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裘梦 > 狐狸夫 >
二十七


  江随云大喜,“乐清,拿十两银子给大夫。”

  “老朽谢公子了。”

  “这是应该的、应该的。”江随云脸上的笑容完全无法掩饰。

  等到大家都离开,他坐到床边,搂着妻子笑道:“娘子,你有了我们的骨肉了。”

  凌清雪微笑着抚上自己小腹,神情带了点难以置信。

  江随云在她耳边说:“我那么努力,这有什么好奇怪的。”

  她立时啐了他一口,“不正经。”

  “如果娘知道了这个消息一定会欢喜的。”

  凌清雪只是笑笑没说话。

  江随云把手放在她的小腹上,憧憬地道:“将来我们要生好多孩子,这样他们长大就不寂寞了。”

  从他的声音中听出孤寂,她伸手握了握他的。他是江家独子,还是江氏夫妇老来得子,虽是万千宠爱集于一身,却是孤单。

  “好。”她轻轻地应承。

  江随云欢喜无限地在妻子脸上吻了下,“一言为定。”

  “一言为定。”

  “按手印。”

  看着他孩子气的举止,凌清雪莞尔失笑。

  江随云却不依不饶硬拉着她的手与她盖印。

  “娘子,我们要相守一辈子,你不许离开我和我们的孩子。”

  她微笑的看着他,轻轻点头。

  江随云夫妇回到扬州时,时令已进入初冬。

  原本他们不该走得如此缓慢的,只是江少爷千小心万小心地宝贝着有了身孕的妻子,江老夫人也大力支持,于是一行人便走走停停。

  最后要不是江少夫人实在对这段漫长的归程意见太大,只怕他们年关之前能否回扬州过年都是未知数。

  然后,回到江府进入栖云小筑的凌清雪却是满目的惊疑。

  小筑里原本的美婢不见了,全部换成面貌忠厚朴实的中年仆妇。

  “江随云。”她仍然习惯喊他的全名。

  江随云在旁应声,“什么事,娘子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她指指院中的仆妇。

  他“哦”了一声,不以为然地道:“娘子是有身孕的人了,那些婢女年轻识浅,多半伺候不好,还是有经验的妇人更稳妥些。”

  是这样吗?凌清雪眼中透出满满的怀疑。

  一路进府,她发现年轻的婢女一见到江随云便会疾步远离,仿佛他是瘟疫一般。

  “娘子,注意脚下,慢点。”江随云如同宝贝一尊易碎的陶瓷娃娃般护持着妻子行走。

  凌清雪皱着眉头任他继续小题大做。

  一直进到房门,她坐到床上,江随云这才放过她,离开小筑去忙自己的事。

  “少夫人,净把脸吧。”

  她点点头,接过仆妇递来的布巾,擦拭手脸。

  “少爷吩咐了,如果少夫人想歇息的话,等厨房下人送来热水沐浴之后再歇,少爷还吩咐府里厨子为少夫人准备补汤甜品,一会就会差人送来……”

  凌清雪面无表情地听完也不理会仆妇的错愕,直接起身走出房门。

  以前,她不知道一个男人可以罗唆到什么程度,现在她知道了——很恐怖。

  “少夫人,您去哪里?”身后两名仆妇急问。

  “散步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