胡琴出场了,他这一出场,客人已经报以热烈的掌声。龚师傅走到台前,对客人一鞠躬,大家再度鼓掌。龚师傅坐定,开始拉琴。早有另外数人,弹着乐器,组成一个小乐队。这种排场,云飞和阿超都见所未见,更是惊奇。

  喝酒作乐赌钱的客人们都安静下来。谈天的停止谈天,赌钱的停止赌钱。

  按着,雨凤那熟悉的嗓音,就甜甜的响了起来,唱着:“当家的哥哥等候我,梳个头,洗个脸,梳头洗脸看花灯——”

  雨凤一边唱着,一边从后台奔出,她穿着红色的绣花短衣,葱花绿的裤子,纤腰一握。头上环佩叮当,脸上薄施脂粉,眼一抬,秋波乍转,简直是艳惊四座。

  雨鹃跟着出场,依然是男装打扮,俊俏无比。唱着:“叫老婆别啰嗦,梳什么头?洗什么脸?换一件衣裳就算喽!”

  客人们哄然叫好,又是掌声,又是采声。

  云飞和阿超看得目瞪口呆。

  台上的雨凤和雨鹃,已经不像上次那样生硬,她们有了经验,有了金银花的训练,现在知道什么是表演了,知道观众要什么了。有着璞玉般的纯真,又有着青春和美丽,再加上那份天赋的好歌喉,她们一举手一投足,一抬眼一微笑,一声唱一声和,都博得满堂喝采。雨凤继续唱:“适才打开梳头盒,乌木梳子发上梳,红花绿花戴两朵,胭脂水粉脸上抹。红褂子绣蓝花,红绣鞋绿叶拔,走三走,压三压,见了当家的把礼下——”对雨鹃弯腰施礼:“去看灯喽!”

  “去看灯喽!”

  两人手携着手,作观灯状。合唱:“东也是灯,西也是灯,南也是灯来北也是灯,四面八方全是灯——”

  又分开唱:“这班灯刚刚过了身,那边又来一班灯!观长的——”

  “是龙灯!”

  “观短的——”

  “狮子灯!”

  “虾子灯——”

  “犁弯形!”

  “螃蟹灯——”

  “横爬行!”

  “鲤鱼灯——”

  “跳龙门!”

  “乌龟灯——”

  又合唱:“头一缩,头一伸,不笑人来也笑人,笑得我夫妻肚子疼!”

  合唱完了,雨鹃唱:“冲天炮,放得高,火老鼠,满地跑!哟!哟!不好了,老婆的裤脚烧着了——”

  雨凤接着唱:“急忙看来我急忙找,我的裤脚没烧着!砍头的你笑什么?不看灯你尽瞎吵,险些把我的魂吓掉——”

  唱得告一段落,客人们掌声雷动。

  云飞和阿超,也忘形的拚命鼓掌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