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裘梦 > 窃香郎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她抬头觑了他一眼,随即低下头,很坦率地道:“因为沈大公子实在太耀眼了,我怕看太久眼睛会不舒服,而且,我想沈大公子也不希望有别的意外发生,是不是?”

  他没想到她会这样诚实,微微怔了下,而后不由得敛起笑意,点头道:“我确实不希望有意外发生。”

  “所以,你还是少让我看你比较好。”

  “李姑娘的定力这么差?”沈慕秋忍不住调侃。

  “还好吧,”李小风拿过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喝了半杯才续道:“很少碰到像沈大公子这样出色的人,小心点总是没错的。”

  他微微摇头,在他看来,她的定力已经够好了,在一个她承认十分出色的男人面前淡定地吃喝,甚至还侃侃而谈,他真是看不出她有什么好紧张小心的,不过,这倒也恰恰说明她的谨慎,而他,正需要这样的人来保护自己。

  果然如沈慕秋所言,一行人来到投宿地点的时候,已是戌时三刻。

  天色漆黑,今夜无风、无星,只有一弯新月悬在天际。

  这就是李小风下车所看到的景色。

  这是一家距离官道不足半里的客栈,客栈占地广大,且依托着周围的林地,形成一种独特的风情。

  不过因为这段官道地处要塞,故而来往旅人很多,沈慕秋他们进店投宿的时候,所剩客房已经不多。

  在书僮安泰跟掌柜订房的时候,李小风正拿着掌柜放在柜台上的小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。

  “真不好意思,只剩下三间空房了。”

  “这样怎么够啊?”安泰咕哝了一句,他们这些下人是可以几个人挤一间,但还是睡不下啊。

  “不会啊。”

  安泰面露困惑的朝一旁正在倒第二杯水来喝的李小风看了一眼。“李姑娘?”

  “我跟你家少爷一间房就好了。”

  安泰的嘴巴登时张大,活像塞了颗鸭蛋在里头。

  沈慕秋从已经坐下的桌边站了起来,走到柜台前,用手里的扇子敲了下傻瓜书僮的脑袋,接着弯下身在他耳边低声道:“她要保护我的安全,当然是跟我一个房间。”

  安泰看着自家少爷施施然转身,走回刚才的位子坐下,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被打的地方,喃喃道:“也是啊。”

  看着安泰仍一脸呆样,李小风喝完了茶后,将空杯子在他头上压了一下。

  “李姑娘!”安泰不满地叫道。

  李小风哈哈一笑,将杯子往柜台上一放。“小呆子。”

  安泰气鼓鼓地跟在她后面往少爷那边走。“我才不是呆子。”

  “你刚才嘴巴张得那么大,都不怕口水流下来吗?”

  “还不是李姑娘说话引人误会啊。”

  “小孩子家的,不要想太多。”

  “我哪有!”安泰不平的低吼。

  “哈哈……”见状,李小风不禁笑得开怀。

  沈慕秋看着在自己身边坐下,却一脸揶揄看着自家小书僮的爽朗姑娘,低头拿手上的扇子在唇边挡了一下。

  这么快就看出安泰逗弄起来好玩了吗?

  饭菜很快送了上来,不过,却是由掌柜亲自送来的。“风姑娘,这是你爱吃的凉拌耳丝,我家婆娘亲自给你调的哦。”

  “谢谢老板。”

  掌柜一边摆菜一边道:“不用谢,都是老主顾了呢,说起来,这次又是姑娘一个人啊。”

  “是呀。”

  “几位客官慢用。”掌柜说到这里也将饭菜都摆放好了,便收了托盘离开。

  待人走远,沈慕秋才问道:“你跟掌柜的相熟?”

  “走镖的时候常常会在这里投宿。”李小风一边说一边有些犹豫地看着他。

  沈慕秋见她已经将筷子牢牢拿在手里,意会过来的笑了。“既然饿了,就动筷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话音未落,她已经有所动作了。

  安泰看着她用一双筷子飞快地横打过桌上的菜肴,目瞪口呆了好半晌,才小声咕哝,“这也太快了吧?”

  沈慕秋没多说什么,笑着拿起自己的筷子,慢条斯理地吃起来。

  真是个毫不做作的姑娘,不过,这样的她,相处起来让他意外的很轻松、很愉悦。

  酒足饭饱后,接下来自然各自回房,洗漱安歇。

  沈慕秋生长于富贵人家,自幼便被人服侍,夜间房内也常有下人随侍,倒也没觉得有多不方便。

  至于李小风,这样的情形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忌讳的,他之于她,就只是一个需要保护的雇主而已。

  双手枕在脑后,看着房梁,她却没有马上睡着,有许多事情她都需要好好想一想。

  “你还不睡吗?”他侧过身望着她,问道。

  李小风闭上眼睛。“沈公子不是也是?”

  “你是睡地上不习惯吗?”

  “江湖上餐风露宿是常有的事,如今睡地板还算好的,没什么不习惯。”

  “听你的口气,倒像是个老江湖了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