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裘梦 > 狐狸夫 >
十三


  凌清雪让丫鬟从床上搀扶起来,靠坐在垫得厚厚的被褥上,接过另一个丫鬟递来的一碗黑漆漆药汁,脸色也泛起一抹苦色。

  深夜赏月的后果是严重的,她和衣睡倒在窗前,结果着凉,先前落水所受的风寒尚未全好,现在病上加病,便病倒在江家,想要远行,亦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  苦涩药汁灌入喉咙,整个人仿佛浸到苦胆中,凌清雪伸手拈了块桂花糖放入口中冲淡那股苦味。

  “少夫人还有什么吩咐吗?”

  “没有,你们下去吧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病势虽转轻,但凌清雪仍是感觉昏昏沉沉提不起精神,摒退了下人,她便重新躺回床上。

  江随云进来时,药力发作,她人已经沉沉入睡。

  他坐到床沿伸手探探她的额头,感觉掌下的温度不再发烫,心才放了下来。

  看着她因为生病而显得憔悴的脸,他的眉头微蹙。她说她的婚事受到诅咒,他又何尝不是呢?

  每个嫁给他的女人都因故而亡,而她,一个习惯刀口舔血的江湖女子也因嫁进江家而一病不起。他为心中的想法儿烦乱不已。

  “咳咳……”

  睡梦中的凌清雪发出几声轻浅的咳嗽,不甚舒服地翻了下身,系着玉蝉坠的银线由于她的动作滑出衣襟。

  江随云目光微闪,伸手勾起那条银线,看着那只刻着“清雪”两字的玉蝉坠沉默半晌。

  最终,他还是将玉坠轻轻塞回她的衣襟内,在心头长叹一声。

  起身离开房间,他对门外小厮吩咐,“让大夫到书房见我,再把管事找去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不久之后,为凌清雪看诊的大夫与江府管事都到了书房。

  江随云坐在宽大的书案后,眼眸低垂,神情莫测,声音略显低沉,“大夫,在下娘子的病怎么样了?”

  “请江少爷放心,尊夫人的病已经有起色,再继续服几帖药,老朽担保尊夫人恢复健康。”

  “当真?”

  “老朽打包票。”老大夫很有信心地说。

  江随云的身子微微坐直,点点头,“那就好,接下来就麻烦大夫继续帮拙荆看诊。”

  “这是老朽份内之事。”

  “管事,送大夫。”

  江府管事把大夫送了出去,然后回来。

  “少爷。”他知道主子一定是有事要吩咐。

  江随云手指拈着一张信笺边角,恍似漫不经心般地道:“李家的事处理好了吗?”

  “已经处理妥当了。”管事顿了下,小心地道:“少爷也不必太过担心少夫人,她是习武之人底子较常人为好,而且大夫刚才也说了,过几日便会痊愈,少爷倒是应该盘算一下几时亲自到凌家堡一趟。”

  江随云颔首,“这事自然是要紧的,难得岳父并不见怪,总要亲自前去才显得慎重。”

  “是呀。”

  “忠叔。”

  “少爷。”管事应声,静待下文。

  江随云却沉默了下去,只是起身负手立于窗前,身形显得单薄而清冷。

  管事从小看着他长大,自是明白他心中所想,不由得劝道:“少爷也别多想,少夫人只是前病未清又夜里着凉才会病情加重,好好调养不打紧的。”

  “我想一个人待一会。”

  管家看着他的背影片刻,还是选择了默默退下。

  “娘子,咱们便赌上一睹,如果明天你的病情见轻,我便动身前往凌家堡。”

  寂静的书房内,江随云喃喃自语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