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裘梦 > 妖女不妖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柳枫直接就着水囊喝了好几口,一抹嘴,呼了口气,“总算是舒服了。”嗯,水囊口似乎还残留着她的气息,别有一番味道。

  曲清音轻轻摇头,将包袱重新打结绑到背上,然后等他将水囊还给自己。

  柳枫又喝了几口,这才将水囊还给她,“姑娘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,你是要去丹霞谷吗?”

  “我为什么一定要去那里?”她不答反问。

  他点头,“有道理,虽然这是往丹霞谷的必经之路,但是姑娘确实不是非要去那里不可。”

  曲清音却话锋一转,道:“可我确实是要去那里的。”

  柳枫忍不住叹气,“姑娘……”

  她笑道:“柳大侠连个玩笑都开不起吗?”

  “你都这样说了,我还能说什么?”

  “你是打算跟我同路而行吗?”

  柳枫实话实说,“我觉得有姑娘这样一位同伴的话,路上会轻松许多。”

  “可我却觉得跟你同行会无端生出许多麻烦来,所以还是不要。”

  “原来在姑娘眼里我是个麻烦。”

  曲清音很认真地看着他,“如果江湖传闻没有错的话,我想你的确算得上是一个大麻烦。”

  他的朋友遍天下,那只说明他经历了许多旁人没有经历过的事,等同于告诉世人他是麻烦聚集处。

  “姑娘已经知道我是谁了?”他似笑非笑地看过去。

  曲清音神色不变地道:“能让飞鹰堡的大小姐那样对待的人,我想满江湖也找不出第二个人了,逍遥公子柳枫。”

  柳枫“刷”地打开手中的折扇,轻摇了两下,笑道:“那么我来猜一下姑娘的身分好了。”

  “我?”曲清音失笑,不以为意地道:“我有什么好猜的,不过是个江湖小卒。”

  柳枫摇头,“姑娘过谦了,能让名匠欧啸尘为其量身铸造兵刃的江湖小卒,只怕人人都想做了。”

  曲清音神色如常地看着他。

  他指着她左手腕上的那只乌金手镯,道:“这是欧啸尘为你特别铸造的玲珑手环吧?我在他那里见过。”

  曲清音讶然。

  “江湖赏金猎人排名第三的玲珑刀曲清音。”他肯定地指出她的身分,江湖人

  只知她的绰号“玲珑刀”,却鲜少有人知道她的姓名,若非欧啸尘曾说起,他亦不会知道。

  曲清音抬手看了一眼手腕上那只似金非金、似玉非玉的手镯,不由得笑着摇头,“我还以为除了欧大师,天下不会再有人认识这东西了。”

  “我也只是无意中看到它,多问了一句而已。此物虽是欧前辈为姑娘做的一个小玩物,却也是他最为得意之作。江湖上人人皆知,欧前辈为人怪僻,向他求一件称手的兵刃可谓难如登天,可他却为姑娘再三破例。如此,姑娘又怎么能算是小卒?”

  她叹了口气,“没想到玲珑刀未露行藏,反倒是这东西泄了身分。”

  柳枫也不由得感叹一声,“姑娘行藏未露丝毫迹象,若非是这东西我曾见过,只怕也猜不出姑娘的身分。”

  曲清音看他,“你既知道我要往丹霞谷忠义山庄而去,还明知故问?”

  柳枫微笑,“姑娘不表露身分,在下也只好陪着姑娘演戏啊。”反正旅途寂寞,多些调剂也是好的,更何况她又是这么有趣的一个姑娘。

  “说来倒是我的不是了?”

  “算是吧。”

  “你既然知道我的身分,刚才就更应该选择跟水姑娘同行。”

  “江湖传闻姑娘生性孤僻,平素独来独往,接交榜单俱是一身黑衣,一顶黑纱帷帕,声音沙哑。”他顿了顿,笑着摇头,“可见江湖传闻最是难以相信,姑娘这样清悦的嗓音比之黄鸦犹要动听。”

  “我师父说过,男人最厉害的是他们那张嘴,最不能相信的也是他们那张嘴。所以,我就不谢你的夸奖了。”

  柳枫拿扇子划了下鼻梁,“令师的话真是直戳男人心口。”

  曲清音微笑,“不要试图转移话题,以你和飞鹰堡的交情,你真的打算置水素云的安危于不顾吗?”

  “你既知我与飞鹰堡的交情,就该明白我之所以没与她同行,代表她现在没有危险。”

  “说的也是,此地距丹霞谷己不足三百里,号称江湖第一庄的忠义山庄若是连自己势力范围都无法罩住的话,此次大会就无异于自扇耳光了。”

  “姑娘说话总是这么一针见血。”柳枫都忍不住想叹气了。

  “这是实话。”

  “对,实话最好说。”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眼,“现在离丹霞谷已不远,姑娘就打算这样前往?”

  “不可以吗?”她反问。

  “席衣黑帽可是姑娘的招牌打扮。”

  “难道不可以反其道而行?”她话锋一转,又道:“再说,我有说过这次要以玲珑刀的身分出现吗?”

  柳枫微怔,而后失笑,“这倒是姑娘不欲泄露身分的话,确实没必要。”

  “你又错了。”

  “喔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