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裘梦 > 窃香郎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我走江湖已经五年了。”

  沈慕秋有些惊讶。“那你多大就开始闯江湖了?”

  “我十二岁开始在镖局接单走镖。”

  “十二?”这样说来,她今年也不过才十七,如果她母亲还在世,应该不会允许女儿那么小便开始跑江湖吧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李总镖头不心疼你吗?”

  “心疼什么?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我一出生,就已经涉足江湖了。”

  沈慕秋沉默了一会儿才幽幽地道:“姑娘说得对。”

  “时间真的不早了,睡吧。”

  他藉着月光,看着地铺上的她翻了个身背对自己,用动作表示谈话到此结束,他也跟着翻身躺平,将一手枕在脑后,看着幔顶,不自觉地笑了。

  她果然是个有趣的姑娘。

  翻过身的李小风再次睁开了眼睛。

  沈家的大少爷?他真的是吗?

  她微微勾起唇角,是与不是,就慢慢看好了,想着,她的手不自觉地摸上腰际的那对玲珑玉环,这是李家的传家玉环,是爹和娘的定情信物,这也是为什么这东西会作为信物,交给当年救了镖局的沈家。

  这对玉环或许称不上绝世奇珍,但对于李家而言绝对是至宝,但,或许别人未必会这样认为吧。

  能从沈家人手中拿到这只玉环,又知晓当年的内情,想必跟沈家也不是毫无关系的人,甚至拿了玉环上门托肉镖,还一副非要他们镖局,不,应该说是要她非接下不可的架式,还给了五万两这么丰厚的酬银,究竟是为什么?

  哈!多想无益,既然答应了,就顺其自然吧,不知道接下来的这一年会过成什么样子呢?

  不知为何,李小风竟突然有些期待,怀着这样的心情,她抛却杂想,进入了梦乡。

  今天的风沙很大,刮得天昏地暗,日月无光,实在没办法继续赶路,沈慕秋只好下令暂时在前方破损的庙宇躲避。

  车夫和侍卫将马儿安顿好后,便在大殿里随便找个地方休息。

  安泰笼起一堆火,打扫出一块干净的地方让少爷坐着,然后他跟着坐到少爷身边,可目光却不自觉落到一进殿就随便找了根柱子靠坐下来、认真削竹片的李小风身上。

  沈慕秋见他表情困惑,好奇的问:“你在看什么?”

  “李姑娘真的很奇怪啊。”安泰下意识地回答。“哪里奇怪?!”

  “她为什么那么喜欢削竹片,而且宁可削竹片也不看少爷。”

  啪的一声,沈慕秋手中的摺扇毫不客气的敲上他的头。“别把你家少爷我说得好像没人要似的这么凄惨。”

  安泰一边揉脑袋,一边不满的咕哝,“李姑娘是对你没什么兴趣嘛。”

  沈慕秋这一次干脆用扇柄重重地敲了安泰的头一下,好让他这个说话不经大脑的家伙闭上嘴,虽然收到预期的效果,但安泰的话却好似在他心上生了根,让他下意识的用扇子轻轻拍打着左手心,视线也跟着落到李小风身上。

  从他告诉她他们这次的目的地是西北的边城时,她便在市集上买了一堆竹子回来,俐落地劈成一截一截,用麻袋装了起来,扔到马车顶上,之后只要一闲下来,她就会找个地方坐着开始认真地削竹片,就像他第一次见到她时那样。

 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沈慕秋来到她身边。“削这么多竹签做什么?”说完,便径自坐了下来。

  见状,仍坐在火堆旁的安泰,又忍不住张大了嘴,那地上好脏的啊,少爷怎么说坐就坐啊?

  李小风继续削着竹签,连头都没抬的回道:“打发时间罢了。”

  沈慕秋倒也没多说什么,心想不论真是她的兴趣也好,还是她不想说也罢,反正她这样的小举动并未造成什么困扰,他没有制止她的立场。

  李小风稍微动一下脖颈,调整坐姿,正巧看到安泰的那副呆样,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。

  “安泰,你见鬼了吗?”

  沈慕秋也顺势看去,不免羞愧的用扇子轻敲了下自己的额头。

  “少爷,地上很脏的啊!”安泰终于发出声音来,然后如一阵风般刮了过去,从地上扶起自家少爷,以最快的速度将地面打扫干净。“现在可以坐了。”

  李小风不禁摇头失笑。“安泰,你是把你家少爷当成小姐在伺候了吗?一个大男人需要这样讲究吗?”

  沈慕秋不太自然地偏了下头,顺手又敲了他一扇子。“不需要你伺候,靠边去。”

  “喔。”

  李小风看安泰像个受气的包子委屈的抚着头走开,不由得又笑了。“安小包子,过来过来,你家少爷不需要你,我需要你啊。来,帮我把这些削好的竹签装好。”

  “哼!”安泰赌气的一扬下巴,当没听到。

  李小风用手背挡在唇边笑了起来,眉眼弯弯,笑声朗朗,显然很是开心。沈慕秋也忍不住跟着笑了,倒也没有责怪安泰竟比他这个主子的排场还大。

  突地,豆大的雨滴从天而降,重重地落在残破不堪的大殿屋顶上,发出很大的响声,同时风助雨势,连破旧的门窗也开始有风雨灌入。

  侍卫们连忙将门窗关妥,并找来破布堵上透风的地方,大殿内终于不再受到风雨侵扰,只不过这么一来,殿内更显昏暗了,明明是白昼,却像夜晚一样黑沉。

  “怎么办,柴不够了。”安泰突然惊呼,随即便听到砰的一声沉响落在脚边,接着是一道无法掩饰笑意的声音。

  “安小包子,这包竹片借你。天放晴之后,记得再去买来还我。”

  安泰没好气的回道:“你买竹子的钱本来就是我们公子付的,我为什么要还你?”

  “可买来就是我的啊,既然是我的,现在借你用,你当然得还了。”李小风说得理所当然。

  安泰一时语塞,找不到话可以回。

  沈慕秋在一边附和,“安泰,李姑娘说得不错,记得要还啊,用你自己的银子。”

  安泰一下子成了苦瓜脸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