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裘梦 > 狐狸夫 >
四十六


  半晌,他才重新找回自己的声音,有些艰难地开口道:“可是,我家娘子现在身怀六甲,如果有个万一……”他说不下去,也不敢去想那个后果,看着面前人的目光顿时恼怒起来。

  苏离洛却仿佛什么都没察觉到,径自往面前的瓦罐里添一些草药与虫尸。

  江随云不敢去看那只瓦罐,只要一想起自己这些天吃过的药里都参杂着那些可怕的虫尸,他就想把隔夜饭都吐出来。

  “妹夫,不要把你家娘子看得太低了,她这人向来是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就算不至死方休,把对方剥去一层皮也是一定要的。”

  江随云连日来的新仇旧怨一时间迸发,很自然地回了句:“想来苏姑娘对此是深有体会了。”

  她抬头看他,对他风情万种的一笑,半点也没有生气的样子,“妹夫,我不得不告诉你一句话,有时候逞了口舌之利,口舌也是要受苦的。”

  江随云的目光在那只瓦罐上一扫,顿时一阵恶心,急忙别开视线。

  苏离洛说完又像无事人一样继续去研究自己的药罐,恍若漫不经心般地道:“妹夫,我好像一直没有跟你讲,我为什么会刚好出现在那里,然后救了你哦?”

  “没有。”关于这点他问过,但苏离洛却故意卖关子,而且美其名留下来照顾他的伤势,实则根本是以凌虐他为乐。

  “其实,除了这个身份,我还是江湖最大杀手组织里的金牌杀手夜枭的地下情人。”夜枭不是个能轻易甩掉的男人,当初招惹到他是她最大的失误,唉,怪只怪当年的他太过可口,才害她情不自禁下了黑手强了他。

  愿意坦承她和夜枭的关系,是因为好戏看够了,太早告诉江随云原因,依他的精明,肯定很快串起前因后果,那她就不能整到他了,谁让他们夫妻老是一鼻孔出气打击她,这只是小小报复。

  果然,江随云若有所悟。

  “所以呢,有人出钱请他杀一个跟我多少有那么一点关系的男人呢,我就忍不住跟来看热闹了。”

  “你救了我,他要怎么交差?”

  “当杀手完成不了任务时,还有一个方法,就是把顾主给干掉。”苏离洛轻松自若地说。

  “……”江随云错愕无言。

  苏离洛看着瓦罐中的药变了颜色,露出满意的笑,抬头对半靠在石壁上的人不怀好意地一笑,“妹夫,你的药好了喔。”

  江随云苦笑,“苏姑娘,其实我只是摔断腿,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内伤。”

  她无所谓的挥挥手,“唉哟,反正是要补,不如就全补好了。”

  当他看到她蹲在自己面前,从袖里掏出一只檀木盒,从内捏出两条尚在蠕动的白色肥虫扔进冒着热气的瓦罐中时,他终于又再次的吐了。

  苏离洛这个女人绝对是故意的。

  “清雪对齐庄主的武功景仰已久,今天总算是有机会向庄主讨教一、二了。”

  凌清雪缓缓朝齐浩宇抱拳。

  他后退一步,“清雪,你要跟我动手?”

  她干脆地回答,“是。”

  “风雷刀是不对镜明山庄的人出手的。”他提醒她。

  “所以我不会用风雷刀。”凌清雪转身从马背上抽出一对普通双刀,刀神出鞘,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冽冽寒芒。

  “你要用这样的刀跟我打?”齐浩宇难以置信。

  凌清雪目光沉静如水,声音淡漠如风,“能杀人的刀一样是神兵利器。”

  所有人一凛。

  如此从容、如此自信,如此的不可一世,几乎让人忽视眼前这个身形纤瘦的人正身怀六甲。

  “请。”简单一字,干脆俐落,不带丝毫感情。

  刀者已心如止水。

  当两条交缠的身影中发出“当”的一声脆响时,所有人一怔。

  那折断掉落尘埃的是剑,齐浩宇手中那把削铁如泥的名剑如今已一分为二。

  普通的青钢刀折断江湖兵器排行榜上的名剑,不是剑之过,而因人之锐。

  在双刀架上齐浩宇的脖颈时,所有镜明山庄的人都不禁下意识握紧手中兵刀。

  “他人在哪里?”凌清雪冷冷地逼问。

  齐浩宇笑道:“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?”

  “是不太可能。”她赞同地附和。

  “所以你要杀便动手好了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