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裘梦 > 狐狸夫 >
二十八


  院中仆妇与随后跟出的仆妇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家少夫人足尖轻点,飞身跃上院中那株百年老树,在巨大的枝桠间半靠着坐下。

  湛蓝天空飘过几丝白云,让看的人心境也随之平和下来。

  江随云得到禀报匆匆由书房赶回,就看到几个仆妇面露焦急地围站在大树下。

  反观树上之人,一脸悠闲地依靠着树干,一腿半曲,一腿伸直,手搭在平放的腿上,腰间的环佩丝带垂落,在风中轻晃。

  江随云被眼前如画一般的情景慑住,不由得停下急奔的双足,静静地隔着距离看着她,他的妻。

  “江随云。”树上的人缓缓开口,听来云淡风轻,江随云却听出其中隐含的不悦。“我生在江湖,长在江湖,不是养在深闺的千金小姐,不是豢养在笼中的金丝雀,你想我如何做呢?”

  听出警告,他眼神微变,泰然自若地道:“娘子,为夫只是担心你。”

  “收起你无谓的担心,院中留下两人就好,其余人你另派他用。”

  “夫人有命,为夫照办。”

  旁边的人看着他们向来奉为神明的当家少爷对着少夫人唯命是从,无不愕然。

  “你们两个留下,其他人离开,我会让管事另外指派工作。”江随云快速指一下。

  “是。”众人听令,或走或留。

  “娘子,现在该下来了吧?”

  “上面风景不错。”

  “天气转冷,娘子如今有孕在身,且才奔波而回,还是好好休养为是。”

  凌清雪从树上一跃而下,负手从他身边走过,连瞄都没瞄他一下。

  江随云自讨没趣地摸摸鼻子,心知是真惹恼她了。

  凌清雪一路回房,听见身后熟悉的脚步声,不由得蹙眉,“你跟进来做什么?”

  “想跟娘子说说话。”

  “说什么?”

  江随云走至她身边握住她一只手,牵她一起走到床边坐下,这才开口,“我们江家由来便血脉单薄,致使每任主母怀孕,家中便如临大敌,这并不是为夫草木皆兵,实在是……”他言未尽述。

  凌清雪先是讶然地看他,随后恍然,再到释然,最后伸手拍拍他握着自己的那只手,“凡是总是会有例外的嘛,就如同我嫁给你至今依然健在一样不是吗?”

  江随云看她,有片刻的无语,好不容易才重新找回自己的声音,有些无奈地道:“娘子,为夫发现你深谙打击人之要领。”简直一语击中,伤人于无形。

  凌清雪颇是谦虚地一笑,轻飘飘地回了句,“我这都是跟相公你学的。”

  他因为她的戏谵之言而放声大笑。

  其实,他家娘子风趣起来,也是很幽默的。

  豪门大宅,高墙深院隔绝了外面的风风雨雨,阻挡了江湖的刀光剑雨,曾经叱咤江湖的雪玉芙蓉,如今只是一个身怀六甲的普通少妇。

  凌清雪对于身外之事向来不多理会,所以当她收到某人辗转托人送到她手上的那封信时,才会有些讶异。

  万事通转信想告诉她什么?

  揣着好奇,她慢慢拆开信笺,然后她的神情开始起变化。

  从怀疑到错愕再到恼怒,最后重新归于平静。

  原来如此!

  她恍然大悟,心头暖暖,丝丝甜意入怀。那个男人也太过小心谨慎了,她哪里会不讲理至此?

  等到江随云从外回来,就看到妻子似笑非笑地坐在椅子上望他,不禁感觉有些不对劲。“娘子,今天是怎么了?”

  “江随云,你过来。”她朝他招招手。

  他乖乖听话走过去。

  “我有问题问你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