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裘梦 > 妖女不妖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七


  皇帝却叹了一声,“朕的皇姑只有音儿这一个女儿,朕原本是想为她寻一个忠厚老实又可靠的男人做丈夫,可是她却不小心入了江湖。”

  柳枫承诺,“草民会护她周全。”

  “朕相信你的话,可朕还是会担心,所以朕才决定亲自看一看。”

  “应该的。”

  “看到你,朕就放心了,可朕还是不会告诉你她在哪里,如果你真的有心,你们真的有缘,朕相信你们总是会相见的。”

  柳枫不禁苦笑,“皇上……”

  “好了,你想知道的朕都已经告诉你了,朕还有事,就不留你了。”

  柳枫没辙,只好告退。

  外面的风似乎更凉了,几片枯叶从枝头飘落,让这深秋的夜更加的凄冷,站在空无一人的京城大街上,他情不自禁对月轻叹一声。

  那位年轻的帝王显然是喜欢清音的,可借清音却对深宫内苑没有兴趣,这种情况下被稍微刁难一下,实在也是无可奈何之事。

  这样的深夜,似乎还是应该找个地方喝点烈酒暖暖身子比较好。

  于是,柳枫又回到了六扇门总捕头的房里。

  袁阔海还在喝酒,桌上也多了几坛酒,看到他的时候,笑着举了举手里的杯子,“你回来了。”

  柳枫笑着走进去,“你知道我会回来?”

  “是,无论你有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你都会回来。”袁阔海替他倒了杯酒,推过去,“不过,我想你应该得到你想耍的答案了。”

  柳枫拿起那杯酒,一饮而尽,在椅子上坐下来,“得到了也没得到。”

  “喔?”

  “现在向你打听一些东西,应该没问题了吧?”

  袁阔海一笑,“看你想问什么了?”

  “当今皇上有几个姑姑?”

  “嫡亲的只有一个。”

  “说说看。”

  “皇上的这位姑姑早年嫁了一名探花,夫妻恩爱,可惜驸马早亡,公主是重情之人,带着驸马的牌位就去了驸马的家乡,据说公主命薄,未过几年也离世而去,只留下一个女儿。”

  柳枫扬眉,“这就是全部?”

  “对,全部。”

 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,“果然是低调的公主。”

  袁阔海亦笑,“是呀,几乎不为人知。”

  柳枫抓起一只酒坛,道:“来,咱们今晚不醉不归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秋风冷,秋叶落,细雨飘扬冬又来。

  艳红在这样银色的世界里显得特别的醒目,厉飞燕的性格也像她喜欢的衣服颜色一样热烈而奔放。

  她的马在一座庵前停下,刚好有人撑着一柄纸伞从山门走出来,不期然间,双方四目相对。

  厉飞燕瞪圆了眼,惊呼一声,“曲清音!”

  从庵里走出来的正是已经在江湖消失很久的玲珑刀曲清音,只见她一身紫衣,外罩一件白裘披风,发饰精致,仪态端庄,无论怎么看都只是一个踏雪赏梅的大家闺秀。

  曲清音朝她点点头,“厉姑娘。”

  看到她就这么打算从自己身边走过,厉飞燕扭身大喊,“你不知道他在找你吗?”

  “知道。”她声音轻淡地一如天上飘落的雪花。

  厉飞燕难以置信地拔高了声音,“你知道他在找你还能这么心安理得地躲着?”

  “我没有躲他。”她只是在等他找来。

  “你如果没有躲他,他怎么会找不到你?”厉飞燕对她的说辞一点也不信。

  “人跟人之间的相遇有时是要讲缘分的。”这也是她答应皇帝表哥的事,时间约定是一年,一年之内她不能主动去找柳枫。

  厉飞燕看她又开始移动脚步,当即一拉马头跟了上去。

  曲清音停下脚步,抬炙看着坐在马背上的红衣丽人,“你跟着我做什么?”

  厉飞燕挑眉,“本姑娘喜欢不可以吗?”

  “可我不喜欢有人跟着我。”

  “那是你的事。”

  曲清音不由得失笑,“说得也是。”

  厉飞燕飞身下马,牵了缰绳和她并肩走在细雪飘飞的路上。

  “你住在这里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你这几个月一直在这个地方?”

  “对。”

  “其实,我现在还是很讨厌你。”厉飞燕的表情有些纠结。

  曲清音笑笑,没接话。

  她一边走一边说:“我喜欢柳枫那么久,可他始终对我不假辞色,可是你却那么现所当然地站在他身边,看了就让我不爽。”

  曲清音还是但笑不语。

  “他们都说你一定对柳枫用了不光明的手段,才能让他对你这么死心塌地。”

  “是吗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