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裘梦 > 狐狸夫 >


  两个同样出色的男子坐在江家大厅之内,一个温润如玉,一个玉树临风。

  “在下以前与庄主不曾有往来,不知此次阁下大驾光临有何见教?”江随云微笑着开口。

  齐浩宇微微一笑,“听闻江兄三天前成亲,所以在下赶来道个喜。”

  “多谢,据说庄主似乎也在最近成亲,在下同样恭喜你了。”

  齐浩宇神色不变,云淡风轻地道:“只可惜在下没有江兄的福气,成亲当天却没等到新娘子到府。”

  江随云叹了口气,“果然是很可惜,那庄主怎么还有闲暇来恭喜在下呢?”

  齐浩宇不再拐弯抹角,“据在下得到的消息,尊夫人当日曾在江上救过一个身穿嫁衣的女子,所以赶来想向尊夫人求证一下此事。”

  “不巧得很,我家娘子不久前出府去了。”

  “那真是不巧了,”齐浩宇面露惋惜之色,语音微顿,“不知尊夫人是否曾向江兄提过那名被救的女子姓啥名谁,家住何方?”

  江随云面不改色地道:“那倒没有,恕在下冒昧,不知尊夫人如何称呼,此事在下说不定还能出上几分力。”

  “她是江北凌家堡的二小姐,闺名清雪。”

  “咦?”江随云讶然出声。

  齐浩宇神色顿时一紧,“怎么了?”

  “这名字怎么与我家娘子一样。”

  齐浩宇的脸色微沉,“江兄娶的也是凌姓女子?”

  “那倒不是。”

  “那怎么尊夫人会姓凌?”

  江随云面露难色,略微沉吟才道:“此事说来其实不足为外人道,洞房之后在下方知新娘被掉了包,因为娘子身子正虚,一时间尚未来得及动身前去向岳父家徵询此事。”

  齐浩宇因他的话脸色越显难看,“入过洞房了?”

  江随云微露尴尬地笑了下,“当日多喝了几杯酒,未顾及娘子身体有恙,心急之下,火烛夜倒是不曾虚度。”

  “啪”的一声,齐浩宇的手拍在身旁的茶几上,脸色铁青。

  “齐庄主——”

  齐浩宇目沉如水,冷声道:“在下想请江兄见一个人。”

  “谁?”

  “江兄见了就知道。”齐浩宇朝身边的随从点头示意,对方疾步而去。

  不多时,一个妇人被带了进来。

  “喜婆!”江随云讶然。

  齐浩宇冷冷瞪着那妇人,“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。”

  喜婆颤巍巍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遍,最后叩着头道:“这事都是李小姐指使的,老身也只是贪了些小财,真的不关老身的事啊。”

  江随云的神情微敛,一脸歉意地看向齐浩宇,“事已至此,无论我说什么都为时已晚,只能对庄主深感抱歉,木已成舟,在下的娘子是不可能还给阁下了。”

  “她真的已经离府了?”

  “千真万确。”

  “事情发生后她什么也没说吗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