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裘梦 > 狐狸夫 >
十八


  不知过了多久,久到闭目打坐的凌清雪气息开始变得不稳,她终于忍无可忍地睁开眼,视线同时对上一双兴味盎然的眸,听到他轻柔包容地轻唤,“娘子。”

  “你不睡,跑我跟前看什么?”

  “娘子很好看。”

  “你找个人画张更好看的挂床头看吧。”她没好气地说。

  江随云笑容染上几丝邪气,“何必那么麻烦,只要娘子上床去睡,我睁开眼就能看到,而且画是死物,娘子却是活色生香的。”

  “你这个登徒子。”她伸脚就要踹他,却在最后关头收住势。

  江随云就势抓住她的脚,陪笑道:“为夫说笑呢,娘子何必动气,别恼啊。”

  凌清雪眼睑微垂。窗外是谁?

  江随云因为她没有后续的动作而益发地亲昵,伸手轻揽住她的腰身,耳语般地道:“娘子,回床上睡吧。”

  凌清雪没有抬眼,直接伸手抓住他放在中间腰间的手不让他更加放肆,却依旧没有开口。

  “娘子……”她的反应令江随云心中生疑,虽不知是何原因,但可以肯定她此时不会推拒他,便大着胆子凑近,极快地在她颊边印上一吻。

  “你。”她捂脸,又羞又恼地瞪他。

  没了钳制,江随云马上伸手将她整个人搂抱入怀。

  凌清雪刚要发作,蓦地听到窗外传来一道清晰的树枝断裂声,唇瓣微抿,就势靠入他的怀中。

  江随云益发肯定有事,但美人投怀送抱,此等机会放过的,便是傻子。

  窗外猛地传来一阵巨响,而后投宿在酒楼中的江湖人闻声而出,外面顿时嘈杂成一片。

  凌清雪在第一时间推开江随云,推开窗户跃了出去。

  院中一棵大树被人一掌劈断,而那抹远远离去的身影让她默然无语。齐浩宇,你想做什么呢?

  “娘子。”

  熟悉的轻唤,熟悉的脚步,之后是熟悉的体温,曾几何时,他对她来说已是这般熟悉?凌清雪有些怔忡起来。

  众人看到只着中衣的江随云伸手将妻子揽入怀中,相携回房,不由得下意识地看向其他人。

  那棵树正好在江氏夫妇的窗外,不言而喻是冲着谁来的。

  看来镜明山庄的主人似乎对这个失之交臂的妻子仍然念念不忘。

  回到屋内的凌清雪挣开江随云的手,默默地坐到桌边。

  “娘子——”江随云走到她身边,“是齐庄主吗?”

  她默默点头。

  “他很爱你。”他肯定。

  她抬头瞥了他一眼,嘴角的笑带了几分讽刺,“他在秦淮河畔有个相交五年的红颜知己,每年必有一个月会在那位美人的住处留宿,这在江湖上是公开的秘密。”所以她也知道。

  “也许是你误会了,知己而已。”江随云下意识地帮齐浩宇说话。

  凌清雪的神情顿时变得有些古怪。

  “娘子?”

  她转头看向窗外,声音有些飘忽,“我曾女扮男装去过秦淮河畔,我的轻功在江湖中据说也是排得上榜的,而意乱情迷的男人是最疏于防备的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