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裘梦 > 窃香郎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沈慕秋耐着性子想等雨停,但直到第二天晚上,雨势都没有要停止的迹象,一直忽大忽小缠缠绵绵地在下。

  晚上他们吃完了所携带的全部干粮,沈慕秋决定不管明天一早是什么样的天气,都要继续赶路。

  李小风没有意见,反正付银子的人是大爷,但却忍不住低声对坐在一旁的安泰道:“小包子,你家少爷的脸色好阴沉喔。”

  安泰一边往火里扔竹片,一边轻轻点头,偷偷的跟她咬耳朵,“已经两天没能沐浴了,少爷当然会不高兴。”

  “一个大男人每天洗澡?”她感到很不可思议。

  “这是我们少爷的习惯。”安泰马上替自家少爷申辩。

  “跟个大姑娘似的,不对,大姑娘也没他这样的。”李小风受不了的偷翻了个白眼。

  沈慕秋没好气的故意咳了一声。“咳。”

  看来她也没比安泰好到哪儿去,他人就坐在他们旁边,讲他坏话也不晓得小声一点。“小包子快,你家少爷咳嗽了,快去伺候。”

  安泰赶紧从架上的水壶里倒了杯温茶递过去。

  沈慕秋没有接过杯子,而是瞪了李小风一眼。

  可惜,李小风不疼不痒,完全没感觉,依旧很欢乐地往火堆里扔着竹片,看着那不停跳跃的火焰,表情很是平静安详。

  “我不想喝。”对着安泰说完,沈慕秋起身,改坐到李小风身边。

  她微侧过脸看着他。

  沈慕秋一脸平静地回视着她。“想说什么?”

  李小风善意地提醒道:“你坐得离我太近了。”

  “是吗?”他回得漫不经心。

  她指着两人交叠在一起的衣摆,道:“很明显,不是吗?”

  “你在乎吗?”

  “当然,”李小风一脸正色地说,“你压住我的裙角了,如果我突然站起来,不是扯破衣服就是被袢倒。”

  “你突然站起来要做什么?”

  “我是说如果。”

  “姑娘家毛毛躁躁的不太好。”

  李小风用右手轻轻拍抚着胸口顺气,同时在心里不断地告诉自己,她才不生气呢。

  沈慕秋自然没有忽略她的小动作,心情一下子就变得愉悦起来。

  李小风伸手将裙角拽出来,身子同时往旁边挪开一些,微微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。

  沈慕秋不以为然地道:“我们需要这样避讳吗?晚上的时候,你不是一直睡在我旁边的吗?”

  “请不要把话说得这么暧昧,我是为了保护你。”

  他勾起唇角。“那是不争的事实。”

  她想了想,发现自己无法反驳,但又实在不甘心,索性冲着他冷哼了一声,表示不屑就这个问题跟他继续争辩。

  她的反应让沈慕秋眼里的笑意更浓,越和她相处,他越觉得她可爱,也越喜欢逗弄她。

  “李姑娘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能冒昧地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

  李小风直接道:“如果真的很冒昧的话,你就不要问了。”

  沈慕秋怔了下,这才微笑道:“那只玉环是订亲信物吗?”他指了指她挂在腰上的那对玲珑玉环。

  她顺着他的手指低头看了眼玉环,解释道:“这是我们家的传家信物,一般是会作为定情信物,但当年之所以将凤环留给沈家,是因为这是我爹最珍贵的东西,为了表示尊重和诚意。”

  “所以,你很希望早一点儿收回来。”沈慕秋明白了。

  “是呀,凤环和凰环本来就是一对,早该收回来了。我爹以为还完沈家的钱之后会被还回来,只是他太一厢情愿了,又不肯开口主动跟沈家要,一直跟我说沈家留着当信物也没什么不好。”

  沈慕秋忍不住摇头。

  李小风也跟着摇头,叹道:“照我的意思啊,直接跟沈家人说明白就好了嘛,东西收回来,他们有事,我们李家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。不过现在事情圆满解决了,我也不用担心将来凤环不是佩戴在我丈夫身上了。”

  闻言,他马上抬起头,不可置信的紧瞅着她。

  “你看什么?”她感到莫名其妙。

  “这种话,你这么直接说出口,都不会害臊吗?”

  “为什么要害臊?我说错什么了吗?”李小风不明所以。

  沈慕秋受不了的揉了下额角,照理来说,就连男子说这种话都无法这么大剌剌了,就算她不是一般的姑娘,也该懂得矜持一下……不对!如今他该在意的不是她害不害羞,而是……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