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裘梦 > 狐狸夫 >


  屋子里又只剩下他们两人。

  凌清雪对着镜子犹豫一下,最终还是伸手拆开发髻,重新梳过。

  江随云也不着急穿衣,从床上下来,慢条斯理地走到她身后,“你打算一会就这样跟我去见娘吗?”

  “江随云,”她放下玉梳,转身看他,“我再说一遍,我不是你妻子,现在我要告辞了。”

  “且慢,”他伸手将她按回椅中,“我的话还没说完呢。”

  凌清雪无力极了,“江公子,你干么非揪着我不放呢?”

  “你是我妻子。”

  “江随云,你别这么不讲道理好不好?”

  “我哪里不讲理?”

  “好,你说你讲理是吧?婚书拿来,咱们看看婚书上写的女方是什么名字?”

  “婚书啊—”他微微一笑,心里赞叹,她脑子转得不慢。“需要的时候会让娘子看到的。”

  凌清雪狐疑地看着他,“江公子此话大有深意啊。”

  “好说好说。”

  “不管如何,我现在都必须要离开,那场暴风雨导致我失足落水,我的家人得知这个消息,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,于情于理,为人子女者都不该让父母如此担心。”

  他点头,“这倒是我疏忽了。”

  “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?”她微微歪头看他。

  江随云微微俯身,轻唤,“娘子。”

  凌清雪因为他的称呼而蹙起秀眉,正待驳斥之际他突然贴近,猝不及防,她只来得及将头别开,但仍让他在脸上亲了一口。

  “你—”她的手抬起,又慢慢地一点一点攥起,嘴角扯起一抹僵硬的笑,一字一字地说:“我不跟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一般见识。”

  江随云闻言轻笑,“这个坚持很好,为夫很喜欢。”

  凌清雪伸手将他推开,起身朝门外走去。

  他没有阻止她离开,只是朝着外面道:“给少夫人备马,准备行囊。”

  外面传来小厮和丫鬟的应答声。

  她回头看他。

  江随云微笑,“难道娘子要身无分文的徒步上路?”

  抿抿唇,她抱拳道:“谢了。”

  “娘子太见外了。”

  懒得再纠正他,她直接迈步跨出门槛。

  不多时,下人来报,少夫人已经离开。

  江随云对来报的下人交代,“让管事到书房见我。”

  错娶,错嫁,未必便是错爱。

  苏州镜明山庄,是吗?

  江随云脸上的笑意味深长。要查出与之联姻的对象应该是很容易的,而她—进了他江家的门,哪那么容易让她脱得了身。

  凌清雪离开没多久,就有人找上江家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