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裘梦 > 窃香郎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那你还找?”沈慕秋无法理解她的想法。“光线这么不好,我不想继续削竹片玩啊,所以找点其他的事做。”

  “你可以和我说话啊。”

  李小风扭头看了他一眼,又淡定地转回头。

  “你不愿意吗?”他觉得自己被嫌弃了。

  “我觉得我跟安小包子还比较有话聊,和你沈大公子,呵,还是算了吧。”

  “是因为安泰会做吃的,而你只会吃吗?”沈慕秋感到有些不是滋味,说出来的话不由得带了几分刻薄。

  李小风却毫无芥蒂地点头。“对呀。”

  她回答得这般诚实直接,让他就算想气也不知道要气什么才好,干脆闭上嘴,不再自讨没趣。

  他不再说话,她倒也乐得清闲,东看看西找找,终于在后殿找到地室的入口。

  “找到了。”

  沈慕秋见她跃跃欲试地想要进去,没有多想,连忙抓住了她的胳膊。

  李小风不解的回过头。“做什么?”

  他对于自己有这样的举动不免也愣住了,但很快便回过神来。“你打算这样直接下去?!”

  “不然呢?”

  “你就不怕下面有什么未知的危险?!”他可不想到时候变成他要照顾她。

  她展颜一笑,带出几许少女的俏皮。“我的直觉告诉我没问题。”

  沈慕秋听了不禁紧紧皱起眉头。

  “骗你的!这种地室已经许久没有人进去了,就算要进去,也得放一放里面的陈旧气味,我去找安小包子找支火把来。”

  他并未松开抓着她的手,头也不回地命令道:“拿支火把来。”

  听到几不可闻的脚步声离开,李小风在心里叹气,有这样的侍卫还专门跑去镖局托肉镖,唉,他是嫌银子太多没地方花吗?

  很快的,侍卫拿了支简陋的火把过来,并第一个进入地室。

  这让李小风颇有些不适应,她可不是需要人保护的柔弱姑娘啊!

  “走吧,不是想进去看?”沈慕秋这才放开手,“喔。”她微微蹙着眉,不知怎地,她有种很奇怪的感觉,但也没有多加迟疑,跟着进入地室。

  沈慕秋则是紧跟在她身后,一同走了进去。

  如李小风先前所料,地室是当初庙宇里的人收藏粮食的所在,现在还保存了一些未完全腐败灰化的粮食,这也是老鼠能够把自己吃得很肥的原因,甚至还有几只正在吃东西的老鼠,因为他们的突然进入而逃窜骚动。

  “看来你猜得没错呢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看也看完了,上去吧。”这种地方,沈慕秋连一刻都不想多待。

  李小风倒也没有异议,待三人回到大殿后,她忍不住问沈慕秋,“你陪我做这些事,不觉得很无聊吗?”

  沈慕秋诚实地回道:“是挺无聊的。”

  “那你还做?”

  “你不是也做得很起劲儿吗?!”

  “我是因为无聊啊。”

  “嗯,我也是。”说完,他直接越过她,往火堆旁走去。

  看着他的身影,她伸手挠了挠头,突然觉得有些看不明白他这个人了,而后她甩了甩头,决定不要想太多,快步走回火堆旁,在离他不远处坐了下来,向后靠着柱子,闭上双眼。

  “又要睡觉?!”

  “是闭目养神。”李小风重申。

  沈慕秋忍不住调侃道:“每次还不都睡着了。”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多年走镖的关系,她总是睡得很浅,只要周遭有一点小动静她就会醒来。

  “哪有?”她只是懒得搭理他才会装睡,别说得好像次数很多一样,他们相处也不过才二十多天,不过话又说回来,她在他身边的时候,好像真的常常在闭目养神,思及此,她突然有些不好意思,连忙睁开双眼,坐直身子,望着篝火发呆。

  见状,他几不可察地微扬起嘴角。这样盯着火苗看,有意思吗?

  在盯着火苗片刻之后,李小风果断拿出平时拿来削竹片的匕首,从地上捡了片竹片削起来。

  沈慕秋的视线,不断在从她指间坠下的竹屑和神色认真的她之间来回,却不再出声打扰。

  殿外狂风骤雨,殿内火旁,却是一片温暖。

  雨下了一整个晚上都没停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