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裘梦 > 妖女不妖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九


  接下来,两个人各得其乐地安坐一方,等着水素云的菜上桌。

  没多久,水素云就端了几道菜出来,不得不说她虽然刁蛮任性,但是厨艺还是可圈可点的。

  “没想到水大小姐的树艺如此不凡。”吉吹雨对于女人总是不吝于赞美。

  她有些得意地睨了执箸而食的曲清音一眼,“当然,我娘说女人总要有儿样拿得出手的小菜才可以。”

  “这样说的话,男人只要娶个厨子就好了嘛。”曲清音讽道。

  闻言,吉吹雨低头暗笑。

  “你——”

  “实话就算不怎么中听,但是有时候你最好还是听一下比较好。”曲清音难得诚恳。

  “你自己不像个女人,就不要嫉妒别人。”水素云终于挤出话来。

  “像你这样的女人不做也罢。”的清音的话永远那么平淡而犀利。

  “我怎么了?阴魔劫我不劫你,这就代表你根本一无是处。”

  曲清音伸指揉了揉眉心,难以置信地看着她,半晌才挤出一句话,“我觉得绝大多数女子还是愿意跟我一样一无是处的。”

  吉吹雨忍笑忍得双肩乱颤,不说曲清音无语,他也是无语至极的。

  水素云也明白自己刚才的话不合适,心下有些窘迫,可又不愿在曲清音面前失了气势,只能嘴硬地道:“你又知道了?哼。”

  “正常人都是这么想的。”

  水素云大怒,她话外之意这不就是说她不是正常人?

  可偏偏听明白了她的话外意,她也不能拿她怎么样,只能双眸喷火地瞪着曲清音。

  “你不许吃我做的菜。”恼上来,她将菜从曲清音面前拿开。

  曲清音无所谓地放下筷子,继续去砸自己的杏仁吃。

  吉吹雨从她面前拿了一粒砸好的杏仁扔进嘴里,一边嚼一边道:“杏仁有这么好吃吗?”

  “适当多吃点没坏处。”

  吉吹雨目光微闪,笑道:“是这样吗?”

  曲清音朝他微微一笑,“你何妨试试。”

  “都说‘听人劝,吃饱饭’,姑娘既这样说了,在下肯定是要试上一试的。”

  “乖孩子通常都不会出事。”

  吉吹雨深以为然,“有道理。但这东西也不能当饭吃。”

  “我没打算嫁个厨子,但我还有点银子,厨子大约还是愿意给我做点吃众的。”

  “我还以为姑娘今日不打算吃饭了呢。”

  曲清音云淡风轻地进:“都说秀色可餐,可有时候让人瞧了都有些食不下咽的。”

  此话一出吉吹雨看她,水素云瞪她。

  曲清音泰然自若地喝完了自己杯里的那半杯茶,起身,“我现在要去找厨子给我做吃的了,失陪。”

  因为下过了雨,夜里的风透着几丝凉意,一条黑影无声无息地在这样的凉爽之夜攀屋越脊而过,跃入了一处四方小院,朝着左边的屋子闪了过去。

  房门虚掩,轻轻一推便开,黑影一闪而入,重新掩了房门。

  室内一片昏暗,隐隐约约可见床帷内侧卧一人。

  黑暗中一双透着欲火的眸子死死落在床上,指间弹出一缕劲风,点了床上人的睡穴,而后闪身入了床帷之中。

  暗夜之中,欲望横流,女子香滑软嫩的身子让人销魂蚀骨,他狠狠地刺破了象征着贞操的那层阻碍,快意地驰骋,肆意地吸纳着她的元阴之气,又恣意踩躏着她的香馥身躯。

  大约一个时辰过后,黑影闪出屋子,跃上屋脊融入浓浓夜幕之中。

  一条纤细的身影在他离开后悄然出现在院中一角,双眸冷然地望着那人消失的方向,又朝他出来的屋子淡淡地瞥了一眼,重新隐入暗影中。

  天明时分,一夜买醉的吉吹雨带着一身的酒气回到客栈,在中庭遇到了负手立在廊下欣赏旭日晨曦的曲清音,他笑着上前打招呼。“姑娘好兴致。”

  “没有吉大侠的兴致好,昨夜又是温柔乡里话情深。”

  吉吹雨不羁地一笑,“这几日倒也风平浪静。”

  曲清音只是淡淡地笑了笑。

  两个人到院中坐了,等着店家将早饭送进来。

  未料,早饭未到,左厢房中便响起一道尖叫,如春雷乍响,似当头棒喝。

  吉吹雨惊疑不定地看着对面的人。

  曲清音面色不变,只淡然道:“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我从无害人之心,但……”她余意尽敛。

  吉吹雨己是心里通透,目色几番变幻,嗓子有些涩,“他来过了?”

  曲清音点头。

  “你就看着……”他的手抓在石桌边缘。

  “我早说过我不会以身犯险。”

  吉吹雨哑然。

  “你可知咋晚客栈的人都一夜好眠?”曲清音不紧不慢地补了一句。

  他神悄一肃,目光投向左厢房,“是她?”

  “我亦说过,水堡主宠出她这样的性子来,必定是要罕死的。”

  吉吹雨一时无话,半晌才道:“难怪今早店家迟迟不送早饭进来。”四下也如此安静。

  曲清音的神色始终是淡淡的,“她给飞鹰堡的护卫吃了掺有迷药的酒菜,只怕能在午时醒来便已不易。”

  吉吹雨瞠目,这么狠!难怪她就那么看着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