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琼瑶 > 苍天有泪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二


  天虹急忙端上饭来。云翔忽然伸手把她的手腕一扣。冷冷的说:“家里有丫头老妈子一大群,用得着你一大早跑厨房,再站着侍候大家吃饭吗?”

  “我——不是每天都这样做的吗?”天虹一愣,有点心虚的嗫嚅着。

  “从今天起,不要做这种表面文章了,是我的老婆,就拿出老婆的谱来!坐下!”云翔用力一拉,天虹砰然一声落座。

  纪总管抬头看看天虹,不敢有任何反应。

  云飞暗中咬咬牙,不能说什么。

  云翔唏哩呼噜的扒了一口稀饭,抬头对云飞说:“纺织工厂,原来是你的构想,可惜你这个人,永远只有理想,没有行动。做任何事,都顾虑这个,顾虑那个,最后就不了了之!”

  云飞皱皱眉头:“我知道你是心狠手辣,无所顾忌的,想必,你已经做得轰轰烈烈了!”

  “轰轰烈烈倒未必,但是,你走的时候,它是八字没一撇,现在,已经有模有样了!我不知道你是未卜先知呢,还是回来得太凑巧?不过,我有句话要说在前面,对于我经手的事情,你最好少过问!”

  云飞心中有气,瞪着云翔,清晰有力的说:“让我清清楚楚的告诉你!我这次回来,不是要跟你争家产,不是要跟你抢地盘!如果我在乎展家的万贯家财,我当初就不会走!既然能走,就是什么都可以抛开!你不要用你那个狭窄的心思,去扭曲每一个人!你放心吧,你做的那些事,我一样都不会插手!”

  “哈哈!好极了!我就要你这句话!”云翔抬头,大笑。环视满桌的人:“爹!娘!大娘,还有我的老婆,和我的老丈人,你们大家都听见了!你们都是见证!”他再掉头,锐利的看云飞:“自己说出口的话,可别反悔,今天是四月五日早晨——”他掏出一个怀表看:“八点四十分!大家帮忙记着!如果以后有人赖账——”

  云飞心里大大一叹,唉!家!这就是家了!

  寄傲山庄烧毁之后的第三天,萧鸣远就草草的下了葬。

  下葬那天,是凄凄凉凉的。参加葬礼的,除了雨凤、雨鹃、小三、小四以外,就只有杜爷爷和杜奶奶这一对老邻居了。事实上,这对老夫妻,也是溪口仅有的住户了,在鸣远死后,是他们两夫妻收留了雨凤姐弟。要不然,这几天,他们都不知道要住到那儿去才好。寄傲山庄付之一炬,他们不止失去了家和父亲,是失去了一切。身上连一件换洗衣服都没有。是杜奶奶找出几件她女儿的旧衣裳,连夜改给几个孩子穿。杜奶奶的女儿,早已嫁到远地去了。

  在“爱妻安淑涵之墓”的旧坟旁边,新掘了一个大洞。雨凤雨鹃姐妹,决定让父亲长眠在母亲的身边。

  没有人诵经,没有仪式,棺木就这样落入墓穴中。工人们收了绳索,一铲一铲的泥土盖了上去。

  雨凤、雨鹃、小三、小四穿着麻衣,站在坟前,个个形容憔悴,眼睛红肿。呆呆的看着那泥土把棺木掩盖。

  杜爷爷拈了一炷香过来,虔诚的对墓穴说话:“鸣远老弟,那天晚上,我看到火光,赶到寄傲山庄的时候,你已经去了,我没能见你最后一面,真是痛心极了!你那几只牲口,我就做了主,给你卖了,得的钱刚刚够给你办个丧事——小老弟,我知道你最放心不下的,就是你这五个孩子!可惜我们邻居,都已经被展家逼走了,剩下我和老太婆,苦巴巴的,不知道怎样才能帮你的忙——”

  杜奶奶也拈着香,接口说:“可是,雨凤雨鹃是那么聪明伶俐,一定会照顾好弟弟妹妹,鸣远,你就安心的去吧!”

  雨凤听到杜爷爷和杜奶奶的话,心里一阵绞痛,再也忍不住,含泪看着墓穴,凄楚的开了口:“爹,你现在终于可以和娘在一起了!希望你们在天之灵,保佑我们,给我们力量,因为——爹——”她的泪水滚落下来:“我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坚强,我好害怕——小五从火灾以后到现在,都是昏昏沉沉的,所以不能来给你送终,你知道,她从小身体就不好,现在,身上又是伤,又受了惊吓,我真怕她撑不下去——爹,娘,请你们保佑小五,让她好起来!请你们给我力量,让我坚强,更请你们给我一点指示,这以后,我该怎么办?”

  小四倔强的忍着,不让眼泪掉下来,这时,一挺肩膀,抬头说:“大姐,你不要担心,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孩,我已经十岁,可以做很多事了,我会挑起担子,做活养活你们!听说大风煤矿在招人手,我明夭就去矿场工作!”

  雨鹃一听这个话,气就来了,走上前去,抓着小四一阵乱摇,厉声说:“把你刚刚说的那些蠢话,全体收回去!”

  小四被抓痛了,挣扎的喊:“你干嘛?”

  雨鹃眼睛红红的,大声的说:“对!你是我们家唯一的男孩,是萧家的命脉!爹平常是如何器重你,为了你,我常常和爹吵,说他重男轻女!他一天到晚念叨着,要让你受最好的教育,将来能去北京念大学!现在,爹身子还没冷呢,你就想去当矿工了,你就这么一点儿出息吗?你给我向爹认错!”就压着小四的后脑,要他向墓穴低头:“告诉爹,你会努力念书,为他争一口气!”

  小四倔强的挺直了脖子,就是不肯低头,恨恨的说:“念书有什么用,像爹,念了那么多书,最后给人活活烧死——”

  雨鹃一气,伸手就给了小四一巴掌,小四一躲,打在肩膀上。

  “雨鹃!”雨凤惊喊:“你怎么了?”

  小四挨了打,又惊又气又痛,抬头对雨鹃大叫:“你打我?爹活着的时候,从没有打过我,现在爹才刚死,你就打我!”

  小四喊完,一转身就跑,雨凤飞快的拦住他,一把将他死死的抱住。哽咽的喊:“你去那里?我们五个,现在是相依为命,谁也不能离开谁!”她蹲下身子,握紧小四的双臂,含泪说:“二姐打你,是因为她心里积压了太多的伤心,说不出口。你是萧家唯一的男孩,她看着你,想着爹,她是代替爹,在这儿‘望子成龙’啊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