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裘梦 > 狐狸夫 >


  他眼眸微垂,无意识地把玩着那双手。

  不管如何,进了江家的门,她便是他江随云的妻子。片刻之后,他下了某种决定似的抬眼看怀中人。

  伸手将她头上的钗簪拿掉,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披散下来,衬得她整个人越加的娇弱。

  这个男人想干什么?

  凌清雪懊恼地发现,无论他想对自己干什么,她都无力阻止,她的神智是有些清醒的,可是眼皮却沉重得怎么也睁不开。

  “娘子,天色不早了,咱们歇了吧。”男子的声音恍似情人间的呢喃在她耳边轻轻响起,从未被男人如此亲近过的凌清雪不由得大是羞惭,直想一掌推开他。

  现实却是她手脚无力,只能倚在他怀中,任他为所欲为。

  衣裳一件一件离身而去,她心中着急万分,身体却偏偏不听使唤,眼泪便不自觉地从眼角淌下。

  江随云见状,心中发出一声轻叹,将她抱起平放置床榻上,之后除却自己的衣物在她身边躺下,伸手将她揽入怀中,扯了被子将两人盖住,轻语,“睡吧。”

  在忐忑不安中,凌清雪渐渐沉入梦乡。

  成亲后的第二天夜里,江随云看到了新婚妻子那一双湛亮璀璨的丹凤眼,她眼中满是困惑。

  “娘子,你醒了。”他微微笑说,关切而欣喜地看着她。

  “你是谁?”一个全无武功的文弱男子,他不是她要嫁的人,那她为什么会嫁到这里来?

  “我是你的丈夫。”

  “你叫什么?”凌清雪换了个问法。

  “江随云。”

  她直接干脆地宣示,“你不是我丈夫。”

  “跟你拜堂的人是我。”他陈述事实。

  “可我要嫁的人是江南杭州镜明山庄的庄主齐浩宇。”

  江随云不置可否地一笑,伸手重新掩了一下身上的薄被,“事实上你嫁的人是我。”

  “这中间一定出了什么岔子,我当时坐的船遇到暴风雨,然后我被巨浪打落水中,之后我便没什么印象了……”问题应该是出在救了她的人身上,如果没有意外,对方就是本来要嫁到江家的人。

  凌清雪很快便在脑中推敲起来。那个新娘子跟自己一样不喜欢即将嫁的对象,所以她救了自己之后,便让自己李代桃僵嫁了过来。

  想通这一切,她不禁蹙紧眉头。所以可以断定她每日所喝的汤药有问题,事已至此,接下来要怎么办?

  江随云只是微笑着看她。今天早上他已从李家随嫁的丫鬟口中探知了事情的始末,而他想此时她大概也猜出个八、九分。

  “对不起,江公子,这件事完全是个误会,我会帮你把妻子找回来的,告辞。”她对他一拱手就要跳下床去。

  江随云伸手拉住她,笑道:“你我同床共枕两日,府中人亦认为你是江少夫人,就算你把原本该嫁来的人找回,一切也无法回到最初了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