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裘梦 > 窃香郎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李小风云淡风轻地笑道:“无所谓,我本来兴趣也不是很大。”说完,她便转身走出了大厅。

  沈慕秋走到门口,看到她又坐回兵器架上,继续削着一截竹片。

  大掌柜只能略带遗憾地道:“既然我们少镖头无意接镖,公子请回吧。”

  沈慕秋侧首笑了一下,口气也带了几许遗憾地道:“本来是不想拿那东西出来的,现在看来确实有此必要了。”

  当大掌柜看到沈慕秋从袖中取出的那枚玉环时,脸色当即一变。

  沈慕秋将他的反应尽收眼底,不由得笑了,这一笑似春山解冻,山河回绿,将原本笼罩在他身上的冰寒消融殆尽。“看来,大掌柜是识得的。”

  大掌柜疾步来到他身边,接过那枚玉环,仔细辨认之后,神色严肃的点点头。“这是我们总镖头的东西,请公子稍等。”

  沈慕秋微笑颔首。

  大掌柜连忙拿着那枚玉环来到李小风身边。“少镖头。”

  “嗯?”她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。

  “你看这枚玉环。”

  李小风这才将目光移到他的手中,眼神紧跟着一变,从兵器架上一跃而下,伸手拿了过去。

  “我已经确认过了,是总镖头的。”

  她抓起系在腰间的玉环两相比较,神色一凛。“是我们家的。”

  “少镖头?”

  李小风往大厅看了一眼,唇角微勾。“挟恩以报吗?”

  “少镖头。”大掌柜忍不住又唤了她一声。

  “冯叔,没事。久负深恩便成仇,这恩能报还是早报为好。”她不以为然地说完,便又往大厅走了过去。

  大掌柜有些担心地看着她的背影,连忙跟上。

  见她又踅了回来,沈慕秋淡淡调侃道:“少镖头改变主意了?”

  “当年沈家仗义帮我爹付了所失的那单镖货的镖银,我李家上下深表大恩。就算当年所欠银两这些年已经还清,但我李家仍是欠了沈家一份恩义。沈公子此番拿出这枚玉环,不管怎样,我们镖局总是要有所担当的。”

  “在下并非挟恩以报。”

  “不,我也不认为沈公子是本着这样的想法,这枚玉环早该收回的,今天能看到它,我很高兴。”

  他的目光不经意间扫到了她腰间的玉环,心头有些恍然。“先前我所说的酬劳不变。”

  李小风若有所思地道:“看来这趟镖的麻烦不小。”

  到了这个时候,沈慕秋也坦承道:“确实不小。”

  “那么便以一年为期,这支镖我接了。”

  他了然地顺势附和道:“从此沈家之恩一笔勾销。”

  李小风不由得笑了。“沈公子是聪明人。”

  沈慕秋亦笑了。“少镖头也不遑多让。”

  “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。”她一边说着,一边将那枚玉环系到腰上,两只大小不同的玉环,完美地契合成一个完整的环饰,接着喊道:“冯叔。”

  “少镖头。”

  “镖局事宜便拜托您了。”

  “这是我分内之事,少镖头无须担心。”

  沈慕秋看她似乎打算马上随他上路的模样,忍不住问道:“少镖头不收拾一下行囊吗?”

  “麻烦沈公子稍等片刻。”

  “好。”看着李小风往厅后而去,沈慕秋对身边的侍卫道:“让人将银箱抬进来。”

  “是,公子。”侍卫马上领命而去。

  大掌柜笑着朝他拱拱手,对门外的两个夥计吩咐道:“你们也去帮忙。”

  “是,大掌柜。”

  几只大银箱被搬入大厅的时候,李小风也提着一个小包袱回到了大厅。

  “少镖头一路保重。”

  “冯叔也保重。”李小风与大掌柜道别完,这才转身面对沈慕秋。“沈公子,咱们可以走了。”

  沈慕秋闻言一笑。“少镖头不打算问清楚自己接下来所要面对的究竟是怎样的麻烦吗?”

  她不以为意地道:“咱们路上可以慢慢说。”

  “说得好。”对她的飒爽,他不免多了一分赞赏。

  李小风笑着转身,发尾甩出一道优美的弧度,率先步了出去。

  沈慕秋同大掌柜抱拳,便领着侍卫跟着离开了。

  看着他们离去,大掌柜的脸色略显凝重,明白少镖头不让沈公子在这里说明情况,必然是料定了这次的麻烦不好解决,不想他到时候告诉总镖头,害总镖头担心。

  只不过,少镖头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?

  沈慕秋走出镖局大门的时候,李小风正接过镖局夥计递过来的马缰准备上马,见状,他马上出声唤道:“少镖头。”

  闻言,她侧过脸,微带疑惑地看向他。

  “少镖头是要骑马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