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裘梦 > 窃香郎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他猛地一把抓住她的手,拉着她起身。“我有话对你说。”又对侍从吩咐道:“你们不许跟来。”随即拉着她往后殿而去。

  李小风并没有挣脱,只是有些不明白。

  直到来到一个偏僻又避雨的角落,他才停下了脚步。

  “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?”

  沈慕秋并没有放开她的手,在昏暗中盯着她的眼睛道:“你知道我不是沈公子?”她刚才说的每一句话,都未将他视为沈家的一分子。

  李小风不答反问,“你是吗?”

  他莫名松了口气,释然一笑。“我不是。”

  “那你是谁?”

  “沈慕秋。”

  “沈?”

  “沈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啊,还是沈大公子嘛。”

  “是啊。”

  只是此沈非彼沈。

  沈慕秋松开了她的手,右手中的摺扇无意识地轻敲着左手心。“你从什么时候知道我不是沈公子的?”

  “其实,”李小风笑了一下。“从知道你开出的酬银是一年五万两的时候我就在怀疑了。”

  他微微扬眉,一副愿闻其详的表情。

  “威远镖局虽然在江湖上薄有名声,但是有名声的也是我爹,你在明知道我爹不在的情况下,仍然执意希望我能接下这趟镖,实在不合常理。”

  “所以呢?”

  “所以我心存怀疑,但也想不明白。”

  “可是后来你想明白了?”

  “嗯,因为不巧,我认识天下第一庄的少庄主。”

  沈慕秋这才懂了。“所以我的说辞一开始就被你识破了。”

  “不过我没想到他喜欢的竟然是柳如丝。”

  沈慕秋看她笑得乐不可支,心里突然有个奇怪的念头,莫非这其中还有什么别的隐情?但是这个问题他却无法多问,他想,她大概也不会告诉他。

  “我不管你和沈家人是什么关系,既然有人让你来找我保这趟镖,而我又收了你的银子,我就会尽到责任。”

  他满意的笑了,她的言下之意就是,她不会多问什么,只做应该做的事,啧啧,果真是个七窍玲珑心的姑娘。

  隔天,雨依旧在下,而且下得很大,风也很狂,道路泥泞不堪,一行人中途甚至还碰上泥石流阻断道路,不得不转道而行。

  因此直到未时末、申时初,沈慕秋等人才赶到一个距离先前他们所在破庙大约百里外的小镇,找到了家客栈投宿,为了不受干扰,他们直接包下客栈二楼所有的房间。

  安置下来后,沈慕秋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吃饭,而是回房间洗澡,安泰自然是跟着去伺候了。

  本来想先吃东西的李小风,也只好跟着上楼,不过,她有让夥计先给她拿两个馒头。

  “沈大公子,你这样真的不觉得过分吗?”李小风靠在桌边,背对着屏风,一边啃着馒头,一边问。

  屏风后,安泰正在帮浴桶里的少爷搓澡。

  其实安泰对自家少爷连沐浴时都要让李姑娘在侧也不太理解,明明这种时候让侍卫来守着会更好。

  被氤氲水气缭绕包围的沈慕秋,舒服地靠着桶壁,漫不经心地道:“你可是收了我银子的,保护我不是天经地义的吗?”

  “那也不至于你沐浴我也跟进来吧。”早知道就不跟他把话挑明了,以前可不用贴身到这种程度,这人摆明是故意的嘛。

  “贴身保护,不就应该这样吗?”

  李小风一时之间无言以对,但是她很快又想到了一件事,转身朝屏风后的人问道:“可是,一会儿我洗澡的时候要怎么办?”

  “姑娘放心,我是君子,不会偷看的。”

  这真是……她狠狠的啃了一口馒头,仿佛把气都出在馒头上,使劲的嚼啊嚼的。

  沈慕秋洗得很慢,等他洗好澡,他吩咐客栈夥计帮他预备的饭菜也全都送来了。

  他在桌边坐下,对还没有离开的夥计道:“再去烧些洗澡水来。”

  “好的,客官。”夥计应了一声后,拿着托盘离开了。

  沈慕秋对坐在另一边的李小风道:“你刚才不是喊饿,快吃吧。”

  李小风拿起筷子,开吃,待她吃饱,夥计也将洗澡水重新换过。

  沈慕秋将嘴里的一口菜咽下,往屏风的方向看了一眼。“你不去洗吗?”

  李小风吐了口气,然后很确定地对他说:“洗,为什么不洗!”

  他又吩咐安泰道:“你先出去。”

  安泰愣了一下,这才退了出去,并将房门带上。

  李小风拿了套换洗衣服,走到屏风后,开始宽衣解带。

  沈慕秋则是继续吃饭,可当他听到她踏入浴桶的水花声时,拿筷的手不免一顿。

  她真的进去洗了?真是个特立独行到让他不得不另眼相看的姑娘。

  沈慕秋用完餐,轻啜着温热清茶的时候,李小风也顶着一头湿漉漉的长发,从屏风后一边擦一边走了出来。

  两人的目光不期然撞在一起,又各自迅速看向他处,他们似乎都感觉到气氛突然变得有些不一样,但李小风仍故作无事,坐到离他最远的椅子上,继续用布巾擦着头发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