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裘梦 > 窃香郎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这不是很明显吗?”

  “从现在开始,少镖头要负责我的人身安全,不是应该离我近一点儿吗?”

  李小风恍然。“原来沈公子是要我贴身保护啊。”

  “这是应该的,不是吗?”

  她用右手食指勾起一小撮头发,下意识地绕了两圈,有些迟疑地道:“我个人是没有什么问题,可是,沈公子真的也没任何问题吗?”

  沈慕秋听出她的言下之意,不由得犹豫了。

  贴身保护,就表示两人一天十二个时辰都会处在一块儿,也就表示他在她面前几乎没有任何隐私可言,想到这儿,他不着痕迹地打量起她来,如果是她的话,应该没有什么问题,毕竟打一开始,她的目光就没有在他的身上多做停留,视他的容貌如寻常。

  “少镖头没问题的话,我自然也没有问题。”

  “那好吧。”李小风将手里的马缰随手扔回给夥计,朝沈家那辆漆黑马车走过去。

  沈慕秋扶着安泰的手登上了马车。

  李小风则用手在车辕上一撑,直接坐到了车辕上。

  “少镖头不进来坐吗?”沈慕秋的声音从车厢内传出。

  她轻笑一声,从车辕上跳了下来,改进到马车车厢里,眼眸不自觉的微微一眯。

  这辆马车的外观毫无新奇之处,里头却是别有洞天,狐裘铺地,明珠镶壁,就连贴着车厢而放的固定车载桌子都是镶银边的,真是富贵逼人。

  沈慕秋伸手往旁边一指。“坐吧。”

  李小风轻点了下头,便盘腿坐到了他的对面。

  车厢内的空间本就不是十分宽敞,如今坐了两个人,更显得狭窄。

  沈慕秋拿起桌上的一本书册翻看,神色淡定得似乎忘了车里还有其他人。

  李小风则是从桌上拿了颗苹果,一抛一接的,口吻懒散的问道:“沈大公子真的不打算同我说一下对方是什么人吗?”

  他漫不经心地抬起头,瞥了她一眼。“少镖头似乎也不是特别想知道。”

  “话不能这么说,我就算不是特别想知道,但知道总比不知道要好。”

  “我现在不想说。”

  “那好吧。”李小风也不强迫,将苹果放回原位后,伸手掩口打了个呵欠,双手环胸,往车厢壁上一靠,闭目养神去了。

  马车平稳地行驶在路上,而车内的两人各安一隅,互不打扰。

  就在李小风迷迷糊糊就要睡着的时候,她听到了那把跟主人一样透着清凉冰玉质感的声音响起—

  “你听过柳如丝这个名字吗?”

  她揉了揉太阳穴,并没有睁开眼睛,咕哝道:“你是说那个号称武林第一美人的柳如丝吗?”

  “正是。”

  “她好像还是天音教的大小姐。”

  “没错,也是天下第一庄少庄主的心上人。”

  李小风不禁摇头叹气,一睁眼就迎上了沈慕秋那双深邃而又迷人的黑眸,她微怔,随即嘴角一勾,道:“我好像是替自己揽了件不得了的麻烦。”

  此时沈慕秋手里的书已经换成一只玉质的酒杯,里面琥珀色的液体随着他的手微微轻晃着,他唇线微扬,露出一抹浅淡却又让人无法抵抗的笑容。“李姑娘真的怕了吗?”

  她再次闭上双眼,又恢复成双手环胸的模样,懒洋洋地道:“怕了也没办法啊,酬金都收了,硬着头皮我也得上啊。但愿一年后,我还有命能回家。”

  “你看起来似乎并不是特别担心。”他低头抿了口酒,回味地眯起眼。

  “那么容易被人看穿,这江湖上还能有我的容身之地吗?”

  “也是。”

  李小风无声地笑了,他这样刻意诱惑,是想证明什么吗?

  江湖上,两个人的相遇不是故事,就是事故。江湖第一美人和这样一个美男子相遇了,有了故事,也没能避免事故。

  沈慕秋瞅着她唇边的笑意,轻晃着杯中酒,问道:“要一起喝一杯吗?”

  “我如果喝醉了怎么办?”

  “那你还是不要喝好了。”

  “沈大公子真是现实啊。”

  “我是商人嘛。”

  李小风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  “很好笑?”他挑眉。

  “不是,严格说起来,我们走镖的也算半个生意人啊。”

  “有道理。”

  “本来就有道理。”

  “不喝酒的话,吃些点心吧,要到可以投宿的地方,还要不少功夫。”

  李小风睁开眼,坐正了些,伸手直接将桌上的整盘点心拿了过来。

  沈慕秋轻啜着酒,嘴畔挂着一抹淡笑,看着她毫不避讳地大口吃起来。

  在她将一半的点心送进肚里却还没有停下来的打算时,他忍不住笑道:“真的不打算给我留一点儿吗?”

  李小风头也不抬地道:“我绝对不相信你这车里只有这一盘能吃的东西。”

  “这么肯定?”

  “对。”

  “我能说你又猜对了吗?”

  “我没意见。”

  沈慕秋忍不住低声笑了出来。

  李小风用力嚼着嘴里的点心,出身好,家富有,人还长得俊美如谪仙,声音也这么悦耳动听,这是要让多少人羡慕嫉妒?

  “李姑娘,你为什么一直不肯抬头好好看着我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