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裘梦 > 狐狸夫 >
二十二


  见状,苏离洛火上浇油地道:“若是妹夫不行的话,姐姐这里还有些药物可以助你?”

  江随云忍无可忍,推杯而起,“请苏姑娘适可而止。”

  “哎呀,美男子生气了呢。”苏离洛掩口戏谵的轻笑。

  “苏离洛……”凌清雪一掌拍在石桌上,桌子顿时分崩离析,碎落一地。

  江随云讶然的扫过一地碎石,心中忽地有些侥幸。若是这一掌打在自己身上,恐怕他早就魂归离恨天了。

  “妹妹真不可爱,吓到人家了啊。”苏离洛轻拍着心口,嗔怪地瞪了几眼过去。

  凌清雪暗自吸口气,压下胸间怒意,一字一字地道:“夜深了,大家就此散了吧。”

  江随云直接伸手拉了妻子的手转身就走。

  凌清雪为之错愕,一时间没能反应,便由着他拉走。

  站在一堆碎石旁的苏离洛却颇有深意地笑了。

  当凌清雪察觉不对为时已晚,一团火自小腹升起,游走全身,烧得人理智渐失,她勉强收敛心神,想要静心打坐。

  床上传来的压抑呻吟让她秀眉蹙起,不由得出声询问,“江随云,你还好吧?”

  江随云双手死死扣着床栏,咬着牙关不敢开口。

  听不到他的回答,她心中担忧,跳下桌子朝床边走去。

  手伸到床帷之前她犹豫了片刻,最后仍是掀开床帐,却看到他已然咬破下唇,俊脸上满是不正常的潮红,额头沁着密密的一层汗,身下的床已经被蹂躏得不成样子。

  “江随……”最后一个字尚未出口,她已被床上人一把抱住,压在身下。

  他急切地撕扯着她的衣裳,胡乱地在她的脸上颈上吸吮轻啃,理智已经烧尽,只余汹涌而来的欲火燃烧着。

  凌清雪手掌一翻就要朝他的颈项劈去,却在最后关头颓然放下,发出一声轻叹,闭上了眼。

  当他穿透她身体的瞬间,她的手狠狠抓在他的双臂上,留下鲜红的指印,而他全无痛感,只有一波高过一波的快感充斥在脑间……

 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棂缝隙射进落在低垂的床帷上。

  帐内鸳鸯交颈而眠。

  凌清雪的眼皮微微颤动了下,缓缓睁开了眼,看到外面射进来的光线,不由得伸手在眼前挡了下。

  “娘子……”紧紧搂着她腰身的人发出梦呓似的低哺。

  从认识开始,他便一直如此称呼她,只是今日这声叫唤听在耳中,滋味却大不相同。

  他是极为俊美的,此时眼眸闭阖,显得有几分稚气,嘴角尚挂着一抹餍足的笑,这让凌清雪忆起昨夜他的蛮横掠夺,热气迅速袭上粉颊,反射性地要挣开他的怀抱。

  江随云刚挣开的双眼犹带几分迷茫,然后渐渐清明,看着怀里脸似要烧熟的人,满是爱怜地笑了,“娘子,早啊。”

  凌清雪别开眼,“放手。”

  他不松反紧,薄被下两人肌肤熨贴,一股热流往下涌至一处,他凑至她的颈畔轻咬,含糊地呢喃,“娘子,再一次可好……”

  凌清雪羞窘至极,作势要推开他。

  江随云一个翻身将人压至身下,俊脸上漾起一抹坏笑,慢慢朝她贴近,“娘子,芙蓉帐暖春宵苦短……”

  未竟的话消失于那张早令他迷失的红润樱唇中,床榻上锦被下一场翻云覆雨,共赴巫山。

  结束之后,凌清雪伏在他胸前轻喘,整个人酥软得连眼都睁不开,任他双手不规矩地在自己身上游移抚弄,一个字也不想说。

  身心俱舒的江随云爱抚着怀中佳人,眼角眉梢都是春情,小声地在她的耳边说着夫妻间的体己话,等到被怀中人不耐的轻锤,这才发出一阵愉悦的笑声,不再说话。

  两人再次醒来已是午后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